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意外事故

    转动消防栓,男生大喊了一声“小心”,便抱头窜开。

    萧辰也一把撂倒男人,避开了喷射而来的水柱。

    冲击力极强的水柱直接把男人冲晕,并且怼到了电线杆上。

    浓郁的炒肉香和刺鼻的气味相互交杂,逐渐变淡。

    警车也开始渐近,警员和医护人员匆匆忙忙的下车,进行工作。

    这次行动的队长何警员放下手里的对讲机,看着仅站着的两个人,沉声问:“谁报的警?”

    萧辰拍掉落在西装上的水珠,“不是我,你们可以调街道监控,我是被挟持的人质之一。”

    不远处还在揉自己湿了的头发的男生,听到这句话之后,嘴角微微抽搐。

    也不知道刚刚,轻轻松松就把人给撂倒的是谁。

    医护人员走过来和何警员报告,萧辰占着自己五感敏锐,听了一耳朵。

    “目前没问题,但是空气里的挥发性气体还有待追究。”

    “人群大范围的陷入昏迷,面部狰狞。”

    “具体情况很有可能是做噩梦,应该是这些气体造成的。”

    “应该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谁有解药,或者是缓冲剂之类的,中和了那种药。”

    何警员点了点头,看着萧辰没有说话。

    萧辰这人,他是认识的。

    他今天出门的时候,有幸看到了的伯父今天要见的那个、狂妄至极又极度奢靡的大客户的照片。

    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何警员收起自己打量的眼神,“目前就你们两个还有意识,请配合我们,到警署去做一下笔录。”

    萧辰颔首,毫不在意的坐进了停在路边的警车。

    开始还犹犹豫豫的男生看到萧辰那么果断,又想起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摄像头。

    男生吸一口气,也坐进萧辰后面那一辆警车里。

    两人被分开做笔录,萧辰条理清晰的说出整个过程,很快就结束了这一场无聊的记录。

    两人站起身,萧辰准备离开这个糟心的警署已经城市。

    询问的警员挠着头,憨憨的的笑着送萧辰离开。

    “哦,对了,那个男孩,好像往消防栓里丢了什么东西进去。”萧辰眯着眼睛,看着单项玻璃内的男生。

    看着像大学生,差不多大三大四了吧?

    看向面色沉稳的何警员,萧辰说:“你们最好问清楚,可以和别的药剂抵消的东西,也未必是好的。”

    何警员一愣,后面才反应该来,立马拿起对讲机,告诉里面的警员着重问。

    面对警员的冷面询问,男生也回答的不慌不忙。

    萧辰挑了挑眉,带着一层似笑非笑的面具,看向何警员,“这小孩不错啊。”

    随后又说道:“这年头的小孩,都有这么淡定从容淡定的气势吗?”

    已经奔三的何警员:……

    你自己比对方也大不了几岁好吧!

    何警员知道对方是认出自己了,也不造作,虎着一张脸。

    何警员:“还好,是附近医学系的大三生,估计是手术做多了,害怕什么的,没表现出来。”

    萧辰抱胸靠在后面的办公桌边上,手指敲着自己的肱头肌。

    “他叫什么?附近的大学……我记得是国内医学方面颇有名气的X大吧?”萧辰笑容轻松,言语之间却是肯定。

    何警员偷偷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着:“盛志宁,外地Y市的。”

    问到这,萧辰也没有继续问了。

    只是远离了这边,有眼力的警员立马带着萧辰去一旁休息。

    没多久,盛志宁和那个审问的警员就出来了,要带着盛志宁走出警署。

    “谢谢你的配合,也谢谢你将这次的受伤人数降低到最少。”警员没了审问时的一板一眼,温和的和盛志宁说着。

    盛志宁不好意思的挠头,也没了之前应对警员的从容不迫,到有点不好意思。

    萧辰靠在们的旁边,不远处是之前那个一直在审问他的警员,“张警员。”

    要送盛志宁离开的张警员一愣,“先生认识我?”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晃了晃自己停留在搜索页面的手机。

    只听萧辰笑道:“只是你的工作做得非常不错,所以我一个外地人都知道你们警署的各种传奇了。”

    张警员也见怪不怪的点了点头,这年头网民根本不可忽视,隔壁的网警工资都要比他高很多呢。

    “刚才那件案子,已经被有心人传了出去了,你们不想办法解决吗?”萧辰划到新闻板块。

    张警员看到那些恶意的揣测和辱骂,也不大在意的摆手。

    他看了萧辰几眼,才转头对盛志宁说:“萧先生是个商人,算不上好人,但是他身边的保镖是足够保护你的。”

    萧辰就站在那里,任凭张警员瞅。

    最终,张警员还是没能成功的把人给送到警署门口。

    因为嫌疑人已经醒了,刚刚阻止了自杀。

    电话里隐隐约约提到了腾云楼北街的医院,萧辰笑着偏过头,看着这个年轻富有朝气的男生。

    “现在快十二点了,要一起吃个饭吗?”

    即使是上亿合同的合作伙伴,也未必能得到,与萧辰共进一餐的机会。

    站在警署门口,皮肤接触到空气里灼热的,盛志宁又看了看对方开过来的迈巴赫。

    一边资本主义感叹不同命,一边含泪点头应下萧辰的邀请。

    萧辰看着这个,把心事都写在脸上的大男孩,挑眉笑了一句:“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盛志宁一愣,收敛神情,咧嘴笑的阳光灿烂:“那倒不至于,萧先生都开得起,公司经济状况,应该不错啊。”

    问题被四两拨千斤的挑了回来,萧辰也没有接话,直径坐到车子里。

    等到盛志宁也做了上来,萧辰才让司机开去吃饭的餐厅。

    独立的包厢里,两个男人都先选择了吃饱再说话。

    没多久,萧辰就放下筷子,盛志宁也躺下筷子,礼节性的擦着嘴。

    萧辰抬眼看到了这一幕,拿着杯茶喝也没多说什么。

    茶杯被放在桌面上,轻响也让盛志宁脸上带上了一丝沉稳。

    只听对面的成年男人开口问:“我听何警员说,你是X大的医学生?”

    盛志宁笑着点了点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说到这,两人相视一笑。

    盛志宁也立刻明白了,对方在大学期间,也有可能修过医学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