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改变自我

    桑亚雷国,一个以种植YIN粟为生的国家,哪里时局混乱。

    就在萧辰和顾星交谈的时候。

    一个落魄的青年人推门而入,看模样,似乎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两只眼睛上有着两圈黑眼圈,脚步虚浮无力,而且精神也是萎靡不振。

    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一个YIN君子。

    “老板,给我来一杯酒。”青年人一屁股就坐到了吧台上,对着酒保嚷嚷道。

    “我敢打赌,这个人完蛋了。”顾星对着一旁的萧辰挤了挤眼睛说道。

    “为什么?”萧辰疑惑地问道。

    “梦螺酒吧背后的来头可不小。”顾星意味深长地说道,“而这个人怎么看都像是没有钱付酒钱的样子,所以。”

    顾星话没有说完,但是萧辰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

    “要什么酒?”酒保问。

    “最烈的酒。”落魄男人想都不想地回答。

    几分钟后,一杯散发着令人迷醉的极光的颜色的酒被送到了青年人的面前。

    青年人想也不想,也没有去观赏这杯酒的美腻。

    拿起酒杯,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

    “好酒。”青年人已经浮现出了几分的迷醉之色。

    “一杯,两千块。”酒保笑眯眯地对着青年人说道。

    “什么?”青年人听到了这个数字之后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两千块。”酒保慢条斯理地对着青年人说道,仿佛这个价格根本就不贵一样。

    “我,我没有钱。”青年人结结巴巴地说道。

    “没有钱还敢来这里喝酒?”酒保原本以为这青年人虽然外表落魄,但是一杯酒的钱应该还是有的。

    毕竟这种人,无亲无故的,不坑他,坑谁啊。

    结果酒保没有想到,这人竟然连一杯酒钱都没有。

    只见酒保拍了拍手,顿时两个体型壮硕的保镖围了上来。

    钟离孝感觉自己今天真的是宛如哔了狗一样倒霉。

    他看着两个保镖,心中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拖出去,打一顿吧。”酒保对于钟离孝这种人也十分的无奈,毕竟不可能真的杀了钟离孝吧。

    萧辰在一旁见状,有些不忍。

    另一旁的顾星摇了摇头说道:“像他这样的人,Z市起码有几万人。能管得过多少呢。”

    “管得过来管不过来那是天意,但是我遇上了,就一定要管。”萧辰摇了摇头说道。

    况且萧辰已经想到了,那桑亚雷国是有名的种植YIN栗的国家,是毒品的发源地之一。未曾不能够通过这个人来顺藤摸瓜。

    顾星看着走出去的萧辰,摇了摇头,将账结了也离开了。

    酒吧外。

    已经被两个保镖暴揍一顿的钟离孝,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哪一个地方是不疼的。

    萧辰走了上去,递出了一张卫生纸。

    钟离孝低下头,结果卫生纸,然后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鼻血。

    然后头也不回地想要离开这里。

    “等等。”萧辰叫住了钟离孝。

    钟离孝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用一种充满绝望的目光看着萧辰。

    那是一种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的绝望。

    就像是在最漆黑的夜里,见不到一丝光亮。

    钟离孝没有说话。

    萧辰叹了一口气,说道:“能和我所说你的事情吗?”

    “你想听吗?”钟离孝似乎也是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心中的苦闷,这么说或许不会有什么用,也不会对他的现实做出什么改变。

    但是说出来了之后,起码心里会好过一点。

    “几年前,我来到这个城市工作。”钟离孝回忆起以前的日子,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那时候我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工资也不低,还有一个爱我的女朋友。甚至她还怀孕了,我们都打算结婚了。”

    “但是,我染上了毒瘾。一切就改变了。”钟离孝说道这里,眼神之中有止不住的灰暗之色。

    “我工作丢了,所有的积蓄也用光了。甚至我的女朋友,她也和我分手。”钟离孝忍不住掩面哭泣了起来。

    萧辰听到了之后有些疑惑,她女朋友可是怀孕了的,那孩子怎么办?

    “至于我的孩子,她决定把他生下来,独自抚养。”钟离孝缓缓说道,语气之中透露出一股深厚的绝望。

    “唉。”萧辰叹了一口气,他能够理解那个女人,毕竟钟离孝染上了毒。

    这东西一旦沾上,就戒不掉了。

    如果还选择和钟离孝在一起的话,那就等于是自杀。

    “而前两天我回家,我妈给了两千块钱,就让我滚了出来。还说以后没有我这个儿子了。”钟离孝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显得有些癫狂。

    “或许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多余的存在吧。”钟离孝说道。

    萧辰摇了摇头,钟离孝的事情,并不是个例。因为XI毒而搞到家破人亡的案例,并不在少数。

    “你要戒毒。”萧辰对着钟离孝说道,“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的话。”

    “戒毒?我可以吗?”钟离孝抬起头,望着萧辰说道。

    “成败全看你自己。”萧辰道。

    戒毒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就算是萧辰,也没有办法百分百地帮助他人戒除毒瘾。

    “怎么可能呢?如果真的这么容易戒毒的话,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家破人亡呢。”钟离孝摇了摇头。

    萧辰一拳就打在了钟离孝的脸上。

    “清醒点,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就任何人可以帮助你。”萧辰怒其不争地说道。

    “相信自己?”钟离孝宛如落水快要淹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你能帮帮我吗?“

    “你想改变吗?并且愿意为此付出一切。”萧辰对着钟离孝说道。

    “是的,我想改变。”钟离孝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并且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萧辰听到了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于是打电话给夏长渊,要来了一个训练营的名额。

    这个训练营是保镖训练营。

    进入其中要经受非常非常艰苦的训练,毕业之后能够成为一个顶级保镖,收入也不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