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逼问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那人双目通红地盯着萧辰说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哦,倒是很有勇气嘛。”萧辰笑着说道,然后一掌派出。

    正中此人的脑门,当即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

    剩下的人见到萧辰如此杀伐果断,不由得齐齐打了一个冷战。

    “你们三个,谁说出来,我就饶他不死。”萧辰对着剩下的三名俘虏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意。

    “我说,我说。”终于有人承受不住死亡的压力了。

    他们四人虽然是组织的人,可全都是外围成员,对组织根本就没有多少忠心可言,所以说在这种压力下,承受不住也不足为奇了。

    “那么,告诉我。你们来迪亚斯坦的目的是什么?”萧辰目光紧紧地看着其中的一个人说道。

    “大哥,我们真不知道啊。”三名俘虏齐刷刷地磕头说道,似乎是觉得这样很有生命的危险,所以就对着萧辰继续说道,“我们几个只不过是组织的外围成员,小虾米,根本不知道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啊。”

    “那你们知道些什么?”萧辰皱着眉头问道,仿佛只要他们敢说不知道,下一秒就会把他们三人统统给杀掉一样。

    那三人听到了萧辰的话之后,齐刷刷地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对着萧辰说道。

    “大哥,我知道一个情报。”其中一名俘虏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

    萧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说,说出来,我可以不杀你。”

    “我知道,我们组织的一伙杀手,去暗杀国王了。”那名俘虏连忙说道,生怕有人抢先了一样。

    “暗杀国王?”萧辰皱着眉头,这组织到底想要干什么?

    暗道里来说,这玩意儿的行事不应该是偷偷摸摸的嘛,怎么想现在搞的这么大动静。

    于是萧辰看着俘虏说道,“给我详细说说。”

    而一旁的王子听到了组织打算暗杀国王的事情之后,整颗心都悬了起来,竖起了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详细的我也不知道,我只不过是偷听到,组织派出了一队人前去暗杀国王。”那名俘虏摇了摇头说道。

    “混蛋,你给我说清楚点。”王子听到了之后不淡定了,冲上来揪住这名俘虏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问道,那可是他的亲生父亲。

    这名俘虏对待萧辰的时候,或许很客气,但是在对待王子的时候,就显得十分的淡定了,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但是在不经意间瞥到了萧辰那冰冷的目光的时候,他连忙说道:

    “这,我也不清楚啊,我只是一个小角色,知道这件事情都算消息灵通了,至于更加详细的暗杀计划,我怎么可能知道。”

    “可恶。”王子气呼呼地一拳打在了那名俘虏的脸颊上,然后准备电话联络国王。

    但可惜的是,打了许久,都没有打通。

    这时候,王子身旁的一个侍从方才提醒到:“王子,您忘了吗?今天国王陛下准备游行的,现在可没有功夫接电话。”

    王子听到了之后,愣了愣,他好像的确是想起来有这么一件事情了。

    只不过现在的时间,距离游行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不到了。

    如果换做他是那些想要暗杀国王的人的话,一定会选择趁国王游行的时候,暗杀国王的。

    “萧先生,我恳求你帮我救下国王。”王子走到萧辰的面前,行了一礼说道。

    至于其它的人,王子则是连看都不看。

    毕竟刚才的事情已经充分表明了,萧辰才是靠得住的那个人。

    君不见其他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清醒过来吗?

    所以王子除了拜托萧辰,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萧辰思考了一会儿,他来迪亚斯坦,就是为了组织而来的。

    既然不知道组织的真实目的是什么,那就让组织想做的每一件事都做不成,就可以了。

    “好,我答应你。”萧辰对着王子点了点头。

    ……

    “门德斯陛下,游行的车队已经准备好了。”一名穿着得体的侍从对着门德斯说道。

    门德斯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仍然能够从他的双眸中看出一抹锐利之色。

    在他成为迪亚斯坦的王的时候,迪亚斯坦可是十分混乱的。

    而如今,他已经让迪亚斯坦恢复了安稳与和平。

    国王的权力,也在他这一代,空前的扩大,可以说,他一个人,就掌握了整个迪亚斯坦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一个象征意义上的国王。

    当然,这也只有门德斯能够做到。

    在他之后,或许不会再有这么杰出的国王。

    “威亚戈,你跟着我多久了。”门德斯看着面前的侍从,突然问道。

    这侍从虽然穿着得体,而且看上起十分精神,但是头顶有些花白和微秃的头发,已经出卖了他的年龄。

    “恐怕得有二十多年了。”威亚戈看着门德斯,语气十分恭敬地说道。

    “是啊,不知不觉就二十年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卸任了。”门德斯有些唏嘘地说道,“现在回想起来,你刚刚遇到我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仿佛都还在昨天。”

    威亚戈微笑了起来,“陛下,不用怀缅,我会跟着您一起退休的。”

    门德斯听到这里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就好。”

    然后他就走出了宫殿,坐上了一辆特制的防弹轿车。

    他今天的路线是绕着整个首都环行一圈,然后在首都最大的广场发表演讲。

    “出发吧。”门德斯坐上了车子,对着司机说道。

    然后车队缓缓行驶。

    而萧辰,就不紧不慢地跟在车队后面。

    威亚戈倒是没有和门德斯一起去,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刚才的一番对话看似没有什么风险,实际上却是门德斯的试探,如果他仍然贪恋权力的话,那么想都不用想,在退休之前,门德斯绝对会将威亚戈给清洗掉。

    毕竟王子可没有门德斯的能力和魄力。

    所以门德斯能够做的,就是尽量为王子铺平道路,这一两年,那些大臣们,七七八八都换了一批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