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没有硝烟的战争

    夜很静。

    静到几乎只身下轻微的呼吸声。

    嘭!嘭!嘭!

    枪声陡然响起,原本就寂静冷清的夜添加了几分危险。

    区区几颗子弹,何年轻轻松松的就躲了过去。

    可达六米的巨大翅膀张开,轻轻扇动就刮起了大风。

    荒草被催的往后仰,无数的草茎树根破土而出。

    萧辰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就已经跃至空中,漂亮的侧移避开了袭击的树根。

    感受到威胁,树根纠结在一起,变成了一面强有力的盾牌。

    “呵。”萧辰轻笑一声,手握长刀,直接劈了下去。

    呲——

    刀痕瞬间燃起来势汹汹的金红火焰,颜色漂亮华丽,极为引人注目。

    萧辰根本不带停歇,直接冲向还在和男人对枪的何年。

    咻——

    植物根茎的破空声从身后传来,萧辰毫不在意那些东西。

    轻松躲开之后,带着滔天火焰直扑何年。

    噗。

    漆黑的长刀刺入那双翅膀中,离的近了萧辰才看清楚这双翅膀毛色杂乱的可以。

    就像何年本人一样。

    火焰无法扑灭,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蔓延至他的全身。

    “啊——!!”

    像婴儿啼哭,又像是来自厉鬼的嘶吼,尖锐刺耳的叫声让人遍体生寒。

    “我要杀了你!吼!杀了你杀了你!”

    被烈火焚烧的痛苦让何年失了理智,看着就在眼前的萧辰,何年干脆的放弃在楼下开枪骚扰的男人。

    一个瞬移便到了萧辰眼前,荒草里的树根拔地而起,几乎只在眨眼之间就包围了整个天台。

    嘭!

    被废弃了许久的医院大楼终于不堪负重,倒塌的措不及防。

    还在楼下的何警员一愣,在反应过来已经是被模样老实忠厚的男人,抱着跑了出来。

    “萧先生他人呢?”何警员想要往回跑,男人一把拉住他,目光沉沉的看着变成残垣断壁的医院。

    不知哪来的风突然刮起,建筑倒塌的灰尘被吹走,露出了地面上铺满了的、蠕动的树根。

    噗嗤。

    不断蠕动着的、盘虬卧龙的突然静止了一瞬,随后更加疯狂的蠕动、绞紧。

    哗……

    风开始越吹越猛,小型龙卷风开始在这里形成。

    天上乌云聚集,雷霆在期间不断翻涌。

    啪嗒,啪嗒……

    雨不知何时就开始掉落,天上的雷也翻涌的更加厉害。

    何警员深怕这雷打下来就直接劈到萧辰。

    到时给,可是功亏一篑啊!

    男人靠在车厢,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一片树根蠕动的废墟,“燃起来了。”

    何警员一愣,随后惊喜的看着那边。

    一簇簇白色的、零零散散的火焰像天上星点一样,散落在这些犹如巨大肉虫的树根上。

    火借风势,火苗越来越大,不过片刻就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火焰烧的无声无息,出来呜咽的风声,就是嘈杂的雨声。

    天上的雷也浓的像是要滴落出来一样。

    眼前的白色火海和天上气息可怖的雷霆,就好像一台惹人发笑的默剧。

    萧辰从火海中缓步走来。

    略微凌乱的衣服,以及肩膀拳头大小、皮肉外翻的血洞。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手里带着火焰的黑色长刀。

    萧辰看着依然沉默寡言的老实男人,张了张嘴,良久才冒出声音:“周……长官。”

    男人站直了身体,面色严肃的向萧辰敬了个礼。

    “先包扎,有事情稍后再说。”周长官拍了拍萧辰没有受伤的手臂。

    转过身,拿出对讲机:“报告现在存活人数。”

    萧辰脱掉上衣,精壮的上半身露出来,一身青青紫紫的,左肩的血洞更是看的模样可憎。

    谢绝了想要为自己揉开淤血的医护兵,萧辰边包扎边注意着四周的环境。

    周长官大步走来,双手撑在萧辰面前的座子上。

    “目前没有找到那些兽人的尸体,何年的也没有。”他声音粗哑低沉,命令质问语气十足。

    萧辰包扎好自己的伤口,懒懒散散的靠在椅背,抬着眼皮看着这个面容忠厚老实的男人。

    “我说过,不留活口。”萧辰站起身,穿回自己的衣服。

    “何警员?”

    “呃?”何警员看着叫他的萧辰,满脸疑惑。

    “你把自己的户口迁了出来了,对吧?”萧辰边穿衣服边问。

    何警员挠了挠头,“嗯,很早的事了,怎么了?”

    其实主要还是当初年轻气盛,不想依靠家族,又舍不得年迈的母亲搬过来搬过去。

    “那请何警员帮我联系国卫局的唐局长。”

    萧辰说的就像谈论今天天气怎么样,何警员听的一愣,随后目光有点呆滞的看向周长官。

    周长官颔首,“我打吧。”

    萧辰挑眉,笑着说:“好啊。”

    “帮我和唐局长说一声,查查X市何家,他们家不干净。”

    萧辰笑着,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老板有什么事吗?现在是下班时间,您可没有跟我说还要加凌晨三点的夜班。”

    王思思穿着睡袍,没好气的靠在床头。

    玩了那么久也没回来,还凌晨三点钟打电话骚扰人。

    就,很过分了哈。

    萧辰知道每个人都有些起床气,或好或坏,也没恼。

    他笑着说:“把和何家的合同解除,我考虑和人民医院的何隋院长合作。”

    王思思一噎,感情这大半夜还真的让她加班啊?

    “这件事情不急,期限半个月之内,好好干。”

    萧辰和笑面虎一样鼓励了几句,便把电话挂掉。等到周长官收队,已经是早上十一点多了。

    萧辰回到市区,立马回到人民医院找关鸠,以及处理自己的伤口。

    X市最近风云涌动,先是老派豪门何家被查封,旗下产业缩水三分之二,何家元气大伤。

    而数十年前突然销声匿迹的关家,也气势汹汹的趁机重回X市。

    他们把原本何家吞不下的市场,一口气吞了个七七八八。

    “商场如战场……果然没有说错啊,看看这没有硝烟,一个个杀人不眨眼的。”

    萧辰站在X市的标志性建筑物腾云楼高层,俯视楼下的芸芸众生。

    “so,老板这就是您还不回海陵市的原因?”王思思挽起落下来的一缕碎发,面无表情的嘲讽。

    萧辰无奈的耸了耸肩,模样简直是无辜极了。

    “是还要再等等啊……大鱼还没有落网呢。”

    不过……那么迫切的帮助关家回X市,怕是已经知道那只不知名野兽的基因,是可以延长生命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