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洪水

    林阡猛地转过头,看到的是被黑色火焰缠绕,双眼血红的林陌。

    萧辰轻轻松松的接下带着火焰的黑色真气,把艾琳交给危云,让人带进车里避难。

    “萧先生。”林阡双目赤红,平常的冷淡,“阿陌他……真气逆行了。”

    父亲曾说,他捡到林陌时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若非林家的血脉和宗门的秘宝,世上根本没有林陌这个人。

    真气逆行,放在宗门的鼎盛时期也极难治愈,就算是治好了,也是废人一个。

    更何况现在这种末法时代!

    怕是……救都救不了。

    林陌觉得自己体内,浑身上下的血管的被放在岩浆里。

    血管包裹着沸腾的岩浆,每一根都在被浸泡、被撕裂、被烧破。

    他知道自己这是真气逆行了,只要保持冷静,压下去就可以像以前一样,不会伤害到任何人,以及林阡。

    但是,只要想到意图不轨的艾琳,他就无法冷静。

    萧辰和那个危云都是瞎的吗?

    明明知道那个女人不对劲,还要带着!

    黑色的旋风把周围的植物绞得一干二净,所过之处植物都沾染上黑色火焰,开始逐渐泛黄枯萎。

    而林陌暴走的真气则是越发壮大。

    咻。

    细小的破空声响起,林阡顿时警惕起来,生怕林陌对身后的越野车下手。

    然而,林陌的身体突然凝滞不前了。

    林阡一愣,感受身边的人向前迈出一步。

    苍茫的白色火焰像是有了意识一样,开始意想不到的速度,向林陌蔓延过去。

    可当它接触到林陌时,又非常理智的绕开了那道旋风。

    萧辰看了呆愣的林阡一眼,“这么点时间,我没办法根治真气逆行,最多让他平静下来。”

    一个繁琐而朦胧的阵法,在白色火焰里形成。

    一黑一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数十根手掌长短的银针齐发,原本愈演愈烈的黑色旋风开始消停。

    林陌的身形也缓缓露出,脸上、脖子上、手上都爬满了黑红色的纹路。

    此刻的林陌,就像是一件布满裂纹的瓷器一般。

    只要收到外界的一点点伤害,就会暴毙而亡。

    萧辰垂眸,各种各样的草药从车里、四面八方飞来,浩浩汤汤的火焰把所有草药包围。

    不消一会,被凝成一团指甲盖大小的黑色药液,就飘在林陌头顶上。

    药液很快就溶解到林陌的身体里,萧辰撤出银针。

    没了银针支撑的林陌,狼狈的倒在地上。

    萧辰擦掉自己头上的汗水,眼睑半垂。

    他声音沙哑的说着:“我把所有的草药都耗尽了,再有下一次就只能去见阎罗了。”

    林阡轻轻的扶起林陌,垂眸不声不吭。

    “萧先生,很抱歉,之前的计划,我不能配合你了。”林阡带着林陌去车上休息。

    萧辰看了两人一眼,“嗯,是我考虑不周。”

    五人休整好,在击剑国傍晚七点抵达那不勒斯死亡谷的外围。

    预料之外的不止是林陌的真气逆行,还有着突然下起的大暴雨。

    “靠,该死的天气,怎么突然下起大暴雨了?”危云穿着军用靴踩在已经快到膝盖的雨水里。

    烦躁的看着这一片挂着雨幕、泛着白雾的森林。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林陌脸色一沉,“水位马上就要超过车子了,现在雨不大,我们就去或许还可以找树避难。”

    林阡点头应着,现在进林,是最好的选择。

    萧辰皱眉看着天空,点头同意。

    在树木之间穿行,周围的树木开始越来越大。

    最粗的,可以达到十几个成年男子合抱的程度。

    时间越来越就,原本娇娇弱弱的艾琳也没有喊苦喊累。

    雨没有一点要停的架势,越来越大,大到萧辰就只看的清楚一只手以内的环境。

    拿着几人也开始拿着藤条系在身上,以防走丢或者是危险。

    轰!

    一声巨响让带头的萧辰顿住,随即脸色一变,怒喊:“上树!洪水过来了!”

    萧辰快速的爬上身边一棵古树,一拉系在身上的粗藤,所有人一下子就被带上了树。

    艾琳听到下方的嘶吼,往下一看,是被洪水卷走的、不断在挣扎的野牛和鳄鱼,以及各种动物……

    洪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几乎是几个小时之后,水位就开始下降。

    除了依旧挺拔高大的古树,放眼望去,几乎都是各种被折断的动物都尸体。

    危云脸色难看的锤了一拳树,拿开手时却发现自己的手默默的痒。

    定睛一看,树干上的青苔下、每片叶子上,都藏着很多的霜白的蚜虫。

    在危云不远处的林陌自然也是看到这些东西,极为不耐烦的在掌心燃起不起眼的火焰。

    轰。

    蚜虫突然飞起,白色的“气团”一个旋转,直接扑向他们。

    萧辰心疼腾起不好的预感,白色的火焰立即挡在危云和林陌的面前。

    嗤嗤嗤。

    蚜虫被烧死,恶心焦糊味开始散开。

    “把你们的真气凝聚在身前!”萧辰哑着嗓子喊到,

    看到脚下的白色尸体,突然想起之前翻到的手札上记载着的毒虫,就有一种像蚜虫一样的名叫“败血”的虫子。

    败血,惧火喜温,易怒,寄生动物的体内吸食宿主的血液。

    所幸大部分的有火属性的真气和异能,都能对他们造成伤害。

    萧辰迅速的把败血这一特性说出来,看到部分败血虫还带着雨水,心里一动。

    “林阡他们身上还有水!把它们冻住!”

    林阡吐出一口浊气,一股寒意顿时窜上所有人都心尖上。

    一大片败血被冻住,眨眼之间,就化为了蓝色的光点。

    萧辰目光一凝。

    浩浩荡荡的白色“云朵”开始飘在空中,离他们近的很……

    一整棵树的败血,都被他们惊动了!

    萧辰怒吼:“跑!散开跑!”

    白色的败血虫像是如过无人之境的蝗虫一样,萧辰直接撒腿就跑。

    就算他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对付败血虫,但是谁也不知道别的树上还有没有这种这这玩意。

    如过自己再一次惊动一批,萧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死在这些东西手上。

    萧辰一路疾奔,时不时的往身后丢一辆团火。

    因为之前的洪水,树木发达的、互相交缠的根系被冲刷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