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无法根除

    电话那边的人笑的爽朗,“我当然知道你是萧辰了,怎么还有事情是萧神医解决不了的?还需要我帮忙?”

    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萧辰觉得自己没办法顺着网线去打人,是真的很可惜。

    萧辰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道:“我解决不了我爸和我妹,你不是在V市市郊有套别墅?借我住几天。”

    “你大可自己去买啊,就那么点钱,你这又不是出不起。”

    萧辰知道这人是故意在刺他,想挖他的黑历史。

    然而,V市市郊的房子几乎已经开发完,并且有人住了,他既买不了,又不能抢。

    “把密码告诉我,负责你就一直呆在国外吧。”

    萧辰眯着眼,语气不善:“反正,你常年在外,回不回都差不多。”

    那边大惊,似乎又顾虑什么,声音压的低低的:“我还想在国内找个老婆呢!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那边把电子门的密码报了出来,萧辰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

    纸醉金迷,金属音乐震天响的酒吧里,模样阳刚粗犷的男人捏着女郎肥厚的臀部。

    男人喝了口酒,嘀咕道:“嗤,真是无情,用完就丢啊。”

    “thirty,你怎么了?”女郎在男人敞开的领口画着圈圈。

    萧辰趁着夜色,偷偷的买了机票离开了海陵市,在拂晓时分,来到相隔两个城市的V市。

    而V市和Y市交界,同样的这里离嶙门的所在地也不远。

    萧辰洗了个澡,准备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之后再去X市接诊。

    这么来来回回的,估计也要一两个月,再回海陵,老爸估计就不会对相亲这事抓那么紧了。

    不管谁劝,最好的还是何姨劝!

    萧辰一个鱼打挺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准备拨号。

    手机刚开机,就一阵嗡响。

    不会,是老爸打过来的吧?

    嶙门林封。

    萧辰:“……不是就好。”

    萧辰松了口气,接听电话。

    “喂,是出什么事了吗?”萧辰可没觉得把事情告诉林封之后,就与他无关了。

    既然是他看到的,那他也沾染到了一丝因果。

    如果不斩断这丝因果,他以后炼药遇到的雷劫将会更为困难。

    “萧辰先生,好久不见。”声音像是弹在低音区的钢琴声,但是这不是林封的声音。

    萧辰愣了愣,快速的应了一声。

    “我是林封的长子林阡,我父亲被奸人暗算,现在怕是危在旦夕。”

    萧辰鹰眸一眯,心道终于来了。

    “你们现在在哪,我现在就过去。”萧辰翻身下床,迅速的换好衣服。

    那边传来叫喊,林阡匆匆忙忙的说了声抱歉便挂断电话。

    萧辰住的客房在二楼,出了房门快步走向楼梯,一口气走完三层。

    在楼顶,周围的百米的建筑物几乎纳入眼底。

    往向远方眺望,月光下郁郁苍苍的森林就像是一只蛰伏的庞然巨物。

    “呼——”萧辰深吸一口气,朦朦胧胧的白色气体开始四散在萧辰周围,若隐若现的白色细丝在空中飞快穿梭着。

    几分钟之后,薄雾散去,一个极为规整、对称的图形被萧辰踩在脚下。

    这是一个传送阵,沟通嶙门大殿的传送阵。

    嶙门设有护法大阵,就算是他在有天赋,也不可能去研究别人宗门传承上千年的东西啊。

    林封怕这次出事是内鬼导致,以防万一才把这方法交给他,不然他按平常的速度赶过去,估计林封早就死了。

    不过目前看来,林封出事了,凶手尚未找到,但是嶙门还没乱。

    萧辰压下眩晕感,稳定心神之后,看着百米之外那尊无悲无喜的石像。

    嶙门的开山祖师,林家祖先。

    “萧,萧先生。”在一旁当值的弟子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萧辰。

    萧辰与门主交好,宗门业务也大部分和萧家有关联,就算是他们这群最末尾的弟子也是认识萧辰的。

    年轻的弟子朝萧辰作揖,朝对面的弟子使了个眼色。

    那弟子机灵的对着萧辰拜了拜,一溜烟的就跑远了。

    何宿紧盯着萧辰,做出防备的样子:“现在是非常时期,还请您谅解。”

    萧辰点点头,走向前方的木椅,姿态自然的坐在,“我知道,门外腥味很重。”

    “是。半个小时前,我们处死了一批奸细。”何宿得体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之前跑出去传话的弟子回来了,附在何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萧辰耳力极好,更何况他还是有意去听,这两小孩虽然用真气传话,萧辰也听的一清二楚。

    嶙门的药师和林阡,在合力压制林封蔓延全身的毒素。

    萧辰面不改色,带着那副浅淡的笑意安静的把玩着茶盖。

    两个弟子说完话,看着八风不动的萧辰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决定站在自己的岗位上,是恪尽职守也是为了监视萧辰。

    静坐快一个小时之后,林阡才姗姗来迟。

    简简单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出尘不染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

    林阡眉头紧皱,抿着唇,冷冷清清的打了声招呼。

    萧辰放下茶杯,颔首问:“现在情况怎么样?”

    “只能减轻,没办法延缓,或者是根除。”林阡眼底下的青黑和眉间的竖痕,显示着这几天的烦躁和不眠不休。

    大殿里的石像依旧无悲无喜,让人看了既觉得敬畏,又觉得厌烦。

    萧辰站起身,拍了拍衣摆,“什么时候发现的?到现在已经很严重了吗?”

    青年愣了愣,才皱着眉反应过来领路,带着萧辰去安置林封的地方。

    往嶙门深处走,穿过遮天蔽日的古树林,林阡和萧辰来到一个冒着寒气的洞口。

    萧辰略带惊讶的挑眉,笑道:“不愧是老门派了,这洞里的玄冰……应该不少吧。”

    林阡低垂着眼眸,想着父亲前段时间稍稍清醒讲的话。

    他开口,声音低哑:“如果萧先生可以治好我父亲,这洞里的玄冰只留四分之一也可。”

    萧辰笑着摇头,抬步先走了进去。

    寒气瞬间扑面而来,萧辰身前的防护罩直接裹上了一层冰霜。

    在一次挑眉,萧辰眼里的惊讶更深一层。

    越过数间冰室,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只看到躺在冰床是的、脸上布满黑色脉络、昏迷不醒的林封。

    以及一个身高估计有两米,五官立体,眉眼虽然深邃,但依然和林阡有几分相似的混血男人。

    萧辰勾唇,竟然不是和林封相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