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我也有?

    “你就别闹腾了,这些淤泥对普通人是不起作用的。”萧辰收起笑容,淡淡的来了一句。

    看着关鸠和身上星星点点的淤泥,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萧辰轻笑一声,接着看着手机。

    “下午我们去人民医院。”

    关鸠把注意力转向萧辰,:“去人民医院?你要去探望谁啊?”

    萧辰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找一个花了我八亿资金都药师。”

    现在是下午三点,因为这图堵车,两人只好半路下车,走到X市的人民医院。

    身上又有泥,来的时候还遇上了一堆鸟。

    萧辰倒是躲得及时……关鸠这是被扑的狼狈不已。

    “何家在X市有二十七家公司,涉及计算机、和高智能产品,一家二级甲等,两家一级甲等。”

    萧辰走在医院的大路上,看着手机缓缓念出。

    “大部分何家人都在这些地方从事工作,十分之二的在外地创业或读书。”

    “X市人民医院隶属于X市上边的,他们插不进手。”

    萧辰停下脚步,看着关鸠,他突然笑了起来:“这家医院,在职医生有三十七个姓何的。”

    “其中三个和何家有点来往——还有一个,是上代何家家主的幺儿,何隋。”

    “但是没人知道他和何家的关系……对吧,神经科的何隋院长。”

    萧辰的目光看着关鸠的身后,笑意浅浅也挡不住愤怒和冰冷。

    啪啪啪……

    关鸠的身后传来掌声,这时关鸠才发现,之前在那做破败的庭院,看见的那个青年就站在他身后几米远。

    关鸠瞳孔蓦地一缩,抓住萧辰往后退了几步。

    喉咙发干,他觉得他根本说不出一句话一样,“他和盛志宁一样。”

    萧辰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冰冷的看着一副精英模样的何隋。

    “说是何家老家主的幺儿,也不知道我身上到底是流着大哥的血多一点,还是老家主的血多一点。”

    何隋扶了扶眼镜,笑的简直是一派风轻云淡。

    “我实话实说好了,毕竟我打不过你。”何隋目光火热的看着萧辰。

    他对萧辰做出请的手势,他走在前面,好不忌惮萧辰会背后偷袭。

    说实话,人家既然正面刚都没问题了,还玩背后偷袭那一套,也就太有失诚信了。

    “从上世纪七零年代,到目前为止,这些移植手术的都是何家高层组织的。”

    “共五千七百项,然而真正成功的人只有三人。他们,移植的不是普通兽类的骨头。”

    萧辰看了一眼掉下来的槐花,开口淡淡说道:“所以这就是,三个人不能同时出现在一起的理由?”

    何隋打了个响指,优雅的转了个身,“你们口中的盛志宁,应该也是其中一个吧?”

    萧辰看了一眼,以沉默回应。

    “那你知道吗,盛志宁他其实是X市当初没落了的苏家后辈啊。”

    关鸠停在原地,猛地抬头看向何隋。

    何隋也看向他,笑眯眯地说道:“唉呀,看来关鸠小朋友没告诉萧先生——”

    “你就是那三个成功品的其中之一,你们关家也是参与了这件事的呀。”

    关鸠双手握拳,一张娃娃脸变得阴郁偏执。

    “却是,那是上个世纪做的事情,我们先在都是受害者,可是这都是事实啊。”

    咻。

    破空的箭矢直接奔向何隋。

    何隋却毫不见慌乱的站在那里,箭矢一个小小的偏离,就绕过了何隋。

    次啦次啦。

    箭矢还没落地,就被萧辰抹消掉。

    萧辰不赞同的看了呆滞的娃娃脸青年一眼,“这里是医院,别犟嘴了。”

    意思就是,快点说,不然我就亲自动手解决你。

    何隋一愣,可不认为自己可以搞定萧辰。

    “那一辈为族里做事的老人都还在X市,有足够证据指出我说的话是否正确。”何隋笑眯眯的说着。

    他带着两人走到一间办公室,在门上挂起“请勿打扰”的牌子。

    他泡了两杯咖啡,递给了萧辰和不说话的关鸠。

    自己则是转过身,从旁边的档案柜里拿出一份资料,和x光片。

    他把x光片推了过去:“这是我一年前突发异变的时候拍的x光片。”

    萧辰接过那份档案袋,抽出里面的x光片仔细辨识。

    “我们三人植入的是一只凶兽的兽骨。”何隋依靠在档案柜屏蔽。

    光线从他背后的窗户照进来,却模糊了他的脸。

    “盛宁光的手骨,我这一双腿骨,还有关鸠最为主要、强大又危险的的脊柱和头骨。”

    “所以……我的身体里真的有?”

    何隋停顿下来,看着关鸠难以置信的模样笑弯了腰。

    “哈哈哈哈,关鸠小朋友你真的太天真了——当然有了。”

    他的夸张的抹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神情嘲讽而怜悯:“而且只要我们三个一旦同时出现,那只凶兽的元神就会苏醒。”

    “你是脊柱骨,感知肯定最为明显。或者我们三人里,那只小弱鸡会是最明显的一个人。”

    何隋偏过头,语气毫不在意的和萧辰说:“我们三人只要一人被凶兽的元神获得身体的主控权,被侵占了身体。”

    何隋微微停顿。

    他又接着笑道:“那么另外两个人那里所剩余的兽骨就会消失,都融入那具被夺走元神的身体里。”

    “这十几年来,我相信我们三个是相同的——都已经完全适应好了的身体,要是突然缺少什么,无疑是一场灾难。”

    恶趣味满满的何隋继续说着:“说不定,就是真的原地爆炸呢。”

    说着,还伸出手一张一合,模仿着“嘭”的样子。

    萧辰边听着何隋说话,边看x光片。

    脚趾开始延伸、弯曲,变膝盖也明显的拉长弓起。

    整幅骨架从盆骨到脚趾,都开始伸张倒刺。

    看样子,是一只四足站立的动物。

    自动过滤掉那些何隋话里的嘲讽,萧辰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一个号码:“韩苏,你人现在在哪?”

    没记起自己还有工作,还要去公司的韩苏:……操!老板打电话过来查岗了!

    “韩苏,听着,现在放下手头的所有事情,帮我去找个人。”

    女人一愣,原本要扎头发的手直接就去摸不远处的电脑,“您说。”

    忽略凌乱不堪的外貌,韩苏确实是个得力干将。

    “整张脸上的都有疤痕,疤痕是银质手术刀,右脸最为严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