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酒里有毒

    如果说钟离孝真的能够从训练营毕业的话。

    那么他的人生将会迎来彻底的改变。

    可如果毕业不了的话,那么他的人生还是会和现在一样悲惨。

    “对了,你平时买毒品,是从谁那里买的?”萧辰问钟离孝道。

    “一个叫做山鹰的人那里买的,他一般在宣爱酒吧里面卖这个东西。”钟离孝想也不想地就告诉了萧辰。“你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是警察吗?”

    萧辰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看到还有如同你一样的人出现罢了。”

    钟离孝听到这里,沉默了。

    他心中又何曾不恨那个山鹰,如果不是当初山鹰哄骗他抽了一根烟,他也不会成为一个YIN君子。

    只不过,恨归恨,他是没有胆量去报复山鹰的。

    一来是因为他自己都有毒yin,还需要山鹰给他提货。二来,就他这小胳膊小腿的,连山鹰手下的小弟都打不过,怎么报复?

    “祝你成功。”钟离孝沉默了许久,对着萧辰说道。

    然后接过萧辰给他的地址,转身离开了。

    他将要前往那个训练营,接受为期五个月的初步训练。

    如果能够经受住的话,他基本上就已经解除了毒瘾了。

    而且那时候,他的孩子也差不多要出生了。

    ……

    萧辰来到了宣爱酒吧。

    不同于梦螺酒吧,这是一家太过嘈杂的酒吧。

    青年男女们在舞池之中,随着灯光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萧辰没有让钟离孝跟过来,一方面钟离孝除了认个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二来,要是有漏网之鱼,知道是钟离孝出卖了他们。

    指不定会对钟离孝做出什么报复。

    这是萧辰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就一个人过来了。

    反正以他的实力来说,这个酒吧之中谁有什么小动作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萧辰来到酒吧柜台前,要了一杯酒就坐在哪里,等鱼上钩。

    一般来说,像他这样多金又是单身一人的,就是那些人的目标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穿着白色体恤,蓝色牛仔裤,光头,脖子上还露出了一部分纹身。

    纹身的图案是一只老鹰。

    他就是山鹰,是这个宣爱酒吧中的老大。

    虽然是个老大,但是也只不过是负责在这里拉人卖东西的小角色而已,就算抓住了山鹰,第二天就会有树鹰,花鹰的人出现,取代山鹰的位置。

    只有抓住他背后的供货人,才能够解决问题。

    而想要通过山鹰,找到他背后的供货人,无异于是非常困难的。

    “兄弟那里人啊?”山鹰不知道萧辰心中的想法,否则的话他可能就有多远跑多远了。

    “Y市人。”萧辰随便胡扯道。

    “唉呀妈呀,那咋不是老乡嘛,我也是Y市的。”山鹰非常‘震惊’地说道。

    “确实很巧。”萧辰假意配合山鹰的演出。

    “兄弟你来Z市做什么。我跟你说,我在Z市……”

    也不怪山鹰能够坐上这个位置。

    这就是一个十足的话痨。

    短短几分钟,就和萧辰说了一大堆东西了。

    当然,萧辰可以肯定,这个山鹰说的东西,百分之百的都是假的。

    “兄弟,抽根烟吧。”山鹰说着,从怀中摸出来一根烟,递给萧辰说道。

    “我不抽烟。”萧辰摇了摇头,说。

    “不抽烟啊。”山鹰有些遗憾地将烟收了回去,毕竟做他这种事,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没有得手之前最好不要让目标产生什么警惕心。

    “那来喝酒吧,我跟你说,这宣爱酒吧,心痛的感觉可是一绝,如果你不尝尝的话,那可就是白来了。”山鹰看着萧辰说道,“而且我看你投缘,我请你喝。”

    山鹰对着萧辰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关系非常好呢。

    不等萧辰回答,山鹰就已经让酒保端上来两被‘心痛的感觉’。

    萧辰拿起酒,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对于他来说,用鼻子分辨数万种药材的味道都不是难事,就算这毒溶于水之后无色无味,萧辰仍然能够分辨的出来,这里面是有什么东西。

    “怎么了?”山鹰看到萧辰没有喝酒,反而将酒拿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心中一突,说道。

    他可是听过,有些人仅仅用闻的,就能够闻出有没有毒的。

    难不成今天遇到高人了?山鹰默默想到。

    而萧辰则是笑意盈盈地看着山鹰,“你猜我在你的酒里面闻出了什么?”

    “什么?酒里面有啥?”山鹰心中一苦,这下是真的遇到了高人了。但是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这种时候只能够装疯卖傻。

    “二十万。”萧辰对着山鹰说道。

    对于他这种比较底层的人来说,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三十四万左右。

    山鹰面色一冷,他哪里听不出来萧辰的意思。

    “好,兄弟,我山鹰今天算载了。”山鹰对着萧辰说道,他可以肯定萧辰不是哪方面的人,因为哪方面的人是不会要钱的。

    “跟我来吧。”

    山鹰对着萧辰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离开之前对着柜台的酒保暗暗比划了一个手势。

    萧辰自然是看到了山鹰的小动作,不过他不在意。

    他的本意也是和山鹰现如今的打算是一样的。

    七拐八拐,山鹰带着萧辰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房间之中。

    这里根本就不会有酒吧的客人前来。

    “钱。”萧辰抱着双手,淡淡地说道。

    而山鹰则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萧辰。

    “你丫知道我山鹰是谁吗?敢跟我要钱。”山鹰拍了拍手,顿时涌进来四个拿着刀的混混。

    看来这就是他的小弟了。

    果然是混的很没有排面啊。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给了。”萧辰问。

    “给?”山鹰大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我告诉你,我山鹰今天不但不给,我还打算要抢一点回来。”

    “上。”山鹰一挥手。

    四个混混就挥舞着刀萧辰砍了过来。

    萧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然后山鹰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

    四个小弟就躺在地上呻吟了。

    “这是什么情况?”山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不敢相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