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去向

    原本安静的大殿,变得更加寂静无声。

    萧辰的目光直视林陌,他笑道:“我找到祛毒的药方了,药方上的药材,估计这大山里就有。”

    林阡眼睛一亮,整个人都带上了些不一样的色彩。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一口应下,手里紧紧的抓住比他高了许多的林陌的肩膀。

    林阡脸色带着欣喜,“阿陌,没事了!父亲没事了!”

    “少门主!他是奸细!”何宿脸色惊恐不定。

    也不知道这个林陌,到底给少门主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少门主这么相信他!

    林阡眉头微皱,看着何宿沉默良久。

    他开口问何宿,声音平静又带些疏离,:“我知道你们一直认为阿陌是外人,但是我们两个从小长大。”

    “除了父亲,我是最清楚他的人,他不可能谋害父亲。”

    何宿咬牙,刚想要在开口反驳,又听到林阡质问:“你在这里百般质问阿陌,那我问你,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会在寒洞那里?”

    像是没想到林阡竟然会质问他,何宿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回答出来。

    萧辰收起火焰,屈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无非是嫉妒让他扭曲。”萧辰笑着看了一眼林阡。

    林阡一僵,像是知道了事情的全部一样,无奈又疲惫的叹了口气。

    “时间不早了,何宿师兄就先回房去休息吧。”林阡用真气沟通阵法,把何宿传走。

    再次抬眼,眉目间的疲惫都已经散去,走到萧辰面前,极为恭敬的对着萧辰一拜。

    凶狠暴躁的林陌极为不耐烦,但他依然跟着萧辰对他作揖。

    清冷的声音,从林阡那颗低垂的头颅传来。

    “还请萧先生告诉我们兄弟那张祛毒方,嶙门必将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萧辰笑了笑,扶起林阡。

    他把桌上的玉石和手札,递给林阡,“这上面是药方和药草的长相。”

    萧辰双手抱胸,笑眯眯的看着神情激动想要放好玉石手札的林阡。

    “我们最好现在就兵分两路去找,比较病不等人,那些奸细,也不会坐以待毙。”

    萧辰退后一步,脚下是纯粹无形的真气。

    真气如同疾行的骏马,萧辰的身影在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

    “萧先生……”林阡刚想要开口留住萧辰,就只看见一片残影。

    林陌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捏了捏,“嶙门大是大了点,但是这个萧辰也不是吃素的,我们还是去找草药吧。”

    “嗯,这东西,多多益善,或许还有萧先生那边找不到的草药。”林阡带着林陌,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V市作为国内面基第二大的省份,其占地面积确实惊人。

    而这庞大的面积,有三分之二是茂密苍茫的森林。

    这些森林,上边都默认,归嶙门所有。

    萧辰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翻找西边这半片山林,然而依然少了数十种药草。

    “一共八百一十一种药材,也不知道林家兄弟那边是什么情况。”萧辰颠了颠手里被削的锋利的树矛。

    白色火焰无声无息缠绕上去,下一秒树矛被萧辰狠狠的投掷了出去。

    一只上百米长的大蛇便被钉住七寸,死在了这支平平无奇的树矛之下。

    萧辰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四百零四种药材,虺蛟毒胆,get。”

    此时已经将近午夜,万点银星点缀在墨蓝色的天空之中。

    萧辰看了眼手上的腕表,理了理衣服,才奔向嶙门的主殿。

    刚踏入殿门,萧辰的背后就响起林阡的声音。

    “萧先生!我们找到三百多种草药!”

    林阡走进,和萧辰一同进门,抬了抬手里装着药草的大木盒,“有些事是从宝库里拿的,你看这些行不行。”

    接过木盒,用真气把里面的草药牵引出来,萧辰仔细的一一查看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萧辰把药放回原位,皱眉说道:“还剩下四十五种,我那边应该有。”

    林阡松了口气,八百种,对于任何一个宗门来说,都不是一声令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他其实还是在害怕,万一药材无法筹齐……

    林阡甩了甩脑袋,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丢在脑后。

    萧辰好笑的看着没显示松了口气的林阡,用精神力扫视玉石内部的药方,进行进一步的核对。

    蓦地,萧辰脸色一变,急声道:“等等……”

    林阡浅淡的到笑意瞬间凝固在嘴角边,急忙问道萧辰,“怎么了,是不是有药材不行?”

    林陌拉住林阡的胳膊,让他不要太过难受。

    “还少了一种矿物。”萧辰哑着嗓子回到。

    萧辰抬头,直视林阡的眼睛,“少了一味主药,鲛人赤沙矿。”

    刻录下药方的玉石,被放在木盒上,萧辰揉着眉心坐回椅子上。

    萧辰手再一抬,一张有半米长宽的、柔软的牛皮卷,在林阡两人眼前打开。

    “这是和药方一起找到的,我原以为这是其他珍惜草药,或者是我师傅的归隐地。”

    “现在看来,应该是鲛人赤沙矿的所在地。”林阡把话接下去。

    “相传,鲛人赤沙矿是年轻的男鲛因为爱侣的死亡,悲痛欲绝之下,骨肉都撒在了玉石之上而形成的。”

    萧辰不紧不慢的敲着盒子,他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男鲛爱侣被葬在一片湖泊里,每日都应悲痛而吐出精血。”

    “久而久之,那片被湖泊孕育的森林和生物链也开始被损坏。最终,那里荒无人烟,鸟兽灭绝。”

    林阡听的这个故事有点发怔,而在林阡身后的林陌捏了捏他握着的手。

    青年抿着唇,有点茫然,“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传说。”

    “昂,应该是林门主在你小时候,和你提过。”萧辰咧嘴灿烂一笑。

    萧辰:“因为,你们的老祖宗是亲眼见证过的。”

    林阡猛地抬起头,脑子里飞速的划过一抹什么,却来不及抓住。

    “所以说,你见过这种矿石?”林陌的脚下在眨眼之间,就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法阵。

    萧辰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一手支着头,“这种鲛人赤沙矿极为珍贵,我也只是在我师父手上见过一次。”

    而后萧辰随手一挥,一块艳丽的、像一颗小太阳一样的原石被“投影”出来。

    林阡瞳孔紧缩,他偏过头,看到了眼里同样有震惊和错愕的林陌。

    “你也不知道它在哪吗?”林陌皱眉问道。

    看见萧辰点头,林陌难得的拉了拉嘴角。

    “那很不巧,我和哥哥在回国内的时候,在击剑国做的一个实验,刚好看到了它的出产地。”

    林陌脸上的笑意扩大,恶意和戏谑也开始溢满双眼。

    “它在,击剑国的那不勒斯死亡谷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