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猜测

    萧辰对着冰块轻轻一弹,顿时整个冰块都碎裂了。“看来当初留下这冰块的东西,实力也不怎么强。”萧辰轻轻一挥手,将所有的冰块都扫到了河流之中。

    “我们走吧。”萧辰对着危云说道,然后转头准备离开这里。

    接下来的目的地,是贝塔。

    按照指示牌,七拐八拐地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贝塔。

    这里同样是一个空间,和之前遇到的空间差不多。

    和那个不一样的是,里面并没有暗河,但是四周的墙壁,却都是由不同的金属建造的。露出了不同的颜色,让这空间看起来十分漂亮。

    但是这空间中心,却同样有一条巨大的锁链,而这锁链的另一头,栓在一个猛兽的骸骨之上。

    即使之剩下了骸骨,这兽却也还散发出了凶戾的气息,让人不禁联想到,它还活着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不过这样一头猛兽,却被人用青铜铸成的锁链捆在了这里,而且最后的结果也是被人围攻至死。

    这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猛兽骸骨的周围,这整个空间的地上,都散落着一堆的兵器。想来是当初围攻这猛兽,然后反被杀的人给留下来的,千百年时光弹指即过,那些无名之人的骸骨和衣物,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头猛兽的骸骨,还有散落一地的兵器,在诉说着当年的那一场战斗。

    萧辰走上前去,远看的时候还不发现,近看才真的被这状若猛虎的凶兽骸骨给震惊到了,单单是从这猛兽的骨骼结构来看,就能够发现他的力量是何等的凶猛,还有它嘴中锋利的牙齿,也能够看到他撕裂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喉咙。

    萧辰用手敲了敲这猛兽的骸骨,发出‘铛’‘铛’的敲击钢铁的声音。

    “怪不得这骨头千百年仍然健在,它已经脱离了骨头的范畴,变成了类似金属的东西啊。”萧辰喃喃说道,也不知道这猛兽是什么猛兽,竟然会如此神奇,因为就一般的生物来说,它们的骨骼都是由碳酸钙组成的,而这玩意儿,竟然是类似不锈钢等复合金属一类的东西。

    “走吧,我们去下一个地方。”萧辰瞥了一眼危云,然后迈步往下一个地方走去。

    这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地面上的那些士兵的尸体,早就已经腐烂的只剩下骨头了,而且他们的兵器也不能够再使用了。

    危云也是在这里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这让危云有几分泄气了。

    “这个基地里面到底是在干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还记得那些大蛇和变异的凶兽吗?”萧辰对着危云说道。

    危云立马就想起了外面那些残暴的凶兽。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关押的原本就是那些凶兽,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原本基地之中的人不得不将其毁灭。”危云也不笨,基本上一点就透。

    萧辰点了点头,“恐怕那些人也不知道自己研究出来的生物有多么强大,毁灭不成,反而被灭掉了。”

    恐怕目前看到的这两处地方,还是这些生物中比较弱的存在。

    但是尽管如此,也足够让这些人损失惨重了。

    下一个目的地。

    伽马。

    想要去到伽马并不困难,沿着路标走就可以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去,同样也是来到了一处空间之中。

    只不过这里却不似之前一样黯淡,反而是明亮无比。一切都是因为,这空间中心,有一个面积占据整个空间三分之二的岩浆湖。也正是这岩浆湖,才让这周围的温度升的如此高。

    “难道这里还有一头生活在岩浆之中的凶兽?”萧辰看着眼前流淌着的岩浆湖,喃喃说道,毕竟以这个地方的尿性来看,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也不知道当初建造这个基地的人,是怎么制造出这种凶兽的。”

    萧辰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的动静,也不确定这凶兽是被那些人解决了没有。

    而且看着四周也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战斗痕迹。

    ‘噗’的一声,一道岩浆从岩浆湖对着萧辰喷射了出来。

    “看来,还有活物。”萧辰看着这岩浆喃喃道,他可不相信,这岩浆是自己喷出来的,肯定是有一头凶兽躲在这岩浆湖之中。

    萧辰对着这岩浆扇了一阵,顿时一道狂风涌起,将这岩浆送回了岩浆湖之中,并且这狂风威力不减,在岩浆湖里面掀起了阵阵的波浪。

    “危云,你先退后。”萧辰头也不回地对着危云说道,毕竟危云留在这里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与其分心照顾他,还不如让他走。这就好比是大佬带领萌新去刷副本一样,一定是让萌新在一个角落乖乖呆在,不然就算是战斗的余波都能够秒杀萌新了。

    “没问题想。”危云连忙点头道,知道这种等级的战斗自己插不上手,还不如退走,省的给萧辰添麻烦。

    岩浆湖之中,一个硕大的头颅缓缓地浮现了出来,两只像铜铃一样大小的眼睛分别排列在头的左右两侧,而中间是一个鸟喙,头顶还有一团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而它头顶的毛发,是一种和岩浆一样,金红相间的毛发。也不知道这毛发是什么做的,竟然能够泡在岩浆之中不损毁。

    “咦,这长相,难不成是鸟?”萧辰看着面前露出头颅来的凶兽喃喃说道,初看还不觉得,但是后面越看就越像。

    这畜生长啼了一声,然后挥动它隐藏在岩浆之下的翅膀,顿时一堆岩浆被它拍打了出来,朝着萧辰飞来。

    “啧啧,这攻击手段当真是简单粗暴。”萧辰往右迈了一小步,但是却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躲过了朝他溅射过来的岩浆。

    而那只鸟当即再次鸣叫了一声,大大的眼睛里面充满着疑惑。不过它的智商也就仅限于此了。随后它两只翅膀胡乱扇动,成片成片的岩浆朝着萧辰拍打了过来。这下子萧辰是想躲也没地方多了,因为这么多岩浆,完全就是无差别攻击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