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失败的试验品

    萧辰把自己昨天晚上注意到的都说了出来:“左撇子,一米八以上,整个人阴郁敏感,他的脊柱受过伤,会驼。”

    何隋看了一眼毫不避讳的萧辰,笑着补充道:“那个男人,叫何年。”

    感受到旁边关鸠的目光,何隋微笑:“小朋友记得没错哦,他确实当初那个抱着我们的阳光大叔。”

    “对,年龄的年,活动范围在X市、J市,时限最好是在十分钟之后给我。”

    萧辰喉头滚动,声音低缓:“可以侵入警署的信息网。”

    “……好的!”

    韩苏这才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虽然老板的事都是大事。

    但是作为良好公民萧辰,他可不止一次警告过自己不能攻击国家。

    萧辰挂掉电话,侧过头,看着神情自若笑意吟吟的何隋。

    走近一步,如山如岳的威压极为精准的压在了何隋的身上,旁边的关鸠甚至是一无所知。

    “你身上的兽骨已经在生长,这就证明你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把它和你本身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

    两根冷白的银针被萧辰夹在指尖,萧辰目光微冷:“我还知道,你是心理学博士毕业的。”

    萧辰在何隋身上扎了一针,“你既然和关鸠认识,就不要耍花样。”

    银针化为一丝流光,在何隋的颈间消失。

    关鸠眉头一皱,他有点听不懂萧辰说的话了。

    他做完这个就离开X市了,怎么听萧辰的语气,像是他们以后还要再见面的样子?

    “不是,我们等下还要和他一起行动吗?是要带上他?为什么?”关鸠走近一步,却顿时呼吸一滞。

    何隋顿时笑了,“还真是小孩,萧辰他是要自己去找何年,带上你,给他添乱吗?”

    关鸠瞪大眼睛看去,然而他并没有看清萧辰的脸。

    萧辰接住晕过去的关鸠,银针扎在他的颈间,安放好关鸠,才把何隋放了。

    “打电话给警署,在X市的鑫资医院。”

    萧辰把手机揣回兜里,大步离开人民医院。

    何隋揉着脖子被扎的地方,看了一眼关好的门。

    “鑫资啊……那不是最后的改造区么。”

    何隋扶起关鸠,侧过头看着窗外楼下步伐快而稳健的背影。

    男人笑道:“希望萧先生会想传说中的那么离开。”

    因为是在市区,萧辰不方便用真气赶路。

    然而,幸运的是,他刚好和带着特种部队赶来的何警员、张警员碰面。

    军用车上,萧辰一言不发的翻着手机上的资料。

    两个警员互相对视一眼,阳光开朗的张警员小声问道:“萧先生,你现在知道多少情报啊?”

    萧辰抬眼,要笑不笑的模样看着张警员头皮发麻。

    咽口水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车厢内明显极了。

    张警员也顾不上羞不羞耻,看到萧辰有回应,抓紧机会问:“就……说一下呗?我们交流交流?”

    “那些怪物,是人接上动物身上最强的肢体而形成的,那些人没有思维,只听主谋的指令。”

    “主谋是何家三十年前失踪的何年先生,怪物具体剩多少我不知道,建议爆头比较好。”

    萧辰和对面的何警员对视,轻声的笑了笑,又继续刷起手机。

    “那关于圣骨I呢。”

    萧辰眼睛睨过去,身形魁梧、相貌忠厚老实的男人看着他。

    “死了。”萧辰笑道。

    “我原本只是想乘着人醒着、没做出什么自杀的举动,赶紧把骨头取出来。”

    “胳膊被卸了,为了保持新鲜,我就没割下来,所以就想着直接把骨头拨出来就可以了吧?”

    “哎呀,就是没想到现在的男生竟然会那么经不起疼。”萧辰笑弯了眼,让人看着心生仰慕。

    可这一番话,却是让人胆寒。

    老实男人拿抢的手指动了动,没有说话。

    萧辰也只是笑了笑,靠在车子上,闭目养神没有在说话。

    张警员搓了把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么绅士有礼的萧先生竟然会……

    鑫资医院确实很荒僻,再加上近几年医院周围闹鬼,方圆几里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

    唯独乌鸦和猫头鹰叫的响亮。

    “在前面一点停车吧。”萧辰站起身,车厢迫使他不得不低头。

    原先开口的老实男人开启对讲机,“在这边停车。”

    四五辆军用停下,萧辰从第一辆车子里跳下,踩了踩实心的地,笑着和何、张警员摆手。

    一个呼吸之后,萧辰已经消失在原地。

    萧辰脚尖在荒草上轻点,像一只展翅腾空的雄鹰。

    不过几息之间,萧辰就已经到达了这座废弃的医院门口。

    及腰的长草被风吹的悉悉率率,月光明亮而冷清。

    幽绿的双眼在草里忽隐忽现,难以计数的怪物开始向萧辰靠近。

    站在顶楼的何年背后有一双巨大的翅膀,他的双腿已经变成猛兽强劲有力的后腿。

    “咕——”

    停留在何年身边的猫头鹰忽然叫了起来,两米长的翅膀张开,向下飞落,直接超萧辰扑来。

    然而还没有进萧辰的身,就已经一分为二。

    萧辰脚下蔓延出无数条细丝,像蜘蛛结网一样,迅速的爬满了整个废弃医院。

    噗嗤噗嗤……

    无数道血肉被刺破的声音在黑夜里异常响亮。

    萧辰踩在草尖上,泛黄的草尖不见一丝弯曲。

    何年站在天台的边缘,风把他的羽毛吹成了一个方向。

    他没有看萧辰,现在他的视力堪比猎鹰和猫头鹰,很清晰的看见了缓缓来的特种兵。

    “你知道吗。”何年笑道。

    “这场实验,进行了八十年,总共做了五千七百二十三场。”何年伸出手,他的手里是一叠厚厚的A4纸。

    他低下头,看向萧辰,月光打在他脸上的刀疤,显得愈发狰狞可憎。

    何年开口:“我五十年前参加,我付出了我的大半辈子!结果就是因为我对那组基因有抗性,就把我拿来做实验!”

    他最后还是一个失败品,但是因祸得福,他可以操纵这些更加失败的失败品。

    还有现在这幅不老而年轻的身体。

    就是对人血的渴求有些大。

    萧辰抬眼环视四周,笑着轻声问:“那你看看,活着……或者说,没有变成灰的,还有多少个?”

    何年身体一僵,脸色黑沉。

    何警员劈开荒草,来到萧辰身边,跟着过来的还有那个老实男人。

    萧辰笑了笑,对着何警员说道:“喊吧,该怎么喊就这么喊。”

    看着愣住的警员,萧辰走过去,俯视这个有些小心思的警员:“扩音器都带来了,为什么不喊?”

    “虽然我不会给你们留活口。”

    萧辰看着旁边沉默寡言的男人,无辜的笑了笑。

    何警员看着对峙的两人,左右为难。

    “既然没办法改变萧先生的想法,那就这样吧。”男人话音刚落,直接伸起手开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