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章山谷怪物

    “萧总,您突然要去迪亚斯坦,是有什么事情吗?”女秘书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给我订机票就行了。”萧辰对着电话说道。

    就在刚才,萧辰收到了迪亚斯坦的王子,安得列给他发来的信息,说他将于三天之后,举行继任仪式。

    门德斯将会退下他的国王的位置,传承给安得列。

    萧辰听到了之后十分振奋,因为之前去迪亚斯坦,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但是如果说国王的继承人出现变化的话,肯定会对迪亚斯坦的局势造成一定的冲击。

    那么组织的人,如果真的打算在迪亚斯坦做些什么的话,这一定是最好的时机了。

    所以萧辰一定要去迪亚斯坦看一看。

    至于夜枭的情报,如果夜枭能够神通广大到能够知道组织打算在迪亚斯坦做些什么的话,他也不会仅仅是一个地下世界的情报贩子了。

    次日。

    萧辰来到了迪亚斯坦的首都。

    目前整个迪亚斯坦,都因为门德斯退位这件事情而沸腾了,许多在门德斯在位时根本不敢有什么小动作的人,心思纷纷躁动了起来。

    只不过这并不影响萧辰。

    萧辰见到了有些紧张的安得列。

    “萧辰,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安得列笑着对萧辰说道,同时将萧辰引入了王宫之中。

    “这么大的事情,我可不得早点来嘛。”萧辰大笑着拍了拍安得列的肩膀。

    安得列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真的不想当这个国王。

    “父亲已经在书房里面等待你很久了,像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的样子。”安得列对着萧辰说道。

    “是吗?那我们快去吧。”萧辰心中有些好奇,门德斯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为什么上次他来迪亚斯坦的时候没有告诉他?

    怀揣着这样的疑惑,萧辰和安得列一起进入了书房之中。

    安得列在引萧辰到来之后,本打算转身离开。

    但是门德斯叫住了他。

    “安得列,你也听一听吧,有些事情,的确是该让你知道了。”门德斯坐在椅子上,对着安得列说道。

    “什么事情?”安得列有些好奇地问。

    “这是一件世代传于我迪亚斯坦王族的事情,只靠每一代国王口口相传,没有任何的书面记载。”门德斯有些严肃地说道,像是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当然,他的确也是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萧辰皱着眉头问道,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和组织的行动有关。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门德斯靠在椅背上,做沉思状,缓缓说道。

    为萧辰还有安得列讲述了一段古老的绝密的往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迪亚斯坦境内出现过一头怪物。

    那怪物形状宛如一只超级巨大的章鱼,有八只巨大无比的触手,而且能够在陆地之上行动,为迪亚斯坦带来了非常非常巨大的灾难。

    而迪亚斯坦也是付出了非常巨大的代价,损失了无数的士兵,才将这头怪物引到了一个名为哈泰谷的地方,哪里有一道幽深的峡谷。

    在耗费巨大的代价将怪物引导了峡谷之下之后,就将其冰封了起来。

    这一封,就是千年。

    萧辰听到门德斯的话,眼神中闪过莫名的神采。

    这个故事漏洞很多,但是主要的信息就一点,迪亚斯坦境内的哈泰谷地下数千米深的地方,封印着一只怪物。

    至于当初到底是怎么封印的,萧辰没有兴趣去探究。

    “那这么说来,组织的人来迪亚斯坦,是为了这个?”安得列恍然大悟地说道。

    门德斯点了点头,然后从桌子上的抽屉之中抽出了一份文件。

    “这份文件是这最近调查出来的,威亚戈偷偷摸摸干了什么事情。”

    萧辰从门德斯的手中接过文件,将上面的封胶揭开,然后从中拿出了几张照片,还有几张A4纸打印而成的资料。

    照片上的内容是一个巨大的机器,头部有一个巨大的钻头。

    随后是三个人的照片,只不过有些模糊。

    后面的资料介绍了,这个钻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钻机之一,能够迅速地钻穿冻土层。

    而这三人的资料,则是分别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至于其他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看来组织的人是打算用这个钻机来找到那个被冰封在哈泰谷之中的怪物了。

    萧辰如是想到,但是也没有轻举妄动,反而抬头看着门德斯,似乎是再等门德斯的答案。

    他都想到了这件事情,那么一直持有这些资料和情报的门德斯没有理由想不到,但是门德斯现在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这就有些值得回味了。

    “我们还等什么,立即派兵去把守哈泰谷啊。”安得列不同于门德斯,在看到了这资料之后,就急匆匆地说道。

    萧辰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安得列,年轻人就是比较冲动。

    看来他和门德斯之间,还是有非常巨大的差距的。

    “我们不能派兵。”门德斯说道,“现在正是交接之际,根本就不适合派遣兵力去哈泰谷。”

    “为什么?”安得列问道,“那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

    萧辰听着门德斯的话,也不确定为什么门德斯不派兵去保卫哈泰谷,但是肯定不像是他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反正自己都已经知道了组织的目的地了,要找组织的麻烦,去那个目的地哪里去等待组织,难道不好吗?

    至于门德斯到底在打什么算盘,萧辰也大致能够猜出来。

    无非就是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中去。

    无论组织还是萧辰,两边都不是好惹的,而且就算组织得到了哈泰谷之下的怪物,对于门德斯来说都没有什么损失。

    虽然自己曾经救过门德斯的命,但是这可是关系到整个迪亚斯坦的事情,就算门德斯对萧辰再感激,也不可能拿迪亚斯坦的安危来做赌注。

    萧辰想到这里,也明白了门德斯把自己叫来这里的用意,无非就是让自己知道这个情报,然后去哈泰谷和组织去处理呗。

    不过就算想到了这一点,萧辰也没有记恨门德斯。

    毕竟从一个国王的角度来说,门德斯做的的确没有什么问题。

    “那,我就先去哈泰谷看一看了。”萧辰对着门德斯说道,然后转身就离开了皇宫。

    至于一旁的安得列却被门德斯用眼神留了下来。

    “这是为什么?”安得列大声地和门德斯吵到。

    “安得列,你再过几天就成为国王了,一切的事情,你都要站在国家的角度来考虑。”门德斯严厉地对着安得列说道。

    “可,萧辰他可是救了我们,我们就这样看着?”安得列还是不能够理解。

    “我也觉得非常亏欠,但是对迪亚斯坦来说,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门德斯说道,这段时间他加大力度清洗了一批人,为安得列的上位铺路,整个迪亚斯坦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如果这时候再掺和进去,说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故。

    ……

    “好了,我已经到了哈泰谷了。”萧辰对着耳中带着的一个无线麦克风说道。

    虽然门德斯没有提供明面上的帮助,但是还是暗地里为萧辰提供了一些帮助。

    “祝您好运。”耳机的一头传来了一个声音,然后就只剩下了滋滋的电流声。

    萧辰站在哈泰谷的山谷顶上,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往山谷之中看去。

    整个哈泰谷其实是有三座‘品’字形的大山组成的,而最中间,就是组织此次的目的所在。

    即使隔着数百近千米,但是萧辰良好的视力还是能够让他清楚地看到山谷之中发生的事情。

    大概有近百名穿着白色雪地服的人在谷底忙忙碌碌,而且已经出现了一个幽深的隧洞。看来那钻机的效率还是非常的高的。

    而这近百名穿着雪地服的人中,又有一半是拿着枪,在四周警戒的。

    萧辰并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中,反正都是动动手指就能够灭掉的,根本不足为据。

    真正让他重视的,是那些人的三个人,虽然服装上和其它人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萧辰能够轻易地查探出他们三人的气息,都是武道宗师。

    “看来这山谷底部的怪物对于组织来说非常的重要啊,不然也不可能派出三个武道宗师前来。”萧辰喃喃地说道。

    心中也升起了一抹对于这个怪物的好奇。

    于是就耐着性子等待了起来。

    组织的办事效率果然没有让林语失望,没过多久,那钻机就从那隧洞之中出来了,然后那些人开始安装钢索,利用起重机将里面的某个东西吊出来。

    如果萧辰的猜测不错的话,这玩意儿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章鱼怪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