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抵抗

    后西在听到了坐佑长老的话之后,神色变了一下,神色有些凝重地对着一旁的桑倩说道:

    “我留在坐佑长老体内的毒,被压制住了。”

    桑倩皱了皱眉头,“看来三才门新找的帮手来头不小。竟然能够压制住你的极乐毒。”

    萧辰等人从山腰上飞到了山下,直面着后西,桑倩还有他们率领的数千名四极宗弟子。

    看着萧辰年轻陌生的面容,后西和桑倩对视了一眼。

    十有八九就是昨晚灭掉任化的人了,就算不死,也脱不了干系。

    “小子,就是你把任化杀死的?”后西一双有些阴翳地眼睛盯着萧辰问道,语气十分不善。

    而萧辰则是一脸笑容,“任化是谁?我只是记得我昨晚好像碾死了一只小虫子。难道那个小虫子就是任化吗?”

    说道这里,萧辰露出了一副害怕的表情。

    把后西可是气的不轻。

    “那你就去给他陪葬吧。”后西怒吼道,然后脚下一踏,整个人朝着萧辰冲了过去。

    而后西的动作像是点燃了开战的引线一样。

    几千名四极宗的弟子也涌入了山峰之中,和山峰之中藏着的三才门弟子交战在了一起。

    不过他们都十分明智的绕过了萧辰这些武道宗师交战的区域,不然就算是余波也足够把他们给震死。

    萧辰和后西交战了一招之后,后西被击退了。

    他转头看了看场上的局势,然后一脸凝重地看着萧辰说道:“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了。”

    场上的局势和昨日,白宣预测的完全一样。

    隐隐是三才门占据了上风,除非后西这里有所突破,不然的话,四极宗的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是你小看我们了,而是你们太弱了。”萧辰淡淡地说道。

    “哼,狂妄,就不知道应该尊重前辈吗?”后西冷哼了一声道,他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他有两手准备。

    “只有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够配称为前辈,你又菜又不行。”萧辰轻蔑地说道。

    “你个该死的杂碎。”后西咬着牙,恶狠狠地看着萧辰说道。

    “杂碎骂谁呢?”萧辰反问。

    “杂碎骂你呢。”后西立马回答到。

    数秒钟之后,后西方才意识了过来。

    “我要你死。”后西大吼了一声,冲上来和萧辰交战在了一起。

    萧辰一边将格挡开后西的拳头,一边说:“为什么不练剑呢?”

    “练什么剑?”后西一脸疑惑地问,他顺带将自己携带着极乐毒的真气灌注进萧辰的体内。

    结果却失败了。

    “因为你下剑。”萧辰随口说道。

    把后西给气的哇哇乱叫。

    但是却根本碰不到萧辰的一根汗毛。

    眼看极乐毒对萧辰根本起不到任何的坐佑,后西开始慌了。

    桑倩招架着坐佑长老和白宣的进攻,抽空看了一下后西的战况。

    大骂了一句废物。

    在桑倩看来,后西哪里应该是最容易决出胜负的地方,毕竟萧辰看起来那么年轻,实力最多也就和白宣一样。

    结果现在后西竟然拿萧辰没有任何办法。

    “妖女,还敢分心。”坐佑长老大笑了一声,他用不着分心,因为其他两处战场,都会处于上风,他不会担心,自然也不会分心。

    战场上的机会一闪即逝,不过坐佑长老却是敏锐地抓住了桑倩的分心,双手拍出,手中凝结出了金黄色的光,宛如一枚小太阳一般。

    这就是他在天宝阁之中得到的武技,三阳雷。

    外表看起来如金黄色的太阳,实际里面却是炸裂的雷霆。破坏力极强。

    桑倩自然是从后西哪里了解了这一招的可怕。连忙弯腰躲开。

    坐佑长老双手横扫而过,没有打中桑倩。

    “幸好,躲过去了。”桑倩暗自欣喜,但是下一秒。

    她就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了一阵危险的气息。

    ‘砰’的一声。

    一个金黄色的太阳击中了桑倩的后背,在她的后背炸裂开来。

    将桑倩的整个后背砸的血肉模糊。

    “哈哈哈,白宣,干的漂亮。”坐佑长老大笑着说道。

    三阳雷坐佑长老也传给了白宣,只不过白宣接触三阳雷的时间不长,而且刚才施展时间有点仓促,所以威力有些不足。

    不然的话,刚才那一招,就能够把桑倩直接干掉了。

    不过如今的情况也差不多了,桑倩已经受了重伤。

    “可恶。”桑倩也是久经沙场的人,自然明白现在的情况。

    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在战斗里面,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能够将你置于死地。

    能够将桑倩重伤,坐佑长老很是开心。

    “妖女,受死吧。”白宣比划了一个架势,对着桑倩说道。

    “可恶,”桑倩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看着面前的坐佑长老和白宣。

    但是就在这是,一个穿着黑袍的声音从白宣的身后浮现,手中握着一柄金黄色的剑,对准了白宣的心脏,高高举起。

    “白宣,小心。”萧辰和坐佑长老同时怒吼了一声。

    萧辰立马闪身过来,来到了黑袍人的侧边,然后一脚横踢了出去。

    ‘砰’的一声,将黑袍人给踢飞了。

    虽然萧辰的速度很快,不过有人比他更快。

    那就是坐佑长老。

    只不过坐佑长老没有像萧辰一样选择攻击黑袍人,而是选择挡在了白宣的身后。

    张开怀抱,迎接黑袍人的攻击。

    等到萧辰将黑袍人踢走的时候。

    坐佑长老身上,已经被插上了一把金黄色的剑。

    穿透了他的胸膛。

    鲜血一滴一滴地从坐佑长老身上流出,滴落在了白宣的洁白的衣服上,像是一朵朵梅花盛开在雪地之中。

    白宣转过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坐佑长老咳出了两口鲜血,抬头看着在他面前的萧辰,喃喃说道,

    “TNND,早知道就不跳出来挡了。”

    因为坐佑长老发现,就算他不跳出来,黑袍人的剑也攻击不到白宣。

    但是他跳出来了,虽然萧辰计算的很好,但是也没有想到坐佑长老会跳出来冲上去,这就导致他踢飞黑袍人的时候,黑袍人的剑已经扎在了坐佑长老的身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