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移植的是骨髓基因,不止一个,单凭你,无法抹杀他。”

    关鸠怔愣在原地,知道窗外落下了了些许金色共享光线,他才回到客房休息。

    首都时间十点半。

    高档舒适的公寓里有些脏乱,可以看出昨天主人回来的有多么匆忙。

    萧辰洗了把脸出来,拿起之前放在桌上的手机,挑了一个号码拨打过去。

    “你现在快点帮我做完,就可以继续去睡了。”萧辰眉眼平淡,看不出是喜是怒。

    那边似乎应下来了,萧辰松了口气,语气之间带着点轻松,“嗯,对,帮我查一下X市那边何家的人。”

    萧辰略微放松的靠在沙发上,听着对面啪嗒啪嗒的键盘敲击声,等待着结果。

    电话那边却突然问到:“你最近和何家是有合作的……对吧?”

    萧辰有点没反应过来女声是在问什么。

    “我这边查到一份你签字的合同,保密级别不算高,看到了。”电话那边解释。

    随后女声又传来:“说实话,一座综合医院,不出任何东西还可以白占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已经很好了……”

    萧辰半敷衍的应道,大脑晃晃悠悠的半响,才记起他就前天还强行让人何家签下合同。

    “人总是想着可不可以吃更大的。”萧辰笑着回了一句。

    起身走到厨房翻冰箱。

    公寓是很早就买好了的,除了临时工,如果不是昨天已经太晚了,萧辰根本不会来着里。

    电话传来一声笑,啪的一声响,电话又出来声音:“好了,共查到十一份绝密档案……这何家有点古怪啊。”

    萧辰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翻着自己的荷包蛋,“多谢,钱稍后会汇过去。”

    “嗨嗨,没什么大事,你忙完了在汇也不迟,不过我没查到你想要的东西。”

    啪嗒。

    荷包蛋被利落的翻了个身,萧辰皱着眉头,问:“没有找到人么。”

    “昂……也不算,按理来说,像这种老牌豪门都是有族谱的,他们家的族谱……”那边似乎有点一言难尽。

    不知道是蛋煎的不够好,还是因为得到的消息不怎么好,萧辰眉头皱的死紧。

    “额……就,就是有点乱,他们家,乱.伦的现象好像挺明显的。”

    煎蛋被木铲盛出,萧辰冷淡的应了一声,又重新打了个蛋。

    “我知道了,你休息去吧。”

    那边打着哈欠挂了电话,萧辰把注意力分散,又重新拨打了个电话。

    手机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嘶哑轻浮的男声传来:“哟,怎么今天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萧辰甩锅,轻轻松松的给鸡蛋翻了个身,撒调料、装盘,就是没回电话。

    “萧辰,你打电话过来可是有求于我诶!你态度就不能好点吗?”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绊倒了什么,叮铃哐啷的一阵响。

    萧辰把电话夹在肩膀上,听见这些刺耳的声音,在原地无语的占了会。

    他怎么就想着找这么个蠢玩意儿。

    “我之前已经找了韩苏帮我调一些文件,有点古怪。”萧辰把刚做好的三明治放在桌上,拿着电话和对面讲清楚。

    深怕这个柳徐一下子脑子不灵光,坏了自己的事。

    “你最近不是在X市吗?帮我去打听打听,看看X市的时局是什么样的。”

    柳徐看着窗户外的车水马龙,不甘不愿的应了一声。

    关鸠出来看到的,就是萧辰拿着个三明治,边吃边刷手机。

    “醒了?吃吧,吃完我们要回一趟X市。”

    看着萧辰冷淡的眉眼,关鸠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计划:“现在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监控。”

    萧辰点点头:“所以我们需要去偷调医院监控?然后从中找出那家医院的院长?”

    关鸠一愣,以为萧辰是不赞同这个,解释道:“难道不是吗?这样不是最快捷的方法吗?”

    装着三明治的盘子被推向关鸠,萧辰颔首意示对方坐。

    关鸠皱着眉头,有些焦躁的坐下。

    慢条斯理吃完三明治,萧辰擦着手,看都没看对方,“你在担心什么?”

    关鸠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开口。

    萧辰再次乘坐高铁来到X市,这次没有那群兽人的袭击,仅仅只是花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高楼大厦之间,最不缺少的手逼仄又绵长的小巷。

    萧辰带着关鸠,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的走着。

    阴湿环境和腐臭的气味,不断在挑战人的心理。

    关鸠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长弓,毫不考虑环境是否有利于弓箭,关鸠警惕的看着四方。

    “我们这是要去哪?”

    “一个老人家哪里。”

    萧辰来到一栋破旧的瓦房外,被霉菌侵占的、发黑的墙,参差不齐、大小不一的黑色瓦片。

    屋里还不断传来水滴掉落的啪嗒声。

    关鸠呆愣的转过头看向萧辰:“X市还有这种地方?”

    门轴已经腐朽的很严重了,萧辰直接把门抬开。

    一阵泥土的腥臭直接逸散出来。

    萧辰微微皱眉,看着站在庭院泥土中间枯尸和青年。

    青年看到萧辰皱眉,待后面的关鸠走进来时,脸上才闪过一瞬间的错愕。

    一步抬起,淤泥被啪的踩下去,干净的白大褂下摆,满是这些腥臭的泥土。

    萧辰眯着眼,足尖在泥上轻点,轻轻一跃,直接向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掠去。

    哗……

    水声骤响,带着水珠的淤泥直接向萧辰扑来。

    突兀出现的火焰和荷叶把萧辰围住,让他丝毫不受这些淤泥的危害。

    甚至还有了很明显的反扑迹象。

    青年金丝眼镜折射着冷光,双手掐诀,淤泥像是海浪一样,想要把整个庭院掩埋。

    嘭!

    巨大的声响过后,萧辰挥开身边的荷叶,和关鸠对视一眼之后,离开了这里。

    回程的路上,关鸠捂住自己的口鼻,发出第N次的嚎叫:“靠!怎么这么臭啊!TMD臭死了!”

    萧辰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过去,关鸠顿生像个鹌鹑一样缩起来嘀嘀咕咕。

    开车的大叔心态极好的劝慰着关鸠:“嗐,年轻人你身上就那么一点泥,洗洗就完事了!”

    关鸠一愣,一脸复杂的看看师傅,有看看萧辰。

    结果被萧辰轻轻一瞟,就又不敢说话了。

    “诶,你们要去人民医院……是不是那啥在外头做多了,伤到自己了?”

    萧辰一愣,关鸠脸色涨红,结结巴巴的反驳。

    反应过来的萧辰也捂脸哭笑不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