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内鬼

    卡绒没有接话,笑嘻嘻的和危云并肩走着。

    夜幕开始降临,街道的路灯不慎明亮,因为贝克街的恶魔杀人的传谣,让所有人惶惶不安。

    但是,这些都不是阻挡人们纸醉金迷的理由。

    Black Swan所在的街道上依然有着不少的车子,离他们最近的一辆车子,下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外貌优秀,两人拉着手模样亲昵,周围来Black Swan的人都用着暧昧的眼神看着两人。

    紧接着,车上又下来了一个青年,神情疑惑,像极了对方为什么不要自己的意味。

    危云脚步微不可擦的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走着。

    一阵铃声突然响起来,危云条件反射一般看向铃声的发源地——身边的卡绒。

    卡绒眨了眨那双蓝眼睛,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人,无奈的说到:“thirty,我有可能要先食言了。”

    危云挑了挑眉,无所谓的笑着:“或许我也会一样,没问题的卡绒。”

    看着卡绒拐进小巷里,危云再三确认卡绒的气息消失,才迈开腿向那三个关系不明确的年轻人走去。

    危云随意的把胳膊搭在助理纳里身上,阳刚粗犷的面貌就显得有几分轻浮。

    “纳里,怎么回事?”危云眼睛毫不避讳的打量着林氏兄弟。

    林陌眯着眼,反问:“助理先生,他是你在Black Swan的床伴吗?我刚刚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士……”

    危云毫不在意的咧嘴笑着,似乎根本没把林陌放在眼里。

    看到危云那张随性的脸,纳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危云,拽着危云的衣领拉倒前面。

    “老板让你们找的人,应该就是thirty了。”纳里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家猫,抗拒有没办法拒绝危云。

    危云极为配合的走到前面,零零散散的笑着做着自我介绍:“我是危云,萧辰的朋友,那里公司的总裁。”

    说完,危云还无奈的添加:“其实,纳里应该是我的助理,这次全部都是萧辰自己弄的。”

    林阡点头,林陌却是眯着眼睛打量着危云和纳里。

    双方上车,林阡话不多说的直奔主题,“萧先生被贝克街的警员带走了。”

    听到这个危云也没多大意外,萧辰就是呆在家也会碰上点大事,只是被警员带走,这很正常。

    “但是,警署那边那除了一段很诡异的视频。”

    林陌把自己侵入警署网络里,复制到手机里的视频点击播放,原本还无所谓的危云脸色变得有点凝重。

    没了之前那副随性的模样,浓厚的戾气开始显露,“这东西,什么时候换成了萧辰的脸?”

    危云从纳里的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对着纳里无辜的笑了笑,直接拨通一个号码。

    “喂?纳里助理是有什么事吗?”那一端是一道清越的男声。

    危云沉着脸,冷笑:“你不是哈迪森,我到看看到底是哪个黑手党,赶在我的地盘撒野。”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一阵诡异的嘿嘿声传来后,手机就被摔坏。

    一时间,车子里静的吓人。

    “嘀——”

    但是,很快的,手机突然传来一怔长鸣,一道冷淡的声音让人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

    “thirty,有什么忙吗?”

    危云:“嗯,Sixty,帮我把华人萧辰从贝克街的警署带出来,下次请你喝酒,时间你定。”

    那边似乎有点惊讶,但是很快的应了下来。

    “在帮我查查贝克街恶魔的那段监控,我想知道那只东西去哪了。”

    那边也爽快的应下,危云这才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

    “贝克街总共有北区警署和东南区警署,他们都是有三大黑手党其中两个接管个。”

    纳里开着车,没事儿也不太好看的解释着。

    “我一个助理,根本没办法起什么作用,老板的公司也不是很大,所以只能找thirty帮忙。”

    纳里转了个弯,可以看见不远处的警署。

    “虽然,thirty只是一个代理总裁,忙得最多的还是我们秘书团和助理团”

    听到这里,危云只能是耸肩膀,毕竟他的本职工作还是雇佣兵。

    虽然看文件什么的不在话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喜欢看。

    车子嚣张的停在警署门口,萧辰正一副悠然自得的喝着热水。

    看到四人时,还挑着眉看着危云说:“这速度,很慢啊。”

    危云翻了个白眼,用国语骂了出来:“去你娘的,老子是快是慢你知道有个屁用。”

    还在状况之外的林阡,头疼的看着这一幕。

    “没事,林大少,他们两个就是这样。”纳里笑着和林阡解释,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林陌一个眼神冻住。

    危云察觉到这边,勾住纳里的脖子,往旁边走开。

    黑人警员考德走了过来,砰的放下四瓶矿泉水,“抱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危云笑嘻嘻的说着没事。

    “虽然,萧辰先生并没有犯案动机,也有不在场证明,但是监控视屏我们依然要保留,留作存根。”

    考德眼里闪着凶厉,和刀口舔血的危云比起来也毫不相让。

    萧辰也没有强求这些,只是要求再把视频观看一遍。

    然而,考德却不予许,“这是警署,更何况视频在警署的资料室,那里不是你们想进就进的地方。”

    一行五人,再离开警署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

    萧辰在车上看了一遍视频,有把倍速放慢,仔仔细细的观察着。

    良久,他才开口:“确定这是那群黑手党搞出来的玩意儿?”

    危云面色凝重的点头。

    “哈里森已经确认死亡,这东西是被化学药剂催化成这个样子的……”危云讲到这里,稍停顿了下。

    萧辰知道对方在顾忌什么,“嶙门的人,可以信任。”

    听到是自己人,危云松了口气,才继续讲。

    “公司那边和forest、hades以及GATE都有过交涉,只有GATE给了准确回复对此不知情。”

    危云讲到这,眉头更是皱的死死的,“他们知道鲛人赤沙矿。”

    林氏兄弟和萧辰的目光,都聚集在危云的身上。

    危云擦了把脸,“这是我昨天才知道的消息。”

    “内鬼很隐秘,也证明了它的地位肯定够高,我不能让你出问题,只是我当初承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