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不对劲

    而被洪水带着走的动物,或是撞到树干折断脊柱、挂在树杈之间,或是被这些根系绊住,挣不脱、逃不得。

    动物的尸体还很新鲜,但是在水里泡久了,冰凉凉的了。

    败血虫只寄身常温动物。

    但是它们仍然会被鲜血味吸引过去,只不过停留的时间不长而已。

    靠着真气和那些尸体,萧辰堪堪逃过一劫。

    看着发麻发疼、不断挪动一个包的右手手腕,萧辰从靴子的夹层里摸出一把手术刀。

    白色的火焰自觉的缠在手术刀,萧辰目光平静的用它,把手腕那块不断鼓起、挪动的肉刮走。

    呲……

    白色火焰把那块肉烧的一丝不剩,简单的包扎过后,粗重的喘息声从侧方传来。

    萧辰目光一沉,立即奔向那个方向。

    呼——

    一把铺天盖地的白色大火猛地闯出,密密麻麻一小团的败血虫,瞬间被包围杀死的一干二净。

    萧辰动了动手指,之前跟在他身后的败血虫太多了。

    如果还要继续在这鬼地方走下去,就不能消耗太多的真气。

    不然一把火就全部烧完,该有多爽?

    萧辰看着摇摇欲坠的危云想要上前扶住,危云却是往后退了一步。

    “危云?”萧辰疑惑的喊了一声。

    危云刚想说话,嘴里就咳出一口血,他毫不在意的擦掉,阳刚粗犷的面容已经变得狼狈不堪以及一丝灰白。

    是生死边界的灰白。

    “我身上,都是那玩意。”危云惨淡一笑,毫不在意坐在地上。

    萧辰瞳孔猛地一缩,仔细去看,才发现危云大腿和背部都是败血虫。

    看着危云背上不断鼓起都鼓包,萧辰笑了一声,“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极了一只负子蟾?”

    危云肉眼可见的抖了一下,“艹,别说了行吗。”

    原本重伤的难过心情全部都被萧辰这句话磨灭了。

    “你不知道我上次执行任务就在化工厂碰到一直贼吉尔大的负子蟾吗?”

    危云拉扯到伤口,倒吸一口凉气,骂骂咧咧的说着:“妈的,我被那玩意压着恶心死我了!”

    萧辰的手和手里的手术刀,被白色火焰包裹,灼热的热气让危云觉得,萧辰是想要考了他。

    按理来说萧辰可以直接传真气给危云,他的火焰对这些败血可以造成伤害。

    但是要是想要杀死败血虫,那么一点点热度是肯定不够的。

    不然虫子会往更深的地方钻,危云也会受伤。

    萧辰一只手灵活的转动手术刀,一只手则操纵火焰把剐出来的肉烧掉。

    同时,还一心二用的,把周围可以疗伤的草药都用火焰带了回来。

    墨绿色的药液融入危云的伤口,萧辰把自己的带的绷带都要完了,才堪堪包住危云身上的伤口。

    危云不着调的感叹,“啧,这手艺越来越好了啊。”

    萧辰扫了他一眼,站起身,顺道把人也给扯了起来。

    “如果我带的要没有被用完,你现在已经可以跑了,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副吸血鬼的架势。”

    也不看对方嘿嘿嘿的傻笑,凭着敏锐的五感,萧辰便带着危云往一个大致的方向走去。

    林阡和林陌,以及艾琳离开的方向

    没走多远,萧辰的前方却是传来诡异的怪响。

    一种猿类的长鸣。

    两人互相对看一眼,立即冲了过去。

    夜雨褪去,黑夜依然存在。

    周围漆黑一片,赶到的萧辰和危云只看得到一双灯笼大的眼睛,以及抱着林阡狼狈闪躲的林陌。

    危云习惯性的隐匿,带着萧辰躲进最近的灌木之中。

    虽然他看不清,但是他敢肯定,萧辰一定看清楚了。

    危云偏过头,看着脸色迅速沉了下来的萧辰,他小声的问:“那是什么?你看清楚了吗?”

    萧辰点头,“一只上百米高的黑猩猩。”

    “呆在这,再受伤,我就救不了你的了。”

    说完,萧辰便像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林陌只觉得自己耳边掠过一阵强风。

    在定睛一看,一道模糊的人影已经抱着一颗燃烧着白色火焰的树杆,狠狠的插到黑猩猩的胳膊上。

    黑猩猩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反击。

    黑猩猩的另外一只手,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拍向萧辰。

    萧辰落在地上,毫不在意自己被抓破的衣服和伤口,擦掉嘴角的血。

    眼神戏谑的,看着把树杆狠狠拍的更进去的黑猩猩。

    萧辰侧过头,对着林陌冷声说道:“往后退一步。”

    也不等林陌做出回答,萧辰把身上的真气尽数爆发。

    遮天蔽日的火海让这只黑猩猩开始畏惧,然而它不想退,它也不能退。

    黑猩猩似被激怒一样,怒吼一声,也不顾伤臂,直接冲向位于火海中心的萧辰。

    忽然,雨又开始下起,火焰却是没有一点要熄灭的的迹象。

    当黑猩猩想要逃离的时候,它才发现,它已经被火焰缠的死死的,无路可退。

    黑猩猩最后烧成一副骨架,萧辰才停下手。

    周围的树木虽然已经被黑猩猩毁的差不多,但是顽强的草,和不远处的树,依然被刚刚那一场火海——

    蒸发的不剩一丝水分。

    林陌从震撼里回神,神色惊恐的看着萧辰,“萧辰!救救哥哥!”

    萧辰瞥了一眼,白着嘴,为林阡把脉。

    不消片刻,萧辰便惊愕的抬头看着林陌。

    “他和林门主中了一样的毒。”

    林陌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声音嘶哑又有些歇斯底里:“不,不可能!我只不过离开了他一会!他怎么可能会中毒!”

    危云走过来,和萧辰对视一眼之后,开口缓和气氛:“你看到了艾琳了吗?问题有可能出在她身上。”

    “没有。”林陌呆滞的抱着林阡。

    “追我的败血虫很少,没一会我就解决了,我逃跑时闯入了这只猩猩的领地。”

    “逃跑的途中,看见了倒在树上的哥哥。”

    林陌身体一僵,猛地抬头看着萧辰,“树的底下,是一条足以和那只猩猩媲美的大蛇。”

    萧辰敛眸,只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

    不过也完全说不上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