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极乐毒

    赤月幻草已经到手了。

    萧辰也没有理由再呆在这里了。

    于是便带着胡颦和商溯离开了这片荒漠。

    三天后。

    萧辰再次回到三才门。

    “萧辰小友,你果然没有食言。”坐佑长老看着萧辰,哈哈大笑着说道。

    原本他是有些担心萧辰会食言,甚至会忘记他中毒的这件事情。

    从现在看来,倒是他自己小人之心了。

    “我说了要替坐佑长老解决极乐毒,就定然不会食言。”萧辰微笑着对坐佑长老说道。

    一旁的白宣看着萧辰,脸上也是止不住的欣喜之色。

    这段时间里,虽然坐佑长老身上的毒,被萧辰的丹药给压制住了,但是如果没有将毒彻底去除的话,白宣总是会感觉有一根刺压在自己的心头一样。

    白宣将萧辰引入了一间大厅之中。

    然后挥手让左右弟子都退下,大厅之中只留下了坐佑长老和萧辰。

    萧辰看着这副举动,有些疑惑地问道:“白宣门主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要告知与我不成?”

    白宣点了点头,然后和坐佑长老对视了一眼,这才开口说道:

    “上次,萧辰你灭掉了四极宗的三位宗主,剩下的那位宗主趁着这个机会,统一了四极宗,很有可能找萧辰你报复。”

    “为什么要报复我?他不应该感激我才对吗?如果没有我的话,他怎么可能统一四极宗。”萧辰半开玩笑地说道。

    但实际情况他也知道。

    如果不报复他的话,那位宗主恐怕难以服众。为了坐稳他的宗主之位,报复自己是必然的。

    “总之萧辰你千万要小心。”白宣有些担忧地看着萧辰,说道。

    萧辰点了点头,收下了白宣的关心,“我倒是不怕,但是你们三才门,倘若那四极宗再次来攻打,可有应对之策?”

    “萧辰公子不必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白宣对着萧辰说道,声音清脆宛如百灵鸟一样。

    “第一,经过之前的战斗,我的实力已经有所进步,第二,公西竹他们三位已经答应成为我三才门的客卿长老,第三,四极宗经过上次一战,实力下降的非常厉害,短时间是拿不出足以威胁到我三才门的力量的。”

    萧辰听到了之后点了点头,果然只有经历过事情才能够让人成长。

    不久之前,白宣还是一个各方面都有些稚嫩的门主,现如今已经将这些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萧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么为我找一间静室,我现在即刻为坐佑长老疗伤。”

    极乐毒这种毒,最难缠的地方,就是它的隐蔽性,还有附着性。

    只要没有将它一次性去除干净,那么它就会在人体内再次孕育,再次发作。

    之前萧辰给坐佑张长老的解毒丹就是这样的原理,将极乐毒给解掉,但是并不能够根除,所以需要长时间服用解毒丹来压制毒性。

    但是现在,已经有了赤月幻草,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世界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赤月幻草,就是极乐毒的克星。

    萧辰将手指搭在坐佑长老的手腕上,细细感受着坐佑长老体内的情况。

    良久。

    “你体内的极乐毒已经渗透进入你的骨髓之中了,”萧辰睁开眼睛,对着坐佑长老说道,“但是幸运的是,它并没有和你体内的真气融为一体。所以不算特别麻烦。”

    倘若极乐毒真的和坐佑长老的真气融为一体,那就只能够将坐佑长老的真气全部排出,才能够解决极乐毒。

    但是这样做,无异于是在自废武功。

    “这有什么幸运的。”坐佑长老可不知道极乐毒的特性,听闻萧辰说它已经深入骨髓,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长久以来,形容人得了绝症无非就是那两个词,什么病入膏肓之类的。

    听见毒素都已经渗透进入骨髓之中了,那肯定是没救了啊。

    萧辰摇了摇头,然后取出了赤月幻草。

    “这就是赤月幻草吗?”坐佑长老看着萧辰手中的这一株小草,仿佛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大的能量一样。

    “准备好了。可能会有点疼。”萧辰一手拿着赤月幻草,一手掐着印决,顿时一道赤红色的灵力就从赤月幻草中被萧辰逼了出来,然后缓缓融入到坐佑长老的身体之中。

    而极乐毒在遇到了这赤红色的灵力之后,就像是老鼠遇见了猫一样,争先恐后的从坐佑长老的体内往外钻。

    这下子可把坐佑长老给疼的不轻,因为这简直和全身上下有无数只蚂蚁在咬他的骨头的感觉一样。

    很快,坐佑长老的额头上就布满了阵阵的冷汗。

    而极乐毒,也从他的体表的皮肤一点一点地冒了出来,然后被萧辰收集在了一个玉瓶之中。

    极乐毒非常罕见,很有研究的价值,萧辰自然是不会放过。

    两个小时过去了。

    坐佑长老体内的极乐毒被完全逼了出来,而他整个人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液打湿了。

    “呼,终于弄完了。”坐佑长老语气虚弱地说道,然后一头就睡了过去。

    而萧辰则是摇了摇瓶子之中有点黑色的极乐毒,将其收好,准备以后研究之用。

    赤月幻草还剩下一半的药力,萧辰也将其收好。

    “萧辰,谢谢你。”守在门外的白宣,对着萧辰鞠了一躬,说道,“日后有用得着我三才门的地方,我三才门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哈,我和坐佑长老是朋友,这么说就见外了。”萧辰微笑着说道。

    看见萧辰的微笑,白宣感觉自己的心中仿佛吹过一抹柔润的春风一般。

    ……

    在三才门内呆了几天,确认坐佑长老身体内已经没有一丁点的毒素之后,萧辰又离开了那里,回到了Z市。

    一到Z市,萧辰的手机就冒出了各种各样的信息。

    由于三才门内地处偏僻,而且坐佑长老为了让弟子们不沉迷与手机网络,所以三才门内是没有网络信号的。

    “夜枭?他联系我做什么?”萧辰看着手机上的未读消息,有一条是夜枭发来的。

    于是萧辰带着几分好奇,准备和夜枭联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