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袭击

    知道对方和自己有点相似之处之后,盛志宁放松自己,靠在椅背上。

    他比划着说:“但是我爸妈都想让我学这个,我也不好做个孽子吧?”

    萧辰也无奈的笑了句:“确实不能。”

    男生又坐直身体,“诶,也别看说的那么严重,其实学医挺好玩的。”

    说到自己的专业,盛志宁简直就是两眼放光,“只不过那些没读过的,肯定会觉得很枯燥无味。”

    盛志宁看到萧辰没有改变过是脸色,开始有点兴奋:“我出来也不是因为玩,是因为系里想进一批新的器材。”

    “但是……奈何赞助商都被别的系拉走了,我们系的女生又是一群解剖狂魔……”

    说到苦恼的地方,盛志宁抱着头磕在桌子上。

    萧辰喝了一口茶,轻笑一声:“所以,就让你出来拉赞助商了么。”

    盛志宁搓了把发热的脸,自我放弃的应了一声。

    看出男生的腼腆和不好意思,萧辰又抿了一口茶,神色不变的继续问:“那你之前丢的药剂是什么回事?”

    盛志宁也没有隐瞒,神色坦荡当的看着萧辰:“那是我室友研究的一种……空气新鲜剂。”

    说到这了,盛志宁的脸一阵扭曲,“本来是要拿给女朋友的,结果人家女生嫌弃这个太冲了。”

    萧辰低沉的笑声响起:“我猜,最后,是不是还导致分手了?”

    “是啊。”盛志宁喝了一口果汁。

    “想要分清楚女人的想法真的很难,我之前本来是要揣支藿香正气水来着的。”盛志宁两三口就喝光了果汁。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不过也不尴尬。

    手机振动的声音突然响起,萧辰下意识的一愣,直直的看向声音的发源地——盛志宁的腰包。

    盛志宁一愣,立刻向萧辰道歉:“对不起啊,我同学打来的电话,估计催我回去。”

    萧辰颔首,慢悠悠的又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那去吧,回去的路上小心。”

    男生嘿嘿一笑,便转身离开。

    萧辰垂眸,眼角余光印着门开合的光线。

    门外的声音消失之后,萧辰曲起手指敲着厚实的八仙桌。

    良久,口袋里的手机孜孜不倦的播放着歌声,萧辰才动了动。

    看到是王思思的来电,萧辰不急不慢的接通电话:“怎么。”

    王思思一噎,压下自己语气里的其他情绪。

    女人公事公办的说:“刚刚何家打电话过来,传了一段街道的监控视频过来,说是想要问问您的意见是?”

    萧辰挑了挑眉,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越过上边,越过警署来办事啊。

    他可是良民。

    萧辰重新拿了一个茶杯,摩挲着说不上好的陶瓷。

    看着茶杯内部的花纹,萧辰神色平淡至极:“该怎么办,就这么办,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X市上边的人。”

    王思思一愣,撇嘴,你现在可是掌握着何家的资金,不就是何家的上边嘛。

    “好的,萧总。”

    虽然很不解,但是王思思依然好好的保持着自己的职业精神。

    “对了,去查查X大的医学系是不是有个叫盛志宁的男生。”萧辰把茶杯扣回原位。

    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服,看不出喜怒哀乐,“再看看他是要为哪个项目拉投资,以公司的名义投一笔资金。”

    王思思心里暗自吐槽不把钱当钱看,但是还是乖乖的应下。

    萧辰滑动手机,购买返回海陵市的机票。

    边走边看着手机,脸色不太好看,“J市的拍卖会?”

    “啧,这帮变态,又弄到什么东西了?”萧辰低声嘟嚷。

    来到楼下的柜台结账,一抬头看到神色惨淡的服务员。

    萧辰不动声色的扫视四周,去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玻璃制的柜台被敲响,不紧不慢的敲击声,像是落在人的脊柱上的重锤。

    女服务员忽然就掩面痛哭起来。

    敲击声一顿,萧辰面色古怪的看着女服务员。

    “小姐,你首先得告诉我,你是泄露了我的信息,还是怎么?”萧辰把卡推过去,看不出一丝恼怒。

    看到女服务员微僵的身形,萧辰眼里闪过一抹了然,“这样我要投诉你也得有理由啊。”

    旁边想要帮忙的客人停下脚步,自觉地离柜台远一点。

    萧辰最后还是通知了何警员,让他把这个古怪的女服务员带走。

    自己则坐着晚上八点的高铁,离开这座麻烦的城市。

    “叮咚,各位旅客朋友大家好,欢迎乘坐本次列车……下一站J市。”

    机械的播报音,让这节空荡荡的车厢莫名阴冷。

    窗外是模糊成影的黑夜,和天上影影绰绰的星点。

    这节车厢的人少的可怜,刚走进来的萧辰,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电子票。

    在心里嘀咕鬼气森森的,压下心里那股发毛的感觉,安然的坐在自己靠车厢中间的位置上。

    高铁飞速的在轨道上行驶,临近深夜十一点,除了时不时的低鸣,再无其他声响。

    萧辰猛地睁开眼,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果断的站起来,大步向前走,想要离开这节车厢。

    须臾之间,星星点点的火星开始闪烁,带着火星子的刀尖直逼萧辰背心。

    铛!

    漆黑的长刀直接挡下那把匕首,萧辰往后退开两步,冷着脸,任凭手里的长刀消散成光点。

    而偷袭的瘦高男人,则是狼狈的退后数十步,擦掉嘴角的血,一脚踩在自己刚刚吐的那淌血上。

    高瘦男人目光狠戾的看着萧辰,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

    呜——

    原本的一点点光芒也消失不见,耳内嗡鸣声乍起,数十双绿油油的眼睛在车厢内出现。

    旁边的乘客也开始站起身,高铁进入隧道,黑暗吞噬光芒。

    粗重不似常人的呼吸声,衣服被撕碎的声音响起。

    风从不知何时开起的窗户涌入,一股腥臭味也被带起。

    手里的长刀眨眼之间就凝聚成型,干脆利落的向后一劈,温热恶臭的血溅在了萧辰的脸上。

    拿刀的手,已经被不知名东西的利爪划破,仅仅只剩一层皮做连接。

    呜——

    高铁除了隧道,比X市发展的要好得多的J市,在路边都按上了明亮的路灯。

    萧辰侧过脸,看着高瘦男子原本站的地方。

    那是一只一只高达两米,长着豹头,背部和手臂已经变成豹子的前肢。

    下体却依然是人类的模样。

    而那些和萧辰同一个车厢的人,都已经开始变了模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