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输了会死

    乔纳森说要和众人赌钱。

    在枪口的威胁之下,赌场中的人们也没有办法,只得一个个地排好队,而钱珊珊等人就拍在队伍的前面,荆满玉第四个,甄欣第五,钱珊珊第六。

    第一个和乔纳森赌钱的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

    他战战兢兢地坐到了乔纳森的对面。

    “哦,先生,放松点,你会玩这个的,是吗?”乔纳森的右手边放着枪,对着那中年男人说道。

    “会,会。”中年男人声音有些小。

    但是却并不影响,一名歹徒从牌堆之中抽牌,分别发给了乔纳森和中年男人两张牌。

    中年男人拿到牌之后马上翻开,然后强迫自己对着乔纳森笑着说道:“我六点。”

    乔纳森看着中年男人身上尴尬的笑容,也笑了笑,然后打开了自己手中的牌。然后笑出声来,

    “对不起,我七点。”

    ‘砰’的一声,手枪的口冒起了阵阵的硝烟,而那中年男人胸膛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洞。

    “下一位。”乔纳森对着排着队的队伍说道。

    第二个人甄欣等人也认识,正是昨天在赌场之中找她们麻烦的科克尔。

    科克尔吞了吞口水,然后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去,目前来看,除了接受乔纳森的赌局之外,他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发牌。”乔纳森看科克尔坐定,对着发牌的歹徒说道。

    顿时四张牌派了出去。

    “我八点。”科克尔立马翻开了自己的牌,然后对着乔纳森笑道。

    当然是强迫的笑容,不然除非他有神经病,才会对着乔纳森这个可能随时要他的命的人真心的笑起来。

    乔纳森靠在了椅背上,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两张牌,一翻,也赫然是八点。

    科克尔现在是真的笑了,“平局,大家都是平局啊。”

    但是乔纳森却笑了起来,“对不起,平局,庄家赢。”

    然后‘砰’的一声。

    科克尔不甘心地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洞,然后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下一位。”乔纳森对着现在队伍的最开始的一个人说道,这人带着一个眼睛,梳着中分,身材瘦弱。

    他看到前面两个人都死了,当即就没有和乔纳森赌钱的勇气了。

    “我不赌,赌输了会死的。”那人咆哮着说道,然后转身就跑。

    但是还没有跑几步,就被乔纳森身边的凯南开枪打成了筛子。

    凯南在杀人之后,仿佛变得十分开心。

    “下一位。”乔纳森笑着对荆满玉说道。

    荆满玉闻言,心头一沉,她心中在默默地思考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了。

    但是她还没有走出两步,她身后的钱珊珊突然拦住了她,“让我来吧。”

    钱珊珊对着荆满玉说道。

    荆满玉一脸惊愕地望着钱珊珊,似乎不明白钱珊珊为什么要这么做。

    “发牌吧。”钱珊珊一回到赌桌,就仿佛将军又回到了战场一般。

    发牌员发牌。

    钱珊珊先开了一张牌,第二张盖着。

    而另一边的乔纳森已经摊开了两张牌,七点。

    而钱珊珊对着手中的牌轻轻一弹,然后把第二张牌翻开,加起来正好是八点。

    乔纳森见自己竟然输给了钱珊珊,脸上闪过一抹怒气,不过却没有开枪。他之所以玩这个游戏,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心中的杀戮欲望而已。

    “不算,再来一局。”

    船长室。

    钟行胸口一局被插上了一把刀。

    “特纳,为什么要这么做?”钟行脸上带着不甘的神色看着面前的特纳,问。

    “因为,我一直都是卧底啊。”特纳对着钟行笑着说道,他一直都是乔纳森安排在这条船上的卧底,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劫持这条船。

    当然不是眼馋这条船,而是因为这条船很特殊,上面的人非富即贵。

    “你难道就不怕警察吗?”钟行继续问道。

    “白痴,这里可是公海,有谁能够管得到?”特纳看着钟行胸前缓缓流淌的血液,他知道,按照这个流淌的速度,钟行会在三个小时之后死去。

    而且这里根本就没有止血的东西,况且就算有,这个钟行也会死。

    特纳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把时间浪费在钟行的身上了。

    于是转身,推门离开了船长室。

    对着在门外守候的几十名手下说道,“还有很多人躲在房间里面,你们去一间一间地把他们给我逼出来。”

    “是。”

    那些手下闻言纷纷散开,然后分散到各层的甲板,打算去各个舱室看看有没有人躲在里面。

    毕竟他们早就渗透了这条船,拥有这条船上所有的钥匙。

    特纳原本打算去赌场和乔纳森会面的,但是脑海中却浮现了前几天,钟行和萧辰会面的一幕。

    “那个人的身份有些神秘啊?没准是条大鱼也不一定。”特纳目光闪烁地说道,他们之所以策划这起劫船,目的就是为了求财。

    现在有一个身份神秘的萧辰在哪里,特纳不由得对萧辰升起了浓浓的好奇心。

    毕竟能够让钟行那般对待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于是特纳叫来了两个拿着冲锋枪的手下,和他一起来到了萧辰的门外。

    萧辰正在门内修炼,但是突然就感知到了人的靠近,而且还带着淡淡的杀意,这让萧辰立马冲修炼的状态中惊醒。

    随后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你好,我是特纳大副,请开门配合一下检查。”特纳在门外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忽略他手中的那把手枪的话,还是很容易相信他的话的。

    “特纳?”萧辰皱起了眉头,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也会是钟行这个船长来找他,而不是特纳。

    而且这个特纳还带着一股杀意,这让萧辰不由得警惕了起来。

    不过却没有什么好担忧的,毕竟特纳等人不过是一个身手好一些的人而已,对他完全造不成什么威胁。

    萧辰想到这里,勾了勾手指,门就自动打开了。

    “进来吧。”萧辰对着门外说道。特纳当即推门而入,手中的手枪一冲进来就对准了萧辰。

    “不许动。”特纳看着萧辰说道。

    萧辰没有说话,反而是淡淡地看着特纳,嘴角还带着一抹好像嘲弄的笑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