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应付

    危云看着萧辰,不错过对方脸上一丝一毫的变换。

    “我记得,你前天才接了一个任务。”萧辰无所谓的笑着。

    不着调的萧辰一派轻松地模样,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生死,“你的任务怎么办?公司那一点钱可没办法付违约金。”

    危云其实很想说一句:你不能吗?

    但是看到旁边投来目光,危云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只好说:“我从来不担心那些。”

    “老板,艾德利教授的住址到了。”纳里出声。

    萧辰下车,看着前面的独栋小洋房,直接抬腿往里走去。

    林阡和林陌也熟门熟路的跟上萧辰。

    “你先回去吧。”危云站在车旁,搓了把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

    纳里也不多问,点了头就直接打火转弯。

    薄薄的白色真气保护罩,并没有阻挡住萧辰的视线。

    进入还算温馨的小庭院,房内瓷器破碎的声音和叮叮当当声,让三人的脚步纷纷顿住。

    萧辰瞥了两兄弟一眼,颇为玩味的笑着,“看来,我们的行踪又暴露了。”

    林阡抿着唇不说话,林陌凶狠的回看了对方一眼,“行踪被暴露,我们也很危险,凭什么怀疑是我们?”

    “我们没有理由让父亲受到生命危险。”

    萧辰听到这话眯起了眼睛,后面跟上来的危云听到里面的响声,也略微惊讶的看向萧辰。

    对着危云颔首,萧辰抬步走到门前。

    咻——

    青绿色的长鞭狠狠的抽了过来,萧辰毫不在意的往前走着。

    当绿色长鞭快要碰到萧辰时,蓝白色的火焰腾地燃了起来。

    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但是在房间里,还有非常大的一团绿油油的东西。

    像是被藤蔓缠住的茧子,一根又一根的藤蔓不断的分离出来。

    “救,救命!”依稀可听的、微弱的呼救声还在响着。

    微弱的女声像是刺激了这团“茧”,原本还四散的藤蔓立刻发了疯一样,在本就不大的房间里疯狂的挥动。

    但是它们却不敢靠近门口一步。

    萧辰身上蓝白的火焰,有着足以毁掉它的力量。

    呲呲呲……

    带着清脆的响声,原本在地上蜿蜒曲折的藤蔓都开始结冰。

    浅蓝色的冰霜附着在藤蔓上,让这些坚韧的藤蔓变得脆弱不堪。

    只需要一定的外力,就可以直接变成一堆晶莹的颗粒。

    藤蔓对付萧辰和林阡,开始消耗巨大,原本被缠的密不透风的女人也露出一点。

    似乎是看见了来人,原本用着纯正意语的女人又换成英语:“……救,救救我!救我!”

    “给老子闭嘴!女表子!”在女人身后、操纵藤蔓的男人也显露出来。

    危云瞳孔一缩,巧妙的走到萧辰身边,附耳低语:“这个男人,是击剑国三大黑手党之一的“forest”的人!”

    轰……

    林陌开始行动,灵活而快速的在每条藤蔓之间穿梭,一米九几的身体丝毫不受影响。

    握着不知何时拿来的水果刀,被林陌的真气附着着,被林阡冻住的藤蔓在他眼里变得毫无威胁性。

    不过是一句话的时间,林陌就接近男人。

    莹绿色的光芒闪现,更多、更粗的藤蔓开始被催生出来。

    带着雷霆之势的绿色粗藤,直接对着最近的林陌抽了过来。

    林陌也毫不畏惧的接下这一击,磅礴厚重的黑色火焰“腾”的炸开。

    藤蔓在眨眼之间就都化为黑灰。

    林阡极为配合的冲了上去,继续将林陌周围没有被烧掉的藤蔓冰冻住。

    让危云吃惊的不是这两兄弟极为配合的战斗方式。

    而是,那林陌的火焰,比起萧辰炼药的火焰,也不见的差了多少。

    嗤。

    林陌干脆利落的割断那只抓着女人的手臂,林阡也一把接住女人。

    危云看到开始示弱的男人,察觉到不好。

    在旁边观战的萧辰显然也看到了,声音冰冷而不拒绝,“林陌,不要给他他喘息的机会!”

    “小子!杀了他!他是forest的人!宁可要他死,也不要给他发送地址的机会!”

    危云边说,边抽出自己藏在小腿的折叠匕首。

    林陌眸子微眯,询问林阡的意思。

    林阡的双手冒着白气,他一说话,嘴里也满是冷气:“杀吧。”

    对上林陌兴奋的眼神,林阡无奈的解释,“现在的‘森林’就是野狗,逮谁咬谁,我们两个还要上学,这样不好。”

    林陌点了点头,手下的匕首,却是丝毫不慢的落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就像是血液被热水烧开了一样,男人那张发绿的皮囊之下,是不断沸腾的血液。

    呲呲呲。

    皮囊被撑开,血液撒在地上,滚烫沸腾的血液,迅速的蒸腾,转换成气态。

    不过眨眼,这个操纵藤蔓的男人就只剩下一张皮囊和一副骨架。

    林阡扶着女人,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做了下来

    没办法,藤蔓可以攻击的范围太广了,就算是他努力缩小范围,这个房间也还是被弄的乱糟糟的。

    “女士?女士?”林阡低声喊了两句,见人没反应又皱起眉头。

    萧辰也悠哉悠哉的走路过来,看着严肃正经的林阡忍不住咧嘴笑了。

    “诶,我说你不过才二十一二岁的,怎么比你爸还要严肃?”萧辰边笑边替女人把脉。

    把完脉之后,萧辰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就是有点缺氧,过会就好了。”

    林阡松了口气,然而看到周围那么乱的环境,觉得自己这口气松早了。

    这样子,他们连招资料都找不到,更何况去找鲛人赤沙矿?

    女人开始有点动作,林阡不经意的的一撇,突然顿住。

    他虽然是亚洲面孔,但是在罗马一大的名气和成绩,就如同他的实力和脸一样优秀。

    在艾德利教授面前,他也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宠儿。

    艾德利教授曾和他提过,想要把自己的在美留学的女儿嫁给他。

    虽然对方喜欢的是林陌那一款,但是也丝毫阻止不了教授的热情。

    阿陌还曾因为这个,一度的和教授犟嘴。

    这女人……就是是艾德利教授的那个女儿?

    林阡抬头看向萧辰,萧辰也刚好看过来。

    萧辰似笑非笑的把目光又移回女人身上,“她没有带着人皮面具,不是别人假装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不是敌人了。”

    林阡明白的点了点头,女人也有转醒的迹象。

    女人一睁眼,看见的就是林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