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老朽不服

    师傅用着及其不赞同的目光,看着车子旁边的男人。

    男人笑意浅浅,让人看着俊朗非凡,“这世上,终究还是好人多一些,要是我碰到了那也只能说我命不好。”

    萧辰转过身,边走边说:“大不了就是把鞋走破了,走回去呗。”

    计程师傅笑骂了一句,拉开遮阳板,吹着车子里的空调,慢悠悠的等着这个胆大而有勇的年轻人。

    待师傅看不见萧辰时,他已经运起真气,直接跃进茂密丛林里的小道上了。

    数年没有修剪过的灌木郁郁苍苍。

    敏锐机警的小动物躲在里面,却忽然觉得有一阵风从头顶猛地掠过。

    几乎不过半分钟,萧辰便在这座山上唯一的一栋建筑物前停了下来。

    萧辰感受体内充裕的真气,轻松越过数米高的围墙。

    旷阔的花园里,长满了过膝高的野草里。

    这里面藏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旁边的喷水池里还浮起了几只鳄鱼。

    萧辰目光一凝,直径走向水池。

    四五只鳄鱼,有缺少尾巴的、有缺少前肢的、有缺少大部分皮的……

    这些鳄鱼,缺少的部分都被移植到人身上了。

    “看来,没找错地方。”

    直接掠过花园,来到这栋中式宫殿建筑的二楼。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和药的苦味。

    浅色的真气化作一片柳叶,晃晃悠悠的飘荡在空中,顺着气味的源头飘去。

    萧辰不紧不慢的跟在柳叶的后面,提防着周围随时都可能出现的意外。

    柳叶飘入二楼的尽头,那里是一处露天的阳台,柳叶晃晃乎乎的飘到楼下,落入院外没有修剪的树冠上。

    萧辰站在阳台月光与黑暗交界等等地方,看着外面被月光照的明明白白的树林,转身回了上三楼的楼梯。

    哒,哒。

    不知何处水滴掉落的声音,在这栋老宅子里听的异常清晰。

    萧辰继续用真气幻化成一片片柳叶。

    这次一群柳叶都围在萧辰身边。

    它们像是一群机敏猎狗,发生一点风吹草动,立马向那个方向飘去一小群。

    柳叶越分越少,萧辰也来到三楼一间不起眼的房间面前。

    咚咚。

    萧辰脸色平静的站在阴气森森的过道里,曲起右手在掉漆门上,不紧不慢的敲着。

    而垂在身侧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抓着银针蓄势待发。

    门还没开。

    萧辰微微挑眉,门内有呼吸声,而且呼吸缓慢而粗重,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呼吸。

    想到自己不久前才到手的资料,萧辰曲奇右手,想要再次敲门。

    吱呀——

    门轴缓缓扭动,扑面而来的灰尘和苦味,让萧辰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资料上写着参与研究的核心人员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可依然有四五个活着的。

    萧辰紧赶慢赶,在这小半个月跑遍了国内外,找到了四个。

    可那些老人,要不就是被抹消记忆一点都不知道。

    要不就是已经老年痴呆疯疯癫癫的。

    现在,还剩何家一个没有找到。

    前两天他去拜访关家老爷子,关老爷子虽然命不久矣,但是他还是对当年的事情印象颇深。

    所以他才找到何家现在这座破败到无人问津,曾经却又极度奢华的祖宅。

    唯一意外的,是有人设计让关鸠三人聚首。

    幸好当初小心,在这三个没心眼的白痴身上布下了阵法。

    不然,那头野兽要是出来,X市也就差不多该被夷为平地了。

    “年轻人,你还不进来吗?”苍老无力的声音从房间里响起。

    门虽然被打开,但里面却依旧昏暗一片,就像是被黑夜拥抱了一样。

    在黑夜的怀里,永远看不到光明。

    萧辰手微动,嘴角勾起一抹难辨真假的笑意。

    黑是黑,但是他又不是看不见。

    站在门口,扫视了房间一圈,萧辰开口:“何老爷子,幸会。”

    从萧辰的视角看去,房间的摆设及其陈旧。

    像是时间在这个房间里,依然停留在上个世纪一样。

    仅仅只剩一层枯皮的到老人,喘着粗气倒在藤椅上。

    像是已经损坏了的抽风机,“嗬嗤嗬嗤”响着。

    萧辰并没有收起银针。

    他走到藤椅的旁边,微微俯身,“何老爷子,现在可以告诉我事情的起因经过了吗?”

    何老爷子闭着眼,声音像是木头在砂纸上摩擦。

    “还能有什么起因经过?老朽已经一百二十了……不亏,不亏……”

    老人闭着眼,一副安详至极的模样。

    如果忽略他越发急促的呼吸声的话。

    萧辰眯着眼睛,手下银针摆动,不消片刻,房间里那道急促的呼吸声就逐渐平缓下来。

    何老爷子睁开眼,浑浊的眼球突出,里面的亮光和欣喜若狂,一丝不少的落在萧辰的眼里。

    没有谁是不想活的。

    何老爷子也是一样。

    萧辰直起身,带着蔑视看着何老爷子:“我找到这玩意的元神了。”

    一颗瑰丽的、指甲盖大小的紫色珠子被萧辰捏在手心。

    这是他乘着爆炸时,抓到的小东西。

    “但是我不会用,所以我来找你了。”萧辰眼里的轻蔑和不服表现的淋漓尽致,像极了一个纨绔子弟。

    何老爷子眼珠动了动,然后他缓缓拉开一个笑,“孩子,我和你讲个故事吧……”

    男人有些不耐烦,却又压着自己的暴躁:“要说说,快点!小爷我的脾气可不好……我可不管你是谁!”

    何老爷子咳了一声,抽风机似的笑声让昏暗无比的房间更显诡异。

    “听你的口音,你不是X市的人吧?”

    萧辰翻了个白眼,“谁稀罕这破地方,小爷我京都的!知道吗!”

    老人家停下笑声,眼球盯着萧辰:“X市在上古时期,可是一块颇负盛名的修炼圣地啊……”

    “何、关、苏三家更是其中的超级世家。”

    老人目光远望,似在回忆往昔。

    “不知何时,这边来了一只危害四方的凶兽,三家翻阅古籍,才知道这只凶兽唤命‘雾涂’。”

    萧辰不屑的嗤笑一声,催促着老人赶紧。

    老人用他那道嗓子不紧不慢的说着:“三家合力将雾涂封印,却无法抹杀。”

    “为了避免雾涂重现于世,三家约定每家派一人,去禁地轮守雾涂尸骨元神五十年。”

    萧辰低垂着眼帘,笑道:“上古凶兽雾涂,遇则恶起、战起,尸横遍野方得终。”

    “你们轮守的那一家,受到了雾涂的诅咒,对吗?”

    萧辰的资料上,还有说明X市的三大巨头非常奇怪,明明没有姻亲,却总是时不时的互相扶持一段时间。

    但是,就是在五十年前,苏家——也就是盛志宁父母辈的人却死绝了。

    据说是交易不当,然后反目成仇,最后不知道被关、何哪家给灭了门。

    现在看来,多半是转交雾涂时,被发现了那些兽人实验。

    然后,知情人士该死的都死的差不多了。

    “看来你都知道了啊……”何老爷子哈哈大笑。

    周围的灰尘都因为这笑声,而落下了几些。

    “你们,你们这群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找到雾涂到底有多么强大!为何不能好好利用?”

    “人生苦短,匆匆忙忙也就不过百年光阴,老朽也不是那些无能之人,为何要死的那么早!”

    “老朽不服!”

    老人伸出手,神情癫狂的想要抓住萧辰:“孩子,孩子!”

    “帮帮我,治治我的病,我可以教你无上心法!我可以给你诸多古籍孤本!只要你可以救我!”

    萧辰笑着看着他,拿着元神的手抬起来。

    即使是用真火燃烧也要七七四十九天的凶兽元神,就被萧辰那么轻而易举的捏成稀碎粉末。

    噗嗤。

    火苗瞬间跻身而上,竟是连丁点粉末也不剩。

    老人也嗬嗤嗬嗤的发出喘气声,显然是怒极攻心,一口气没有喘上来。

    嗡。

    萧辰口袋里的手机发来消息,然而他没有在意,只是目光嘲讽的看着藤椅上离死亡越来越近的老人。

    “我出去之后,会布下阵法,以后就没人会来这里,而我刚刚为你行的针,确实可以吊住你十年的命。”

    萧辰冷漠的看着他,嘴边挂着一抹让人心底发寒的笑。

    “雾涂既为凶兽,你做的那些实验就是妄想让他们全部兽化,失去人性,变成你何家手里最锋利的刀!”

    “你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要不是靠着那些兽人的血和肉,你又何德何能可以活到现在?”

    萧辰“呵”的笑了一声,便离开这栋阴气森森的老宅。

    掠过茂密的杂乱的树林,口袋里的手机和蹭过衣服的树枝发出的声音,也没有那些小动物吓走。

    似乎是太久没有人来了。

    都不怎么怕生。

    萧辰边走,边拿出手机看王思思发来的消息。

    “已经安全移至人民医院。”

    这是一个小时前的。

    而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

    下面还有数条消息,但是王思思发来的。

    “何隋、盛志宁停止呼吸,尸体萎缩,血液迅速消失,目前已变为干尸。”

    “关鸠脊柱神经受损,目前已为植物人状态。”

    萧辰脚步顿了顿。

    随后,又继续迈步走到大道上。

    看着前面还停留在原地、开着车灯的计程车,萧辰笑了笑,拍走身上的灰尘。

    慢悠悠的回了王思思一句:“我知道了。”

    他确实知道这个情况。

    自己并不知道那具骨头是什么东西的,但是可以毁掉人的思维,一定不是好东西。

    当自己捕捉到元神,关鸠三个人的命运已定。

    萧辰敲了敲玻璃,又顺手发了一条消息给女秘书:“帮我订回海陵市的机票,最好今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