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八章偷听

    高铁经过的低鸣声人耳鸣阵阵。

    这节靠近末尾的车厢里,只有数十名乘客。

    而现在要是让旁人看见了这幅场景,除了吓得七窍升天,就没其他的想法了。

    除了站在中间,被一群怪物包围的俊朗男人。

    这节车厢就只剩一群,带着一点点人的特征的怪物了。

    而且怪物还不全是同一个种族的。

    他们或是虎头熊掌,或是蛇尾鹰爪。

    总而言之,都保持着一部分人类的特征,身体上,却又接上了动物攻击力最强的部位。

    萧辰没有受伤的手拿过刀,毫不在意自己另一只快要掉在地上的手。

    他现在的情况,用进退维谷也不足以形容。

    刀柄轻转,萧辰侧开身体,毫不在意滴答滴答掉落的血,似笑非笑的看着过道两边的怪物。

    空气凝滞,这一群怪物警惕的注意着萧辰的一举一动,想要偷袭重伤这个不知好歹的人。

    萧辰毫不在意他们这些小心思,勾起唇角,嘲讽的神色溢于言表:“你们……天生的?”

    为首的豹头人也不接话,就只是用着自己贪婪的目光,看着萧辰的断臂。

    萧辰明白了对方的目光,“想要吃掉我?看来,不是天生的豹人……我现在有点好奇,你们是谁造出来的了。”

    这种没有神智,又可以接收命令的怪物,肯定是半成品。

    虽然看着很好用,但是谁敢确定它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长刀在手里缓缓消散,萧辰若无旁人的拿出一张手帕,擦拭自己手臂上的鲜血。

    猩红的血被擦开,那一道直接抓断了萧辰手臂的抓痕里,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肌肉的生长,经脉的拉伸,以及骨头的堆叠……

    豹头人喉咙间发出一股低吼,它在这股诡异的愈合力之下,感觉到了莫大的压迫以及死亡的降临。

    萧辰看着豹头人停留在原地的残影,喉头滚动,一股不屑的轻笑发出。

    呲——

    不知何时凝成的真气长刀,朝着身后袭来的豹头人劈下。

    刀刃上死亡的叫嚣和忽冷忽热的触感,被大脑传来时,豹头人才恍惚意识到死是什么。

    长刀毫不留情的劈下,血液和各个器官散落一地,萧辰的身上却是干净如初。

    血腥味刺激了所有的怪物,本就骚动不已的怪物们直接冲向了萧辰。

    鲜血的恶臭味开始四散,高铁的低鸣伴着这群东西的低吼,像是正在演奏一章亡灵曲。

    在各种奇形怪状的“人类”面前,萧辰犹如中世纪的贵族绅士,带着虚伪的笑意,穿梭、游走在它们之间。

    每掠过一个,长刀便又染上一抹暗沉的红色。

    鲜血溅上车窗,连带着窗外的黑夜也变得鲜红。

    仅仅只是半个小时,原本干净整洁的车厢里,残肢断臂,尸横遍野。

    人间地狱,莫非如此。

    萧辰理了理自己不太整齐的衣服,抬眼,看着末尾处,神情戒备的蛇尾人。

    忽略下半身的蛇尾,和布满绿色鳞片的双臂,这个怪物有可能是最像人的一个。

    萧辰打量一眼,轻松地笑道:“半成品?看起来不错。”

    话音一落,萧辰就像一颗子弹一样,直直的冲了出去。

    长刀随心而动,带着滚滚真气悄无声息的触上蛇尾人防御的胳膊。

    吱——

    犹如两块坚不可摧的金属互相碰撞,尖锐刺耳的声音炸响。

    萧辰轻飘飘的落在三米之外,惊讶的看着反射着冷光的那双手臂。

    蛇尾人吐出细长的蛇信,目光冷静而警惕,他一字一句的说着:“萧、辰。”

    萧辰掀唇一笑,非常敷衍而不着调的回望对方。

    “叮咚。尊敬的乘客J市还有五分钟到站,请到站的乘客收拾好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萧辰目光上过一抹惊讶,随即对上蛇尾人开始四处打量的目光。

    蛇尾人也坦然对上,拉开嘴,露出尖齿和恶意满满的笑容,嘴里轻轻的吐出:“死。”

    萧辰挑眉,看着已经滑行过来的蛇尾人,手臂轻轻的一挥。

    磅礴的真气,带着融化万物的灼热扑面而来。

    蛇尾人一瞬间怔住,回神爆发出自己最大的求生欲,想要逃离这一片地狱。

    然而,此时想要离开,已经是痴心妄想。

    只不过是刹那间,无形的真气和火海直接吞噬了蛇尾人。

    被融化破损的车厢尾部,被风涌入,零零散散的黑灰被卷起,飘向广袤的天地。

    看了一眼J市的天,萧辰开始慢慢漂浮在空中。

    为了避免J市不长眼的警署人员,浪费他的时间,他还是赶紧溜吧。

    J市鱼龙混杂。

    虽然说上边对这边的管理加强了很多,但是依然抵不住人们对金钱渴望……以及人性根本的欲望和贪婪。

    而他现在要参加的这场拍卖会,在J市,乃至周围几个市也颇有名气的。

    当然,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经过上面审批的商店,该躲着的还是得躲着。

    所以,入口就是萧辰现在所站在的,是这家酒吧的某一间包厢。

    萧辰躺着耳边的重金属音乐,不着痕迹的的皱了皱眉头。

    神情激动的人们被包厢门感觉,萧辰把视线放在唯一的服务员身上。

    带着厚重的黑色面具的男侍者,恭敬的对着萧辰弯腰。

    面具上没有一丝缝隙,男侍者却依然把目光精确的锁定在萧辰的身上:“请和我来,萧先生。”

    萧辰见怪不怪的点头,和男侍者一起走进包厢里的电梯。

    萧辰打量着每次都不一样的包厢,突然开口询问:“关先生也来了?”

    侍者身体一顿,略微僵硬的回答:“已经到了……目前拍卖行拍卖会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

    侍者像是一个略微卡壳的机器人:“七先生要求我们拍卖行的进程不要太快,他说做强大的您一定会来参加的。”

    萧辰扫了一眼男侍者,没有在接话。

    电梯的提示音一响,萧辰理了理衣服,便抬腿迈出去。

    “另外,有人获取了高铁的监控,投到大厅里,关先生很担心您。”

    男侍者恭敬的弯腰,静静的让电梯关门。

    萧辰想到自己印象里的那张娃娃脸,再配上一副着急到要哭不哭的模样。

    一个激灵突然上来,萧辰搓了搓胳膊,沿着弯曲的走廊找到自己的包厢。

    包厢门隔音极好,然而依然这也挡不住想用心偷听的萧辰。

    萧辰悄然走近包厢的门边。

    “滚……我不会伤害我的朋友……”

    “你应该清楚……我绝不会回去的!”

    声音断断续续,让人听的不太真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