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寒洞

    看见两人进来,原本对萧辰的警惕凶狠的混血男人在看到后面的林封之后,瞬间换了一副模样。

    老老实实的喊了一声“哥哥”。

    林阡显然是看到了刚刚那副场景,无奈的叹了口气,拍了拍男人的肩。

    萧辰大量了这两兄弟一眼,这个混血的男人,估计就是林封说捡回来的那个孩子了。

    不是什么好鸟。

    萧辰看两人的互动,觉得牙酸,索性不管两人,直径走到林封身边,查看情况。

    不过片刻,萧辰脸色一沉,眉头锁紧。

    漆黑的长针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萧辰的指尖。

    手法快速熟练的插在林封头颅、双肩、大腿的穴位上。

    萧辰直起身,从袖子里摸出一把手术刀。

    “林阡。”林阡上前一步,深色复杂的等待萧辰给他下指令。

    萧辰目光依然停留在林封的身上,那些丑陋的黑色脉络开始收缩。

    像是一呼一吸造成的鼓胀,林封的脸也开始因为痛苦而扭曲。

    嗤。

    银亮的手术刀带着森然的蓝色真气划破林阡的手腕,像是岩浆一样的橙红色血液瞬间流出。

    “哥哥!”林陌大喊,凶狠的目光死死盯住萧辰。

    林陌压下心底的暴怒和快要冲破牢笼魔鬼,紧紧的拽住林阡的另一只手。

    林阡以为弟弟是因为父亲受伤不醒,而感到焦躁不安。

    他偏过头,安抚性的说道:“我没事,萧先生的手法很好。这只是擦破皮,没有收到什么伤害。”

    林陌眼眶发红,没有应话。

    橙红的血液像是一团小太阳,散发着不寻常的热度,被手术刀牵引,晃晃悠悠的飘向林封的眉间。

    嗤嗤……

    金属被灼烧的哧哧声开始响起,血液开始缓慢的融入林封体内。

    而衤果露在外的皮肤中的经脉,也开始变成浅灰色。

    看见萧辰的动作,林陌收起自己的狂躁,然而下一秒,他眉头再次皱紧。

    林阡也皱起眉头,他把真气凝聚于眼,看向躺在冰床上面的林封。

    橙红的血液像是一把利刃,把林封经脉里的黑色液体追的四处逃散。

    好霸道的血液!

    林阡捂住已经愈合伤口的手腕,他除了觉得自己在进阶这方面比较容易,就没有其他的特异之处了。

    可为什么,他的血液……

    “哥。”林陌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他的脸色微沉,伸手指了林封的几处经脉,已经丹田处,“你的血液走过的地方,父亲的经脉都有些受损……”

    “他在把大部分毒素驱赶到父亲的丹田内。”

    林阡浑身一颤,咬牙低声道:“父亲在这个时候都选择相信他,我们要相信父亲的选择。”

    虽然现在父亲昏迷不醒,但是他们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林陌沉默下来。

    萧辰眸色暗沉,浩荡磅礴的火焰像是河流一样,不断的配合着橙色血液驱赶着毒素。

    数个小时之后,萧辰收回火焰,取出四肢上的长针。

    “这毒是合成毒,必须同时解毒,否则单解除一种毒素,其他的毒就会立刻失去平衡。”

    “林门主就不会再有一丝生还的可能。”

    他扫了一眼两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人,在两人相握的手上稍作停留,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这些毒阴邪霸道,我用你的血引诱出林门主的血脉,暂时把它们压在阳气最胜的丹田处。”

    “最起码,不作为的话,还有半年可活的机会。”

    萧辰随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轻笑道:“不过,我最近刚好翻出我师父的一套藏书,上面或许有记载。”

    零下几十度的环境里,萧辰依然满头大汗。

    走出洞穴,萧辰开始构造阵法,“我现在就回去找找,你们最好确保下毒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搞事情。”

    “不然,我救不回的人,大罗神仙也同样救不回。”

    话音刚落,萧辰便消失在两人的视野里。

    林阡抿唇,片刻后无力的开口:“阿陌,你最近处理宗门的事务,父亲这边我来守着。”

    “……好,你要注意身体。”

    另一边,萧家。

    萧辰直接被送到自己的藏书室里,用真气感应到家里没有人,微微的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

    抹掉自己嘴角的血丝,萧辰看着自己微微发黑的左手手背。

    拿起手术刀,轻松地就划破经脉,黑色的液体被森白的火焰包裹,蒸发不见。

    不做休息,萧辰立刻展开自己的精神力搜索着这里上万本书籍卷轴。

    “嗯?”萧辰睁开眼睛,看着被真气托到自己面前的卷轴。

    是防腐防虫的牛皮卷。

    仅仅只是一眼,萧辰就认出来这是他那个古怪的的师父留下的东西。

    萧辰轻笑,“还真被我说中了。”

    牛皮卷在自己面前打开,一副线路奇怪的地图,以及几张信纸。

    “原来是他老人家的练毒手札啊……”萧辰眯着眼睛,瞥了一眼纸上的内容。

    老头当初也不是没教过他练毒,甚至是杀死武道宗师的毒也教过。

    而这份手札上的,是一些用毒和制毒的手法,以及几份可以祛百毒药方。

    唯一没想到的,就是这份手札上的毒,竟然都是威力强大的合成毒。

    萧辰看着祛毒方,突然顿住,“嗯?”

    “这份祛毒方倒是可以用……”

    萧辰把祛毒方刻入在一枚玉石里,拿起牛皮卷,再次用真气勾勒传送阵。

    嗡——

    不过是数个小时,萧辰就在一次来到了嶙门的主殿内。

    萧辰刚刚站定,就察觉出凝滞的气氛。

    “哟,怎么了?”萧辰在会客的座位上坐下,神情戏谑的看着眼前这场闹剧。

    何宿看到来人,眼睛一亮。

    他朝萧辰一拜,急忙开口:“萧先生,下毒谋害门主的,是林陌!我昨晚亲眼见到他前去寒洞!”

    萧辰挑眉,随意的轻笑,“诶诶,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一个合作人,只要保证合作不出问题就成了。”

    对面的何宿脸色瞬间苍白,双唇颤抖,眼中是难以置信。

    萧辰没有理会这个小弟子,漠不关心的摩挲指尖,一簇朱红色的火焰在那两指间若隐若现。

    “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就要对我赶尽杀绝吗?”林陌冷笑,炽热的气息开始蔓延。

    啪嗒。

    质地坚硬的玉石和脆弱的手札,被放在木质的桌子发出清响。

    萧辰咧嘴,露出一个自认为友善的笑容:“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这边是没问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