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人为移植

    萧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挥出两团真气后,便带人离开这里。

    少妇对谭拍卖师颔首,谭拍卖师立即会意,让人把下次的藏品抬上来。

    “各位各位!虽然圣骨I被这位先生带走,但是接下来这件,大家绝对会喜欢……”

    走到后台,少妇走过曲曲弯弯的长廊,来到尽头的一个房间。

    打开门,萧辰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关鸠立马从沙发上起来,走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少妇,“萧辰。”

    萧辰对关鸠点了点头,又对着那张带着刻画饕餮面具的男人说道:“多谢。”

    七先生敲了敲自己的木头面具,“举手之劳,我以为你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萧辰走进房间,少妇推来另一张轮椅。

    把人放下来之后,萧辰开始捏着盛志宁的手臂检查。

    听到七先生的问题,萧辰也只是轻声的回答:“暂且算是我的朋友。”

    旁边的少妇不屑的嗤笑一声。

    关鸠看了对方一眼,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话音停下,“这骨头,是人为移植的?”

    七先生的面具微动,似乎是在看着萧辰。

    半响,萧辰拉开嘴角意味不明的轻笑:“是兽骨,而且还是一只实力强劲的大家伙。”

    “你想要这副兽骨。”

    说到这里,七先生才动了动身子。

    “我可以把这副兽骨拆下来给你,毕竟他是一个普通人,现在体内气血充盈可以抵抗,久了……只能是被同化。”

    萧辰站起身,看着那副拿着黑红液体勾勒的饕餮面具。

    七先生轻笑,“除非我可以一辈子戴在云黎岛,否则,我不敢要。”

    他一只手支着头,目光如有实质。

    “既然这么说,七先生就肯定知道这副兽骨的原型是什么。”萧辰往前走一步,身躯微微向前倾。

    无言的压迫感,顿时溢满整个房间。

    “咳,咳咳。”

    盛志宁觉得自己浑身乏力,四肢发酸。

    双眼发蒙的看着布置简约的房间。

    和身边长相稚嫩的少年对眼之后,盛志宁打量四周。

    目光一顿,下意识的喊出口:“萧,萧先生!”

    萧辰听到动静,也不再压迫七先生,站起身换上一副温和平淡的模样。

    看着这个阳光帅气的男生,笑着对他说:“醒了?你之前差点被人卖了你知不知道?”

    盛志宁瞪大眼,惊讶和不可思议毫不掩饰:“我被弄晕之后,隐隐约约的可以听见一些声音,但是这么……”

    “小孩,你的手臂做过移植,对吗?”七先生突然插话,盛志宁这时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其他两人。

    美艳少妇走过来,颇为嫌弃的捏住盛志宁的长袖。

    轻轻一拽,瞬间化为乌有。

    盛志宁依然处于发蒙状态,整个上半身被空调凉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模样。

    手臂和肩膀的交接处,是明显的几道疤痕。

    “哟,小孩身材不错呀。”少妇低哑的声音让盛志宁回神。

    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手,脸色涨红,不知该如何安放自己的手。

    七先生无奈的轻笑一声,极为精准的找到少妇的方向,对这边招了招手,“壑元,回来吧。”

    美艳的少妇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婀娜多姿的走路过去。

    盛志宁的目光随之移动,看着靠在男人肩上、对他挑眉一笑的少妇。

    顷刻之间,少妇的头惊变,大而狰狞。

    那颗阴冷凶邪的蛇头上的三只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壑元。”七先生拍了拍身上的人,盛志宁才感觉到可以呼吸。

    那股压迫感消失了。

    “小盛。”萧辰喊了一声。

    盛志宁把目光放在已经站起来的萧辰身上。

    “他是世间仅存的烛九阴,别看他太久。”萧辰看着呆呆愣愣点头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烛龙,可不是那种下贱的称呼。”壑元粗哑的男声又让盛志宁一愣。

    然而没有更多愣神的机会,萧辰不知何时拿出几根银针,扎在了他身上。

    准确来说,是他的肱头肌上。

    剧烈的疼痛让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好像又一次被截断了。

    萧辰收回银针,抹掉被针带出来黑血。

    戴着面具的七先生,像是看不到一样。

    在场的人除却盛志宁,都知道七先生脸上的面具只不过是一个摆设。

    萧辰收起笑容,说道:“我必须知道兽骨是什么才能对症下药,才能帮小盛进行换骨。”

    “这样,我可以帮你练出极品丹药的几率也就大些。”

    七先生覆上自己的面具,低压的笑散开。

    “小盛先生吗?”七先生突然喊道盛志宁。

    盛志宁看了眼萧辰,发现对方没有警惕的想法,才点头回应。

    木质面具被敲的咚咚响,七先生声音里带着一股冷气。

    七先生:“据我所知,你从小到大,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天灾人祸……”

    盛志宁一愣,明显是没料到对方要说的是这个。

    知道自己被人查了也不恼,男生挠了挠额角散乱的短发。

    半响,盛志宁在开口,声音沙哑:“我小时候为了救人才失去双臂的,具体是什么事故我也记不清了……”

    七先生朝着壑元那边微微抬头。

    对方会意,追问道:“我们查到的资料上说,你五岁到十的时候都是植物人状态。”

    盛志宁皱眉摇头,“不……但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爸妈他们接到朋友的通知,说我的双臂可以接上。”

    男生看着自己的手臂,否认壑元的话:“虽然几率不大,但是我爸妈还是同意了……我现在过的挺好的。”

    边说,边偏过头看向萧辰。

    在这里,萧辰是他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不知何时找了张椅子,坐在盛志宁旁边的萧辰,轻轻的拍了拍男生的手臂。

    萧辰轻声笑道:“慢慢来,你仔细回忆下你十一二岁的记忆。”

    看着萧辰的双眼,盛志宁也逐渐平静下来。

    他转过头,看着那张狰狞的面具:“我确实去了医院。”

    萧辰眼里闪过一抹沉思。

    “但是,我就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手臂完好如初的在身上,如果不是有这些疤——”

    盛志宁顿住,目光坚定的看着七先生:“我会觉得我的手根本没有消失过。”

    萧辰收回搭在对方肩上的手,说:“精神波动平稳,他的记忆没有问题。”

    那就是有人刻意要抹消盛志宁的生平履历。

    旁边的关鸠动了动,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

    盛志宁敏感的发现了关鸠,目光移到欲言又止的关鸠身上。

    载着所有人都注意力的盛志宁,也让大家注意到不对劲的关鸠。

    萧辰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俯下身问道:“小盛还记得是哪家医院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