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药物抗性

    五百五十米、高耸入云的腾云楼,是X市的标志性建筑物。

    萧辰松了松自己略紧的领带,旁边的女秘书疑惑地看着这位很少露面的萧总。

    “还有半个小时,我们需要去旁边的咖啡厅等一会吗?”王思思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萧辰捏着衣袖,轻笑一声,“没必要,我们进去吧。”

    走入这座,前台接待立刻走了过来,带着甜美的笑容问:“先生您好,请问是预约还是就餐?”

    王思思一步上前,冷漠的说着:“预约,075号。”

    接待尴尬的一笑,把两人引入电梯。

    萧辰看着跳动的序号,脸上带着一股漫不经心。

    这次的合作其实完不完成,对公司来说都没什么危险。

    “您好,请问是萧辰先生吗?”女侍者穿着华丽的旗袍,站在电梯旁边。

    电梯门一开,女侍者就满面笑容的看向萧辰和女秘书。

    萧辰抬眼,把脸上的冷淡掩去,换上一副温和的模样。

    “我记得,我提出的合作条件之一,就是有足够的资金,现在要是不能把八十八层包下来,那我就有点看不起了。”

    王思抿着要抽搐的嘴角,何家虽然是X市的豪门世家。

    可这并不代表,何家有能让他们亲自过来资本。

    他们现在过来了,优势也没了一半。

    虽然不知道这老板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王思思是极为不赞同这种做法的。

    女侍者依旧在笑着,神态里却是带了一点不屑。

    萧辰没有多说什么,对着秘书招了招手,和女侍者一起离开电梯。

    “收起你那些不屑的眼神,何家既然可以在X市沉沉浮浮上千年,那就不是你这类人可以小觑的——庞然大物。”

    萧辰似随心一说,王思思却是难堪的咬住红唇。

    坐在正位上的中年男人笑着站了起来,“初次见面,萧先生,中午好。”

    萧辰点了点头,忽略走过来想要握手的中年人,直径做到了旁边的木椅上。

    “长话短说。”萧辰敲了敲桌子,看这个中年人的鹰眸目光如炬。

    他把玩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一把手术刀,指尖旋转的手术刀折射着晃眼的光线。

    中年人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萧辰那把在指尖舞动的手术刀,咽了口口水。

    萧辰另一只手,再一次轻轻敲了敲桌子,笑道:“何先生,念在您是长辈,综合医院的医用器材我可以搞定。”

    “但是……这股份,是不是也应该由我来分?”萧辰停下手术刀,狂妄至极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咬了咬唇,想到家里老人交代的,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好,好!这是,萧先生说了算!”

    中年男人压下自己的不理智,“我何家一定会协助萧先生的!”

    萧辰拿着手术刀的刀柄,一下又一下的敲着桌面。

    “王思思,还愣着干什么?”

    秘书立马回过神,不慌不忙的把手里都合同递给脸色黑沉的中年男人。

    中年人脸上瞬间变得色彩缤纷起来,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

    奈何萧家……不,是萧辰一人的威势,他还是咬牙切齿的签下合同。

    站在旁边的王思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合同是她自己亲自去打印的,起初他看着到这些条款,还在嘲笑老板的白日做梦……

    现在看来,还沉浸在自己梦里的、还没有醒的,是她自己。

    还不到半个小时,一份天价的合同就签好了。

    既可以轻轻松松的打入X市的医药市场,又让何家出了血还不得不保护他们。

    萧辰嘴角带笑,没了之前的冷硬,他语气温和的对着王思思说:“王秘书你先回去,我在这边逛逛。”

    王思思把惊讶、痴呆的神情,以及发散出去的思维立马收回来,目光复杂的应了一声。

    萧辰这人确实很好,人品外貌家世都是顶尖的,就连待自己的家人也很好。

    没到一个地方,都要去踩点当地的美食街,或者是隐秘的漂亮地方。

    今天的王思思,再一次感叹自己命不好。

    确实如王思思说的,萧辰现在真在腾云楼的东大街逛街……

    他一个大男人没什么好逛的,主要是找找又没有什么独而好的小馆子。

    或者是花鸟店之类的,服装店倒是其次。

    繁华热闹的街道,不缺少游人和旅客,也不缺少鳞次栉比的商铺。

    社会的快节奏,让很多人有了难以忍受的压力。

    男人双目通红、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即使是撞到旁边,打扮靓丽的女孩子,也不会说一两句道歉的话。

    人群的厌恶心理开始传给每一个人,人流靠近男人时,开始自觉分开,绕开他。

    男人额间青筋鼓起,神色开始狰狞。

    男人突然暴起,拉住身边的一个女孩,对着人群怒吼:“凭什么!凭什么!”

    “你们凭什么过得那么舒心!都是一样的人,凭什么可以活得那么肆意!”

    男人力气极大,被扼住脖子的女孩已经开始面色发紫。

    “他妈的,就一个小孩都活的好好的,你他妈的,要死,一起死啊!活着,有什么好的!”

    话音未落,男人手里的试管直接掉在地上。

    幽蓝色的液体,一接触空气就开始迅速挥发。

    呛鼻的气味,引得驻足停望的行人开始捂鼻咳嗽。

    人群开始恐慌,所有人都开始远离这个地方。

    然而还没走几步,就开始有人晕倒。

    不知为何,男人却是一点事也没有。

    看到不远处的萧辰,男人立马丢下手里奄奄一息的女孩,快步走到萧辰旁边。

    拽住萧辰的领带,一把水果刀架在萧辰的脖子旁边。

    “老子,就是被你们这样的人害的!活的好吗?老子带着你一起下地狱!哈哈哈……”

    远处传来救护车和警车的警笛声,男人神情愈加癫狂。

    当他看到也不见丝毫慌张的萧辰,只觉得可笑讥讽,水果刀更进一步。

    死到临头了,还这样故作淡定吗?

    要不是他对这种药有一定的抗性,他也早死在噩梦之中了!

    旁边突然冲出一个男生,男生趁着男人的注意力在萧辰身上,跑到旁边的消防栓,往里面到了什么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