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何家的人

    萧辰转身坐回办公桌,大鱼有的是时间,他可没有。

    宽大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萧辰头疼的看着它们。

    “真是……就不应该带王思思过来。”萧辰长叹一声,继续低头看文件。

    忙忙碌碌的上班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关家的公司,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了X市的半壁江山。

    关鸠也开始正式接手在X市的公司,不过因为这张看着像刚上大学的脸,他可没少吃苦头。

    所幸他的手段也不差,几乎没人可以从他这里讨得了好处。

    快节奏是现在社会主调。

    青年长着一张娃娃脸,有些稚嫩,但眉眼的威势却不减分毫。

    关鸠看着行程表,微微挑眉:“见面的地方在腾云楼吗?”

    身边的年轻朝气的男秘书拿过行程表翻看,“是去腾云楼,这个没错,小关总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关鸠眼皮一跳,心下没来由地一惊。

    “小关总?小关总?”刚毕业没多久的蔡雨,很快就察觉到了关鸠的异样。

    关鸠回过神,尴尬的笑着:“呃,没事,就是想起一朋友在这工作。”

    蔡雨倒是很惊讶,“那对方是一个魔鬼吧……”

    蔡雨笑着说:“我也有朋友在这边工作,不过他可比我苦多了,听说他们老板比他们还卖力。”

    “他说,就像是他们发老板的工资,而不是老板发他们的工资。”

    “弄的连扫地阿姨都很给力。”蔡雨很想做摆手的模样。

    但是他提着电脑和文件包,只好变成耸肩。

    关鸠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偏过头不做回答。

    他虽然也很努力,但是和这个老板比起来自然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两人到了电梯口,看着不断跳跃的数字,关鸠觉得心脏跳的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这种情况不对!

    “嗡嗡——”

    刚要开口说回去的关鸠一愣,拿出手机,看到打电话过来的,竟然是半个多月都没联系了的萧辰。

    关鸠也忘记自己要离开腾云楼的这件事。

    接通电话,二话不说的调侃:“你这个要拯救世界的大忙人,怎么突然想起打电话给我了?”

    “你在腾云楼?”萧辰那边似乎风很大,就连萧辰自己说话都是带喘的。

    关鸠一愣,第一反应就是萧辰派人跟踪他。

    “叮。”

    电梯终于到达一楼,电梯门刚一打开,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必须要离开这!合同的事情你来就可以了……”

    还没走出电梯的何隋看着呆愣的关鸠。

    “关鸠?”

    “隋哥……”

    关鸠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更快了,他的正常的心跳,每分钟不超过六十二。

    现在他可以保证,他的心跳绝对超过了一百……

    “叮咚——”

    另一部电梯也来到一楼,何隋觉得自己的腿开始发麻胀疼。

    “诶?是你?你是萧先生的朋友……”

    盛志宁穿着白大褂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看着目光呆滞的娃娃脸青年,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慌。

    何隋不认识盛志宁。

    但是一股不好的直觉让何隋直接跑向大门口。

    “小关总?小关总?你怎么了!”

    身后是关鸠秘书的叫喊。

    何隋的腿也开始膨胀,变成和身体极为不协调的、野兽的后肢。

    无形的力量困住了他们三个人。

    谁也没办法离开这里了。

    何隋绝望的想着。

    “救命……关鸠,叫萧辰……”忍住嘴里的鲜血,何隋双眼赤红,一瘸一拐的走回去。

    现在出去,只能添乱。

    关鸠已经捂着胸口,像一条被冲上岸堤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他的心跳,已经有三百了。

    盛志宁顿在原地,双眼无神的看着关鸠。

    他的手指已经长出利爪,只要轻轻一划,关鸠就会立刻命丧黄泉。

    “吼……”低哑的吼声从关鸠的喉咙里发出。

    下一秒,厚重的威压直接把三人压倒在地。

    “普通人出去!”

    穿着黑色大衣的俊朗男人从门口走进来,原本鸦雀无声的大厅顿时像闹市一样。

    人们总是贪生怕死的。

    很快的,整个大厅就只剩萧辰四人。

    萧辰闭眼,火焰悄无声息的蔓延至三人的身体下。

    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在他们三人的下方勾勒着阵法。

    繁琐精巧的阵法让萧辰消耗巨大,他还要用真气压制着快要兽化的三人。

    即使是他,也有了几分忙乱。

    嗡!

    怪异的震动,把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毁了个七七八八。

    萧辰咬牙,开始不在保留真气。

    阵法极快的勾勒完成,收到阵法的伤害,关鸠三人开始在阵法里无声的尖叫。

    像极了一部无声的恐怖片。

    盛志宁带着野兽可划破空间的利爪。

    何隋的强劲的可以蹬破精铁的后肢。

    以及关鸠已经开始具象化的、巨大无比的翅膀和头颅。

    嘭!

    阵法开始出现裂缝,萧辰毫不犹豫的撤回真气。

    巨大的爆破让整个X市都感受到了震动。

    烟雾消散,萧辰慢步走了出来。

    “王思思,来楼下接三个人去医院。”

    “发现楼不会塌,我保证,不然公司送给你。”

    “好。”

    萧辰闭了闭眼,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现场,咽下喉间涌起的血,转身离开。

    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萧辰坐了进去。

    “先生去哪?”计程师傅捻灭自己抽到一半的烟。

    萧辰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又咽下血水,哑着嗓子说道:“去荷花大道北郊。”

    计程师傅身体一僵,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萧辰。

    车子启动,开了没一会又碰上红绿灯停了下来。

    师傅既忍不住抽烟的想法,又怕顾客投诉他,只好试图和后座的萧辰讲话。

    “小伙子,你是何家的人莫咯?”

    萧辰闭着的眼帘半睁,轻声回复:“不是,只是去那边有点事。”

    师傅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车子随着车流往前,东拐西拐的越开车子越少。

    最后到了一座山下,萧辰喊了停。

    师傅松了口气,如果真的开上去,那他这一趟挺不值的。

    “师傅,这卡里有一万块,密码呢,是八个零。”

    师傅原本要接钱的手顿时缩了回去,眼神复杂的看着萧辰。

    萧辰顿了顿,无奈的解释道:“这钱是我自己挣的,就是麻烦你在这边等我。”

    “如果等到凌晨两点,我要是还没下来,您就先走吧。”

    师傅愣了愣,皱着眉头询问:“就不怕我那啥……携款逃跑吗?”

    “是携款潜逃。”萧辰把卡放在车子的前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