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圣骨的作用

    盛志宁也想站起身,却发现自己依然浑身无力。

    “记得,桦木大道的何氏外科医院。”

    萧辰看了一眼松了口气的关鸠,揉了把娃娃脸青年的头发。

    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截数字,递给七先生:“这次多有叨扰,还请七先生见谅。”

    旁边的壑元又嗤了一声,“不同意就威逼利诱,同意之后就给一甜枣,你这手段很好啊。”

    粗哑的男声让发呆的盛志宁一个激灵。

    萧辰无奈的笑了笑:“难不成你还会不要这附骨枝了吗?”

    壑元危险的看了他一眼,一把将这根带着新叶的树枝夺走。

    萧辰看了一眼说悄悄话的壑元和七先生,伸手想要把盛志宁扶起来。

    然而,盛志宁刚起来一会就又被关鸠摁了下去。

    关鸠绷着脸,看着萧辰:“他不能和我们一起去医院,他留在这里。”

    “只有他认识当初帮他动手术的那个医生。”萧辰顿住,回看对方。

    他并没有拍掉关鸠的手,只是很冷静的阐述了一个事实。

    关鸠的嘴动了动,终究是妥协了这一个选择。

    扶稳盛志宁,萧辰看着正给壑元顺毛的男人,问道:“七先生一起?”

    七先生支着头沉吟,片刻后,带着笑意拒绝了萧辰。

    然而他却突然提起另一个话题:“你知道拍卖时,在你对面包间的人吗?”

    萧辰一愣,脑子里划过那张满是疤痕、狰狞阴冷的脸之后,才记起这号人物。

    印象尤为深刻的关鸠皱眉问道:“那张刀疤脸?怎么了?”

    坐在地毯上的壑元翻了个白眼,萧辰也看向七先生。

    “我知道你来的路上遭到一群‘野兽’的袭击。”七先生耸了耸肩。

    壑元也一副不屑的模样:“很明显,这人是知道你和小盛先生认识的。”

    萧辰神色一顿,七先生也不管,他接着说:“我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但是最明显的是想利用你来找齐这一具圣骨。”

    “屁的圣骨。”萧辰咧嘴,散发着寒冷的笑意扩大。

    一副接上去的骨头,可以在三年之内这身体契合,这是因为躯干占主导地位。

    而现在,分明是这双手臂骨站主导地位。

    从十一二岁到现在,再到之后的五年,同化成野兽也足够了。

    “就像你们不想变成人类一样,我们也不想变成怪物。”萧辰抬腿走出包间的门。

    七先生笑了一声。

    “怎么不告诉他是什么东西的骨头……你知不知道我认得好辛苦啊!”

    壑元站起身,一个晃动,靡丽的脸让人着迷,他吞了口口水:“我看到那两个小子,就好想把他们一口吞了啊!”

    七先生笑了笑,没有接话。

    另一边。

    “啊啊啊啊!杀,杀人了!怪物!怪物!”

    “不要!不要啊!我的腿!别吃我别吃我!”

    医院没了往常的死寂、凄冷。

    恐惧、尖叫、碎肉、鲜血让整个医院都开始沸腾起来。

    一首来自地狱的诗歌,正在被这群怪物和受害者谱写着。

    没有人来得及求救警察,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躲起来,延迟自己被杀的时间。

    只能和上帝或者是和神佛祷告。

    萧辰三人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赶到医院,死寂的医院充斥着作呕的血腥味。

    盛志宁捂住口鼻,看着面色黑沉的萧辰最终还是忍不住,跑到一边吐了出来。

    相比之下,关鸠显然也是受不了,他脸色发白,但还是坚定的站在萧辰身边。

    “医院出事了。”萧辰为自己套上白色的手套,漆黑坚硬的长刀在手里凝成。

    皱着眉头扫视四周,看着吐的天昏地暗盛志宁,萧辰不放心的说:“你留在这,保护好盛志宁。”

    关鸠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萧辰也不管其他,直接抬步走了进去。

    然而推开大门,一团带着腥臭的粘液飞了过来。

    萧辰一个侧身躲开,却发现那不是一团粘液,而是一根舌头。

    黑色一晃而过,一截舌头就掉落下来。

    旁边的保卫室里,猛地冲出一个黑影。

    背上竖着锐利倒刺,指节拉长弯曲,裸露在外的,是一层层密密麻麻的细鳞。

    萧辰看着匍匐在地上的蜥蜴人,好不放在眼里。

    长刀一挥,跃在空中想要扑倒萧辰的蜥蜴人瞬间一分为二。

    萧辰一步踏入大门,一道黑影从空中展翅扑了过来。

    “咕——”凄冷的猫头鹰瞬间叫起。

    关鸠握住制作精良的红色长弓,娃娃脸没有一丝表情。

    抢先一步走入医院,后脚刚落地,带着雷电的真气迅速凝成数根箭矢,直接射向周边的大树之中。

    砰砰砰!

    噗通。

    三个方向,三道物体爆炸的声音,三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关鸠继续射出箭矢,一旦接触到物体,箭矢上的雷霆之力就直接炸开。

    “我让那家伙藏好了,我和你一起去。”关鸠头也不回的说着。

    萧辰没有应话,只是把自己的真气四散出去,找到一只人和动物合成的怪物,就报给关鸠一个方位。

    即使两人配合默契,也依然无法阻止这群怪物。

    没有思维、没有痛感、甚至是只会杀人。

    杀掉活着的人类。

    盛志宁躲在医院对面的一家小餐馆里。

    关鸠气势汹汹的破门而入,把他丢在这之后就离开了。

    他也,他也很想去帮忙啊……

    盛志宁咽了口口水。

    小盛同志虽然很惊讶——萧辰可以那么干脆利落的杀掉那些怪物。

    但是盛志宁最担心的,不是里面的战局怎么样。

    而是,他看到萧辰杀掉那些怪物之后,内心竟然毫无波澜,甚至是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愤怒和兴奋。

    这种陌生而复杂的情绪……

    盛志宁浑身发抖,蹲下身抱住自己。

    “知道那是什么吗?”

    “那是我们的一部分。”

    “那些非人非兽的东西里面,留着我们的血液。”

    杀了他们,吃了他们,变得更强。

    盛志宁猛地站起身,伸出手挡住赤红的双眸。

    吱——

    不知何物摩擦,发出了一股超音波,盛志宁晃了晃,发下手,朝身影的发源地看去。

    满脸刀疤、狰狞而阴冷的男人手里掐着一少年的脖子。

    少年门牙突出,身体裸.露浑身布满黑灰的毛发。

    老鼠。

    盛志宁瞳孔微缩,看着少年忍不住吞咽分泌过剩的口水。

    不顾口鼻流出的血,目光死死的盯住那个少年。

    咻……

    树枝灵巧如手,眨眼之间就把手无缚鸡之力的盛志宁绑住。

    刀疤男何年直接扭断少年的脖子。

    带着鼠耳的头,咕噜噜的滚到盛志宁脚下。

    男生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面目惊恐的看着那颗头。

    踉跄的往后退,却直接被树枝掉了起来。

    何年一下子就蹿了上来,目光不断在盛志宁那张脸上打量。

    眼里的恶意和狠厉让盛志宁绝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