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愿者上钩

    这两个女人的名字,高挑一些的叫甄欣,另一个叫做钱珊珊。

    “哼,这条船上去的可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只要我调到一个金龟婿,我就彻底脱离苦海了。”钱珊珊摆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说道。

    “得了吧,人家会看得上你。”甄欣对于自己的同伴整天只想着吊金龟婿的理想翻了翻白眼。

    有一说一,钱珊珊的长相还是非常美的,而且身材也很好,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差。

    “哪里会看不上。”钱珊珊挺了挺自己的胸部,傲人地说道。

    甄欣耸了耸肩膀,她的身材也很好,而且独有一种俊美的气质,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

    “好了,与其想着吊金龟婿,还不如想一想怎么在赌场里面赚钱吧。”甄欣对着钱珊珊说道。

    “赚什么,我们连船都上不去。”钱珊珊对着甄欣说。

    “这个交给我吧,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从哪些可恶的有钱人手中把钱赢过来。”甄欣按住了钱珊珊的肩膀,说道。

    “放心好了,我钱珊珊的赌术,绝非浪得虚名。”

    ……

    第二天。

    钱珊珊看着手中的请柬,一脸激动地对着甄欣说道:“我的天,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这你就别管了。”甄欣对着钱珊珊说道,然后从房间中拿出来了一个大箱子,“快点登船吧,不然等下就要错过了。”

    两人一人拿着一个箱子就来到了码头,船上的工作人员看到她们两个的请柬之后贴心地为她们将行礼拎入了房间之中,只不过她们却没有立刻进入房间,而是在甲板上闲逛了起来。

    安定号非常大,足足有三层甲板,而钱珊珊和甄欣两人,正在第三层甲板上闲逛。

    “我的天呐,来这里的可都不是一般人啊。”钱珊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是认出了一些人,悄悄地对着甄欣说道。

    “这样才好啊。”甄欣眼光四处转了转,在熟悉这里的环境。

    她们两人的搭档,一个负责赢钱,一个负责动手。

    甄欣毫无疑问就是负责动手的哪一个,毕竟钱珊珊如果赢了对面很多钱的话,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时候就需要她甄欣展现出武力了。

    萧辰此时在房间中待久了,未免觉得有些无聊,于是来到了第一层的甲板上透透风。

    而萧辰的身影,正好被处在第三层甲板上的钱珊珊看到了,钱珊珊一看到萧辰,两只眼睛直冒光,用手指捅了捅一旁的甄欣,“你看到没有,那个人。”

    甄欣顺着钱珊珊的手指望了过去,正好看到了萧辰在甲板上俯瞰整个海面的身形。

    有那么一瞬间,甄欣迷糊地觉得,似乎整个海面都是萧辰的,他就是这片天地的王。

    “我的天那,长的又帅,而且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全部都是定制版,有钱都买不到。”钱珊珊似乎已经找到了她的目标了。

    甄欣看着钱珊珊花痴的模样,摇了摇头,“别做梦了,人家不会看上你的。”

    而萧辰也注意到了下层甲板上的钱珊珊和甄欣的目光,于是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着两人笑了笑,行了一个基本的礼节,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虽然钱珊珊和甄欣两人都非常漂亮,尤其是甄欣,还有着一种俊美的气质,让人很难忘记。但是萧辰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自然不会看到她们就走不动路了。

    萧辰没走几步,迎面就走来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人。

    长相上十分普通,但是整个人却带着一种特殊的英气,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这艘船上的人还真的是挺奇怪啊。”萧辰看着前面走来的女人,心中暗想,他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女人是一个练家子,而且脸也被精心易容过了。

    萧辰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打算回房间的似乎,那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人却叫住了萧辰:

    “先生请留步。”

    “有什么事吗?”萧辰回过头,看着这女人说道。

    此时荆满玉的心中十分的奇怪,她从小练武,修为也算不弱了,但是竟然看不出萧辰的底细,这让她对萧辰起了一点兴趣。

    “我叫做荆满玉,能和你认识一下吗?”荆满玉伸出了自己的手,对着萧辰说道。

    萧辰哑然一笑,看来这个荆满玉是看出了他身上的不同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于是萧辰同样伸出了手:“萧辰。”

    “原来是萧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荆满玉虽然感觉到萧辰不想和她多说,但是她心中对萧辰的好奇心非常的强烈,就厚着脸皮继续问道。

    而此时,钱珊珊已经拉着甄欣来到了第一层甲板,打算和萧辰认识一番。

    “哟,你看你的金龟婿似乎已经被人看上了。”甄欣看到萧辰和荆满玉谈话的模样,打趣道。

    “可恶。”钱珊珊看到这幅场景,气鼓鼓地说道,然后看了看荆满玉,似乎觉得荆满玉的长相很普通,完全不能够打败自己,于是又有信心了,“看好了,我是怎么吊到金龟婿的。”

    钱珊珊自信地对着一旁的甄欣说道。

    甄欣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钱珊珊虽然每天说着要吊金龟婿,但是可没有任何一次成功的。

    钱珊珊手中从服务员哪里拿来了一杯酒,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萧辰和荆满玉的身边走去。

    但是可能是胸前的负担太重的缘故,就在她接近萧辰和荆满玉的时候,脚下的高跟鞋一个没踩稳,一个踉跄,而她手中的酒,也随着这个踉跄泼了出去。

    目标正好是萧辰和荆满玉二人。

    荆满玉身手极好,在钱珊珊的酒泼出来的一瞬间,脚下踩了两下,就后退了几步,正好避开了。

    而萧辰,此时正被荆满玉纠缠的没有办法脱身,看到钱珊珊的酒的时候,眼睛一亮,压抑住了自己体内的灵力。然后任由这杯酒泼到了自己的衣服上。

    “呀,对不起对不起。”钱珊珊看到自己造成的模样,立马就慌乱了起来,连忙冲上来擦萧辰的衣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