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手札

    Y市,上万顷山林深处。

    这里,有一座座恢宏大气的古代宫殿,色彩斑斓的琉璃瓦上落着叫的欢快的鸟儿

    百米之高的八角塔顶层,萧辰看着远处浩渺苍茫、连绵起伏的山岭。

    “许久不见,这儿还是和以前一样。”他笑着对身边的中年男人说话。

    男人温文尔雅,那双丹凤眼里,满是岁月沉淀的睿智和温柔。

    他是现在隐世宗门之一的嶙门门主——林封。

    林封穿着轻便的仿唐服饰,他抬手,在前面挥了挥,一面光可鉴人的水镜边出现在空中。

    水镜里,百态横生。

    宗门弟子们的狩猎、修炼、讨论心得……

    大手再次一挥,画面边变成了这片茂密的山林。

    “也谈不上没变,只不过是为了不落后时代罢了。”林封淡笑了一声,随即又看着萧辰。

    林封半倚在栏杆上,姿态轻松:“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看,你怎么就突然跑到这山坳坳里了?”

    “啊……”萧辰挠了挠头,没接话。

    其实,按理来说当初林封帮自己找到的那株千年草药,也不是也不是特别特别的急需。

    他自己再找一段时间,也还是可以找到的。

    但要是他自己找,也肯定没林封找到的那么好。

    归根结底,还是帮了自己的忙。

    而且,他们这么一来二往的,也有了长期交易,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林封去死啊……

    林封信手捏了一片叶子,悠悠然的当做蒲扇在那扇风。

    “我虽然实力不能帮你什么,但是这偌大的嶙门,还是可以。”

    萧辰笑了笑,指尖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旋风。

    他眉眼冷清,肆意张狂又极为重情重义。

    上次林封和嶙门可是帮了他忙,平常的合作里嶙门也对他也是多有谦让。

    如果都这样了,还不把事情说出来,那他可就真的是忘恩负义了。

    萧辰蓝白的真气凝于掌心,双眼却是死死的看住林封。

    “我前段时间炼药,翻到一本我师父的一堆手札。”萧辰笑得轻松。

    手里的真气又变了一个形状,分成两团,开始逐渐拉开,变成了两个逼真的小人。

    其中一个小人儿,衣服身形甚至是五官神情都和林封别无二致。

    另一个,像是穿着一身西装,身形五官却不是很清楚。

    林封毫不在意凝重的气氛,抚掌感叹道:“你这真气愈发的凝练了。”

    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那两个小人身上,没有看到萧辰眼里的复杂。

    两个小人开始动了,紧接着就是身为林封的小人被另外一个一刀捅倒在地。

    “这……”林封愣了一瞬间,眯起眼,狐疑的看着萧辰。

    小人又重新变成火苗,聚集在萧辰的指间。

    “这样啊……是有人要我死吗?”林封带着一些感概开口道。

    接着,他又开口:“你是因为你师傅那堆手札才知道这些的?”

    萧辰似笑非笑的看了林封一眼,捻灭指尖的火焰,耸了耸肩,“你最近小心点就差不多了。”

    模样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实际上有六十岁的林封像是被训导主任训话的坏学生,乖乖的点着头。

    萧辰看向远处郁郁葱葱的森林,“我前段时间炼药,招来天雷。”

    “不小心落了一道雷劫,被劈了个正着之后,就看到了这个。”萧辰露出自己还裹着纱布的手臂,来证明事实。

    林封皱着眉头,换成一副苦恼的表情,“大概是加了我族骨髓的问题。”

    随即,他又摆了摆手,一副豁达乐观的样子。

    “这事,还得多谢你了,我林封记下了。”林封向萧辰作了一揖。

    萧辰没有躲开这一拜,虽然抽髓是一件简单的事——然而对于林封来说,抽髓却是一件丧命的事。

    但是,他自己也挡了一击雷劫,他这个实力的雷劫,可没那么轻轻松松。

    更何况他还把这件事告诉了林封,等同于违反了法则。

    亏不亏,都说不准。

    萧辰颔首,拍着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那我就回去了,我爸最近有点不舒服,我要回去看看。”

    “嗯?回去看父亲啊……”萧辰点了点头,有些戏谑的看着林封。

    林封摸了摸鼻梁,操着老父亲的心:“我两个儿子快回来了,都没你这么孝顺。”

    萧辰了然的点头,又有些疑惑:“你只有一个儿子吧?”

    他幼时被师父带来这边,曾在远处瞟过一眼那孩子。

    “另一个在宗门边界捡到的,不过我们家除了血脉不能说,其他的倒还真没什么狗血问题。”

    说到这里,林封骄傲的挺了挺胸。

    萧辰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的抬腿离开,“你们家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没兴趣吃瓜,有事情电话联系。”

    再到海陵市,已经是三天后。

    即使不是七月,海风和烈日之下,这里依然显得十分湿热难耐。

    萧辰回到家后,才发现老头没病,妹妹也没什么问题。

    有问题的是他——他的父亲,萧居正要帮他相亲!

    就连一向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妹妹也在这件事上,寸步不让!

    “不是,我还不到三十,真不用那么着急……”萧辰在沙发上坐立不安。

    萧居正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急什么!我现在公司也不用愁,你妹我就更不愁了,现在你看看你!”

    沙发扶手被拍的砰砰响,足以见的萧居正的火气有多大。

    “成天东跑西跑,我知道你接的诊都麻烦困难,但是你也不能任自己一个啊,我还指望我孙子来照顾我呢!”

    萧辰一噎,无奈的说着:“爸,我这不还在吗。”

    “你在有什么用?成天不着家,看你以后结婚了还是不是这样。”萧居正对着萧辰挥手。

    他干脆眼不见心不烦的说:“回去回去,给我回房间去,我再去找你何姨商量商量。”

    何姨是家里的保姆,或者说是妹妹萧宛如的从小到大的保姆。

    萧辰站起身凑到萧居正身边,笑的有点贱兮兮的。

    “爸,我和宛如不介意有一个后妈的……更何况何姨她人也挺好的……”萧辰真诚的说道。

    萧居正脑门青筋直跳,一个巴掌直接糊在萧辰脑勺上。

    “哎呦!”萧辰灰溜溜的捂着脑袋跑上楼。

    关上门,萧辰坐在书桌前无奈的笑着。

    明天还是跑吧,他根本就抵抗不了他爸和他妹的混合双打

    萧辰走到衣柜旁边边打电话,边整理衣服:“是我,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