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救治

    “我都不敢说这样的话,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信心呢。”萧辰淡淡地说道。

    同时不再躲闪后西的拳头,双手在空气之中一动。

    顿时空气中出现了道道残影,看上起就宛如有八只手臂一样。

    但是萧辰知道,这并不是真的手臂,而是他本身的两只手臂在空气之中动作太快,视线根本就捕捉不到。

    所以才会看起来有八只手。

    后西见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愣了愣。

    “难道说这个人也有舞风鬼拳?不,不可能,舞风鬼拳只有我四极宗之内有,一定是幻术,这些手臂都是假的。”

    后西心中说道,然后六只手臂挥舞而出。

    但是每一只手臂都被萧辰稳稳地接住。

    而萧辰还多出来两条手臂。

    狠狠地击打在了后西的胸膛之上。

    将后西打的倒飞了出去。

    “可恶,后西他们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桑倩看着接连落败的后西和呼延裕,心中像是掀起了大地震一样。

    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落败,并不是说萧辰的某个方面实力强,所以他们才落败。

    而是因为萧辰直接在他们最擅长的方面打败了他们。

    在速度上打败了呼延裕,在出手速度上打败了后西。

    “那么我出手呢?他会用什么打败我?”桑倩不由得想着。

    不过现实已经不容她在想下去了。

    萧辰对着桑倩,勾了勾手指。

    “来吧,尽情的起舞吧。今天过后,你就没有机会了。”

    “这是战斗,可不是什么起舞。”桑倩冷冷地说道,她心中对萧辰的仇恨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巨大的。毕竟萧辰一脚踹爆了她身为女人的骄傲。

    虽然她已经是一个老女人了。

    “你要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战斗呢?”萧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嘲讽道。

    “你这家伙,少瞧不起人了。”桑倩说道,然后双手举过头顶,开始摇起了手花,“仙花鬼杀。”

    顿时一片片粉红色的花瓣在桑倩的四周浮现出来。

    “去。”桑倩手一指。

    一片花瓣就宛如暗器一样朝着萧辰射了过来。

    萧辰侧身一躲,躲过了。

    但是却不料那花瓣竟然在萧辰身后转了一个弯,再次向萧辰的后背袭来。

    萧辰察觉到了危险,伸手往背后一夹。正好将花瓣夹在了食指和中指的指缝之中。

    “怎么可能?用手夹住了。”桑倩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那花瓣可是在萧辰的身后拐弯的,除非萧辰背后长眼睛,不然是不可能躲过去的。

    “不错的暗器技艺。”萧辰说道,“但是却忽视了最本质的东西。”

    萧辰一边说,一边将花瓣往桑倩所在的位置射出。

    桑倩在萧辰说话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阵阵的危机感,连忙一个下腰。

    之间那花瓣在空气之中化作一抹粉红色的流光,从她的胸前掠了过去。

    刺中了一个倒霉的四极宗弟子。

    顿时那个弟子就化成了一滩骨水。

    “好阴毒的功夫。”萧辰看到了那化为骨水的弟子,对着桑倩说道。

    桑倩此时内心有点庆幸,庆幸萧辰刚才把她的胸给踹爆了,不然她现在也化成了一滩骨水了。

    不过虽然庆幸,桑倩可不会感激萧辰,她恨不得将萧辰挫骨扬灰。

    “哼,你只不过是运气好,躲过了一片罢了,我看你之后的怎么躲。”桑倩对着萧辰道。

    然手一挥。

    围绕在她身边的九百九十九片花瓣就朝着萧辰射去。

    萧辰眼睛一眯。

    “修炼如此恶毒的武技,留你不得。”

    然后脚往下一踏,顿时一道土墙从地面翘起。

    “想用土墙躲避我的花瓣?没用的,我这花瓣极为锋利,就算是特制的合金,也阻挡不了它的切割。”桑倩看着萧辰的动作冷笑道。

    “谁说我想躲避的。”萧辰淡淡道,伸手一掌拍出,顿时土墙就碎裂成为了一千份,每一份都包裹着雄厚的真气。

    然后萧辰心念一动。

    一千个小土块,就迎上了桑倩的九百九十九片花瓣。

    两者相撞。

    土块和花瓣撞击到了一起,实际上却是两者的真气撞击到了一起。

    花瓣在真气的碰撞之中迅速消失。土块也是在没有了真气的裹挟之后,变成了普通的泥土,掉落了下来。

    短短几秒钟时间,所有的花瓣都被清理完毕。

    但是土块还剩下一块,朝着桑倩射了过去。

    “我输了。”桑倩眼神之中,那小土块迅速放大。但是她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动作。

    土块便将桑倩的头颅给贯穿了。

    在萧辰将这几人打败之后。

    公西竹那边通过三才剑阵终于击杀了邱秋和成萍两个四极宗的长老。

    这两个长老其实原本还能坚持,不过在看到桑倩三人的惨状之后,就打起了退堂鼓。

    本来双方的实力就差不多,一方失去了战斗之心。

    自然就不可能是对手了。

    所以公西竹等人抓住了一个破绽,成功将这两人给击杀。

    ……

    三天后。

    大病初愈的坐佑长老来感谢萧辰。

    “只不过是治好了你身上的剑伤而已,不用这么感谢我。”萧辰摆了摆手说道。

    “怎么可能不感谢呢。”坐佑长老经过萧辰三天的治疗,胸口之中的剑伤已经好了。这让坐佑长老切实体会到了萧辰医术的恐怖之处。

    毕竟那可是贯穿胸膛的伤,但是被萧辰治了两三天,就恢复如初,如果不是胸口的伤疤的话,坐佑长老甚至会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受伤。

    如果换做别人治的话,能不能保住他的命都还是两回事。

    毕竟坐佑长老身上不止有伤,还有极乐毒。

    同时也明白,拥有这种医术的人,一定要交好。

    先不说他这身上的剑伤,单单是他体内的毒素,都是靠萧辰才能够压制。

    “那我就接受你的感谢了。”萧辰大笑着说道。

    彻底解决坐佑长老身上的毒的那种必须的药草,赤月幻草,萧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和头绪。

    所以也只能够为坐佑长老留下足够压制他体内毒的丹药,同时留心收集赤月幻草的消息了。

    不过问题也不大,只要按时服用丹药。那极乐毒根本就掀不起来什么风浪、

    而坐佑长老伤势已经好了之后,也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萧辰告别了坐佑长老,和对他依依不舍的白宣,承诺等他找到了赤月幻草之后会再次回来。

    然后,萧辰就踏上了前往Y市的旅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