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神木雷

    这种浓郁到墨绿的雷霆叫做神木雷。

    原本是对神木或者是有极强灵性、可以孕育出智慧的植物的一种淬炼……

    或者说,是对植物优胜劣汰的一种方式。

    但是,无一不是适用于“灵”这个层次上。

    因为有赤月幻草为前提,他就没有考虑过,孕育雷脂的载体是什么样的了……

    现在,他对万古雷神木,经过数千年孕育出来的宝物图谋不轨被擦觉到了。

    就接到了对方送过来的超豪华见面礼了——一顿神木雷。

    既然是作用在灵物身上的雷,威力自然不可小觑。

    哎,没想到没想到,这次失算了。

    意料之外的感觉,令萧辰非常的不爽。

    把商溯和胡颦安顿好,确认不会被万古雷神木发现,萧辰就直奔那棵想要捅破天的松树。

    “小溯,萧辰他……会没事的吧?”胡颦小脸苍白,那张阳光明媚的小脸,也不见得有多少开心在里面。

    商溯低垂着眼眸,一边在暗恨自己的实力低微,一边希望着萧辰不要死在这里,徒留佳人伤心。

    “他可是爷爷也称赞不绝的人,就算是对萧辰没信心,对爷爷也要有吧?”

    商溯安慰的把胡颦拢入怀里,就像小时候在雨夜里,胡颦哄她睡觉那样。

    胡颦想到弟弟之前的那些行为,立马想通了什么,笑道:“小溯,你这哄人技术,可不怎么样啊。”

    商溯被嘴里的血水呛得直咳嗽,但是再一次希望萧辰可以拿到赤月幻草。

    另一边。

    萧辰在一片黏腻阴冷的泥水停下,毫不在意的擦掉脸上的蛇血,兴奋的舔了舔嘴角。

    这些毒蛇,不论是练成丹药还是什么,都是大补之物。

    但是,都比不上需要赤月幻草进阶的麒血蛇。

    古书上说,这种蛇是有一丢丢火蛟的血脉?

    萧辰眯着眼,手一挥,一条黑蛇就被烧成灰烬。

    再次腾身,避开雷霆之后,萧辰直冲距离不足百米的万古雷神木。

    卡啦……轰。

    左边不远处传来树木折断的声音,在赤月幻草和万古雷神木的滋养之下,这些树没有上千也有七八百年了。

    想要折断?以为是一根宽面嘛?

    腥臭的蛇口以肉眼难见的速度袭来,萧辰脸上闪过一瞬的错愕。

    快速反应过来,果断的把长刀立起。

    这头上百米长的赤红色大蛇的嘴,立马被戳了个对穿。

    简直是说曹操曹操到。

    被麟血蛇的毒液腐蚀,长刀开始散成火焰。

    墨蓝色的火焰,开始里应外合的燃了起来。

    麟血蛇的竖瞳紧缩,庞大的身体开始翻滚。

    水花四溅之中,蛇尾像是一把重矛,突破重重雨幕,直逼萧辰。

    呲啦——

    金黄色的火花四溅,漆黑的金属长刀带着火焰和袭来的蛇尾,短兵相接。

    萧辰一跃,跳到最近的松树上,细细的大量这条大蛇。

    全身上下,都是赤红色和黑色的鳞片相交,就像是一层密不透风的盔甲,防御力十足。

    偏偏这穿盔甲的东西,还是有点智商的,这一回强攻可能性不大。

    智取……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出这片结界。

    萧辰再一次躲开麟血蛇挥过来的尾巴,一个不留神,没有看见已经近在天边的蛇头。

    在空中没办法做太多动作,萧辰一扭身,才堪堪擦过毒牙。

    衣服被毒液腐蚀,萧辰健壮的胳膊也开始泛紫。

    萧辰眯着眼,开始考虑杀了这条麟血蛇,再扛雷击的可能性。

    虽然不是不会成功,但是麟血蛇在这世间已经所剩不多,他总不能让人家断子绝孙吧?

    轰隆!

    似乎察觉到觊觎赤月幻草的两人不在中争斗了,万古雷神木开始发动雷击。

    周围的树木纷纷受到牵连,满目疮痍。

    就连来不及躲避的麟血蛇,也差点被劈到七寸。

    呼……

    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风穿过残林枯枝之间,呜咽声四起。

    萧辰抬眼,看着无力趴下的大蛇。

    “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我之所以不对你下杀手,是因为你们种族。”

    一朵火焰突兀的飘在麟血蛇嘴前,大蛇疲惫的抬眼,疑惑的看着这个两脚兽。

    萧辰咧开嘴,笑道:“你为了赤月幻草,无非就是为了那里面的火之精华。”

    火焰晃晃忽忽的动了动,大蛇吐着信子,感受着那股浓郁至极的火焰精华。

    “怎么吧,你不捣乱,顺便吸引一下神木雷,我就给你两朵一模一样的,怎么样?”

    麟血蛇跟着火焰摇头晃脑,没有一丝要理会萧辰的想法。

    直到火焰“噗”的一声消失不见,麟血蛇才把目光放在这只,它从来不再放在眼里的两脚兽身上。

    萧辰也不说话,笑眯眯的和这条头脑简单、还没有四肢的大蛇对视。

    轰隆!轰隆!

    墨绿色的雷霆在云间酝酿,如果劈下来,就算是萧辰全力抵抗也会身受重伤!

    萧辰抿唇,无形的威压如海水一般,把麟血蛇打入深海。

    四面八方的重力让它受到了威胁,鳞片纷纷炸开。

    呼……

    大风突然刮起,一朵成人巴掌大小的蓝色火焰飘到麟血蛇嘴前。

    萧辰脸色黑沉的看着天空翻涌的雷电,沉声道:“你好好炼化这朵,或许还有机会和我一比,现在赶紧滚!”

    麟血蛇古怪的看了一眼萧辰,但麟血蛇被这朵火焰里浓郁的火之精华吸引住了。

    大蛇一口吞下去,看了看萧辰,尾巴摆动,留下一层薄膜之后,立马转身离开。

    几个呼吸后,那只庞大无比的麟血蛇已经消失不见。

    萧辰几个跳跃,来到那层薄膜边上。

    挑眉,高兴的捡起那层,像是廉价塑料一样的薄膜。

    这是麟血蛇近期才蜕下的蛇皮,是真正意义上的水火不侵百毒不惧的宝物!

    而时间越久的蛇皮效果最差,这一张无疑是最好的。

    刚好可以悄无声息的带走赤月幻草!

    神木雷这玩意,虽然说现在受万古雷神木操纵,但神木雷主要还是冲着赤月幻草去的啊!

    就算是他的火焰,可以扛住神木雷的雷击,但是不代表他本人会没事!

    那种酥麻的爽感,会让他顷刻之间丧命!

    萧辰屏气凝神,屈伸在茂密的针叶之间潜行。

    雷隶属于火,对于木类、植物类都是天敌、克星。

    然而或许是赤月幻草年份太久,导致这一片结界,长年累月的被神木雷淬炼,几乎所有的植物都是木火两类。

    年份久的,还带有了些许雷属性。

    萧辰一边叹息不能带走这些植物,一边以最快的速度窜上了万古雷神木。

    凌厉的雷霆紧随其后落下,焦糊带着黑烟的洞一个接一个。

    不消片刻,萧辰就踏入树顶的范围内。

    万古雷神木高耸入云,往下看去,入眼除了这一棵树的枝叶,就只有漆黑的、无边无际的乌云。

    浑身被蓝色的火焰包裹,每走出一步,萧辰的脚下打枝桠,都被灼烧成火块。

    虽说是树顶,但是这里却是由树枝构造成的祭坛。

    祭坛的中心,是一个紫绿交换的结界,把萧辰挡在那一株植物的外面。

    萧辰把那些伸过来的树枝都当作没看见,目不斜视的走到赤月幻草的旁边。

    原本狰狞的、张牙舞爪的树枝犹如青烟,瞬间消失不见。

    而那个看似极为麻烦的结界,犹如水幕一般,除了掩饰,毫无作用。

    萧辰用蛇蜕一把兜住赤月幻草,练草带土的包住,扎在腰上,拔腿就跑。

    跑的时候,一边感叹蛇蜕的简单粗暴以及方便,一边灵活无比的、七扭八拐的躲着神木雷已经偷袭的树枝。

    气都不带喘的跑到了结界的边缘,萧辰看到了胡颦和商溯。

    一手提一个,拎起就奔向那个开始缩小点洞口。

    轰!

    跃出洞口时,万古雷神木依然不死心的甩出一条树枝。

    商溯下意识的起身挡了过去,布料和肉被撕裂的声音,听着都疼。

    萧辰站起身,看了一眼皮开肉绽的商溯,觉得商溯其人,是真不如表面看到的那么精明。

    随意摸出一把草药,萧辰把它们化成药液,轻松地说道:“死不了。”

    原本还疼的脸色发白的商溯,那张脸立马又红了回来。

    看着远处开来的越野车,萧辰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面色平淡无奇的擦着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