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摆平麻烦

    果然,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

    威亚戈果然十分的了解门德斯。

    至于门德斯到底有没有发射导弹的打算,这一点萧辰在一旁可以作证。

    确实都准备发射导弹了。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背叛我?”门德斯语气不善地说道。

    “因为我手中有一张底牌啊。”威亚戈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来,然后就是一阵撕扯声。

    随后门德斯就听到了一个让他十分熟悉的声音,正是王子安得列的声音。

    “混蛋,你把安得列怎么样了?”门德斯听到安得列的声音之后,瞬间就不淡定了,一瞬间从一个铁血的国王,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

    威亚戈自然也听出来了门德斯语气的改变,桀桀地笑道:“如果你现在发射导弹的话,安得列就会和我一起被炸上天。”

    任何人都有软肋,而安得列,就是门德斯最大的软肋。

    “可恶的混蛋,你想要什么?”门德斯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既然威亚戈如此大费周章,那么肯定是有所图谋的,这让门德斯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下,既然有所图谋,那么就有谈判的可能。

    “不,我亲爱的国王陛下,我只是想要活命而已。”威亚戈对着门德斯说道。

    就在他们两人扯皮之时。

    迪亚斯坦境内一个名为哈泰谷的地方,这里终年被积雪覆盖,形成了数千米深的冻土层,比钢铁还要坚硬。

    三个穿着黑袍的声音出现在了山谷之中。

    “行动失败了,有人在捣乱。”一个声音低沉地说道,他是沃克,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之一。

    “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一个人说道,用脚踏了踏脚下的永久冻土层,坚硬如铁的泥土被他一脚踏裂开来,他是克莱夫,也是这次行动中三位负责人中的一位。

    “我提议放弃这次行动,从长计议。”剩下的一个人说道,他是威廉姆斯。

    “可是如果放弃的话,说不定会引起门德斯的警觉,到时候我们想要在动手,可就困难了。”沃克反对道。

    “不可能,除了威亚戈,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目的是这里下面的那个东西。”威廉姆斯继续说道。

    “那威亚戈有没有可能将这件事告诉给门德斯。”沃克继续问。

    “目前来说还没有,他的一言一行都还在我们的监控之中。”威廉姆斯回答道。

    沃克听完了威廉姆斯的回答之后,在原地走了几步,然后双手一拍,抬起头来看着威廉姆斯,说道:

    “那么,如今的办法,就只有干掉威亚戈,他随时都有可能叛变。”

    听到沃克的话,克莱夫大笑了起来,“放心吧,我早就在威亚戈的体内放置了一个毒胶囊,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毒胶囊的外壳就会溶解,到时候他肯定会死。”

    克莱夫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遥控器,上面有一颗红色的按钮。

    在手中抛了抛。

    “那还等什么,杀掉他。”威廉姆斯催促道。

    “可杀掉他之后,我们的任务怎么办。”沃克突然想了想,说道。

    “放心。”

    威廉姆斯拍了拍沃克的肩膀,说道。“根据我们的情报,门德斯再过一段时间就要退位给安得列了。”

    “是吗?那就太好了。”沃克放心了下来。

    毕竟他担心的,只是面对门德斯这只老狐狸。如果门德斯发现他们的行动的话,绝对会用导弹轰平整个哈泰谷,到时候,他们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安得列,新王刚刚上位,能不能够重获权力都不好说,他们一点都不担心。

    “所以,任务暂时中止,等待安得列继任的消息。”克莱夫说道,然后狠狠地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随后在很远很远的一辆防弹车上的威亚戈突然一抽搐,然后口角流下了一缕暗红色的鲜血,临死之前,他后悔不已。

    “看来,果然不能够与虎谋皮。”威亚戈低着头,喃喃说道,然后头一歪,死掉了。

    威亚戈一死,车上的人瞬间就慌乱了起来。

    安得列见状,趁机站起来说道:“我是安得列,现在主谋已经死了,如果你们能够主动把我给放了的话,我可以看在你们主动认罪的份上,饶你们一命。”

    安得列其实十分的悲催。

    不久前刚刚经历了管家的背叛,被毒药给毒翻了。

    随后又被几个蒙面人给绑架了。

    最后发现,幕后的主谋竟然是他自己最亲爱的威亚戈叔叔。

    这让安得列如何能够承受得起。

    不过身为迪亚斯坦的王子,还是有些能力的,换做一般人的话,指不定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安得列?什么情况?”门德斯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递了出来,惊讶地问道。

    他还在发愁怎么解决威亚戈,同时不伤害安得列。

    但是现在威亚戈竟然就这么死了,而且安得列一点事情都没有。

    门德斯的心中,苍天呐,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替我做的好事啊。

    ……

    “唉,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啊。”萧辰揉了揉自己他头说道。

    在威亚戈死后,他又在迪亚斯坦搜寻了两天,结果组织的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萧先生不必担心,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都会通知您的。”安得列在一旁笑着拍了拍萧辰的肩膀说道。

    他已经将萧辰视为了最重要的贵宾。

    毕竟他的命还有他父亲的命,都是萧辰救下来的。

    “也只能如此了。”萧辰无奈地点了点头,如果组织的人一心想着躲藏,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迪亚斯坦那么多人,总不可能一个一个地拉出来问到底是不是组织的人吧。

    “那我就先回国了。你有什么消息立马联系我。”萧辰对着安得列说道,他刚刚接到消息,有人想找他的丹药公司合作,这让萧辰不得不赶回去一趟。

    “没问题,萧先生就尽管放心,有任何风吹草动,我都会告诉您的。”安得列握着拳头说道,“这可是我的国家,绝对不容许那些人在这里乱来。”

    萧辰听到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就踏上了回国的旅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