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一杀了之

    萧辰点了点头,踩在冰霜上面走到一个堆满了杂物的角落里。

    喀喇……

    杂物瞬间被冰封,带着金属物质的碎冰就像是点点星辰。

    萧辰指尖腾起的带着白色火焰,轻轻松松的在金属壁上戳了个洞出来。

    那里,是一个暗格,而那里面则放着一个文件夹。

    萧辰把文件夹拿出来,翻开观看。

    冷冽的寒霜没了林阡真气的维持,已经开始融化。

    危云最先迈步,其次是艾琳和林阡。

    走在最后的林阡神情戒备的,看着残留在墙上的白色火焰。

    萧辰的火焰,让他产生了一股巨大而莫名的危险感。

    就像是走入了萧辰的邻域。

    林陌提起自己身上所有的警惕,高度戒备着周围以及萧辰。

    危云晃了晃拿在手里的资料,询问皱眉沉思的萧辰:“需要确定资料的真实性吗?”

    萧辰又把质料拿了回来,递给后面的林氏兄弟看。

    看到对方举动的危云,对萧辰这个行为不是很理解。

    虽然算是自己人,但是这种珍贵的质料就这么轻易的给了这对林氏兄弟?

    在危云眼里看来,除了自己,谁都不可信。

    要不是萧辰说是那种无所谓的心态,他故大概也不会搭理对方?

    或者,是萧辰那种有原则的强大?

    危云无声的笑了笑。

    最后一个拿到资料的林陌,仅仅是瞟了一眼,就下定论:“不用了,确实这边的那不勒斯死亡谷。”

    萧辰看着同步点头林阡,垂下眼眸。

    手指摩挲着白色的文件夹,萧辰笑着:“那辛苦艾琳小姐了,鉴子国内黑手党的问题……”

    艾琳脸色有点苍白,萧辰熟视无睹的接着说:“我会为艾琳小姐安排好住的地方的……

    虽然感觉到来自林陌威胁的目光,但艾琳依然没有放弃,她神色几乎是乞求的看着萧辰。

    萧辰无奈的摇头,后退几步,脸色始终是平淡的。

    艾琳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笑得温和萧辰。

    “我,我不可以和你们一起吗?”她支支吾吾的说着,末了,还看了一眼抿着唇的林阡。

    林陌烦躁的拉着林阡退后一步,这个女人凭什么把矛头指向林阡?

    “艾琳小姐,既然是有死亡谷的名头,那里肯定是危险的。”萧辰扶着艾琳的胳膊,带着她下楼。

    温声细语和艾琳说:“虽然报道称那不勒斯死亡谷,是‘动物的坟地’,对人类是不会造成伤害……”

    “谁又知道那里面的野兽会不会,还是说,你是你觉得你的本领足够强大?”林陌走在前面。

    到底时,冷冷的瞥了一眼,毫不犹豫的讥讽对方。

    艾琳脸色苍白,低垂着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快要走到大门时,艾琳才说到:“我知道那人是forest的人。”

    萧辰眯着眼,神情自若的安慰:“所以,我会帮你找个很好的住所,会派保镖保护你,让forest没办法伤害你。”

    艾琳停住脚步,她发现萧辰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她的目光,开始聚集在林阡身上,“先生,我真的害怕forest的人来找我。”

    艾琳松开了萧辰是手,不断计划着,“……你知道的,他们的在国内的名声太差了,我……”

    看着有些犹豫林阡,萧辰开口道:“林陌,过来商量一下。”

    林阡一愣,刚刚要抬腿迈步,却被旁边的林陌拉住。

    “阿陌?”林阡不解的偏过头,看到是眼里充满暴戾的林陌。

    “林阡。”萧辰又喊了一声,脸上带着无所谓的、轻松地笑意,眼里却是强硬而不容拒绝的意味。

    林阡看着执拗的弟弟,“阿陌,萧辰是自己人,我们可以信任他。”

    但是,林陌依然不放手,空气顿时安静下来,林阡也不催促,只是平静的看着林陌。

    良久,林陌才放开手,声音沙哑的回道:“……好。”

    两人走出十几步,杂乱纷扰的白色细丝把两人隔绝。

    萧辰脸上的笑意消失,毫无波动的脸让林阡有了几分真实感。

    “艾琳不是正常人。”萧辰看着林阡,毫不在意的说着。

    林阡一顿,“萧先生是在艾琳的身上察觉到了真气的波动?”

    异能者的异能,除非移植所有骨髓,否则就只有天生。

    而华国的真气,既需要天生的天赋,也需要后天的不断努力。

    因为真气是后天形成的,所以更方便收敛。

    虽然有走火入魔的现象,但终归比动不动就要暴动的异能要好得多。

    现在他在艾琳身上并没有察觉到异能,那么就是真气……艾琳一个击剑国,是怎么修得真气的?

    萧辰透过白色的护罩向外看去,那个娇小的、美丽的击剑国女人。

    理了理衣袖,萧辰开口:“是大地的力量……这个女人应该是被一种矿脉变异过,算不上这两大类别。”

    林阡点头,萧辰看着他,嘴角拉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倒是你弟弟,既身怀异能,又有一股磅礴真气。”

    “你觉得他还可以坚持多久?”

    林阡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什么?”

    萧辰耸了耸肩,摸着鼻梁。

    虽然有点助纣为虐,但是以林阡那个性格,多半是不会让计划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可以看的出来,你就是林陌情绪的牵引器,让他情绪不要太过激烈就可以了。”萧辰平淡的说道。

    看着外面已经开始不耐烦的林陌,萧辰头疼的告诉林阡,“等林门主的病治好了,我会着手林陌的。”

    林阡抿着唇,感激的说了声多谢。

    指尖的眼白手术刀跃动,萧辰的声音里充满玩味,“那现在的问题就是,艾琳我们到底带不带。”

    “主要看你怎么去和林陌解释,毕竟,不管艾琳要做什么,在我眼皮子底下,也好收拾。”

    只要她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那自己也不介意取得成果再杀了她。

    能为利益而奔波的女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还不如一杀了之,永绝后患。

    白色的护罩开始消散,逐渐暴躁的林陌,卑微可怜的艾琳和事不关己的危云都看向这边。

    而艾琳一边像是忍受着什么巨大的压力,瑟缩着肩膀。

    一边用着无比真诚期待的眼神,看着走过来的萧辰和林阡。

    “既然艾琳小姐这么相信我们,那就和我们一起吧。”萧辰从口袋里翻出一根棒棒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