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连赢

    “我没动啊。”萧辰对着特纳说道。

    特纳看着萧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但是看着萧辰一动都没有动,他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怀疑。

    而就在者一刹那,萧辰从床上蹿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特纳惊呼道,他话都还没有说道一半,身边的两个小弟已经被萧辰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撞在了钢铁铸造的墙壁上,不知死活。

    而他自己,手中的枪也被萧辰给打掉,整只手都被擒住了,只要萧辰稍微一用力,他的手就会断开。

    “好了,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话了。”萧辰淡淡地对着特纳说道。

    “谈星号。”特纳怒吼道,左手从腰带中抽出了一把匕首,强忍着右手被萧辰掰脱臼的疼痛,转身对着萧辰的胸膛刺了过去。

    “死吧。”特纳看着自己的匕首刺破了萧辰的衣服,但是却在接触到萧辰的皮肤的时候就整个断裂了。

    当即就傻眼了。

    “怎么可能会这样?”特纳呆呆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他感觉自己的三观被萧辰给震碎了,这可是精钢打造的匕首,不是豆腐做的。

    “看来没办法和你沟通了。”萧辰摇了摇头,从这特纳的动作上,萧辰就能够看出来,这个特纳绝对是一个亡命之徒。

    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也往往无法从他哪里得知什么有用的情报。

    于是萧辰反手扭断了特纳的脖子。

    而此时的沃克才从旁边的房间出来。

    他是和萧辰一起上这条船的,自然也被安排到了在萧辰附近的房间。

    以他武道宗师的实力自然是知道萧辰这里发什么事情了。

    沃克心道表明忠心加刷好感度的机会来了。

    “老大,这伙人应该是恐怖分子。”

    “哦?为什么这么说?”

    萧辰饶有兴趣地问道,沃克怎么会知道的?

    “因为这个。”沃克用手指了指倒在地上的两个匪徒的臂膀。

    哪里有一个徽章,一片黑,中间有一把金丝匕首,匕首下还有一个骷髅头。

    看起来是某个组织的标志。

    “你认识这个组织?”萧辰问。

    沃克点了点头。

    “这个组织叫做暗夜佣兵团,在地下世界有点小名气。”

    之所以只是这么说,当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虽然这个暗夜佣兵团人数不少,但是却没有强者坐镇,这种佣兵团向来是入不得沃克的眼的。在组织的时候,他看都不会看这种佣兵团一眼。

    同为佣兵团。

    前一阵子萧辰遇到的那些血火佣兵团,伯爵佣兵团之类的,强者就有很多。

    所以佣兵团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而暗夜无疑是下等的。

    “暗夜的团长叫做乔纳森,以前是一名特种兵。”沃克想了想,说道,“我猜他们的目的是打算控制这条船。”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反驳沃克的推测。

    毕竟这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的事实。

    只是让萧辰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副,竟然也是暗夜的人。

    “我去找船长,你就在这甲板上清理一下暗夜的人吧。可不能因为他们耽误了我的行程。”萧辰想了想,对着沃克说道。

    他见过钟行,稍微了解一点钟行,知道他不可能是那种暗夜的人。

    所以发生了现在的情况,萧辰也有些担心钟行的安全问题。

    毕竟上船的时候,钟行对他那么恭敬,总不可能看着他死吧。

    于是萧辰就转身往船长室走去。

    而沃克则是向相反的方向行动,顺手解决掉两个守路的佣兵。

    “乔纳森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愚蠢,竟然想抢劫船只。”

    抢劫这种船只的风险太高,而且性价比太低。

    首先船只上都有定位系统,几乎不可拆卸。而且绑架那些富豪索要赎金,一旦那些富豪脱困,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悬赏暗夜。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富豪被绑架,那么肯定会引起政府震怒的。

    所以说沃克才说乔纳森的做法愚蠢。

    “不过嘛,我还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可能有这种刷好感的机会啊。”沃克喃喃道。

    他一直都担心萧辰找到基地之后,反手就把他给杀掉了。

    但是这两天,萧辰一直在房间之中修炼,这让他想和萧辰套近乎都没地方套。

    而这时候,乔纳森劫船了。

    所以只要他在这时候好好在萧辰面前表现一番,害怕赢不到萧辰的好感。

    到时候就算他没有用了,沃克也觉得萧辰不会杀掉他。

    想到这里,沃克干活更加卖力了。

    萧辰已经来到了船长室。

    一靠近,就闻到了其中传来的血腥味。

    萧辰心中着急,一脚就踹开了船长室的大门,看到了坐在地上靠着墙壁,胸口插着一把刀子,鲜血已经流到地面,汇聚成了一小滩的十分凄惨的钟行。

    此时的钟行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失去了意识。

    再过半小时,他就会死。

    “唉,坐了你的船,也算我们两个有缘。”萧辰看着躺在地上的钟行说道。

    他还没有死,救治还是比较容易的。

    萧辰运起灵气,然后一指点在了钟行的伤口附近,封住了附近的血管。

    顿时血液就止住了,不再流淌。

    萧辰这才将钟行胸膛上的刀给拔了出来,然后拿出了一粒丹药,半颗灌入了钟行的嘴巴中,半颗洒在了钟行的伤口之上。

    对于萧辰而言,治疗这种伤势再简单不过。

    甚至哪怕再晚半个小时,钟行死了。

    萧辰也能够把他从阎王哪里拉过来。

    当然,到时候要付出的,可就不是一颗止血丹的事情了。

    服用了止血丹之后,钟行会在几个小时候醒过来,毕竟失血那么多。而他的伤口已经不成问题,除非有人再捅他几刀。

    萧辰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船长室。

    他要去清理那些暗夜佣兵团的人了。

    可不能够让他们破坏了自己的这次航行。

    赌场。

    “姑娘,你运气真好,已经连赢我十二把了。”乔纳森目光阴冷地看着面前的钱珊珊说道,虽然他的脸上任然有一股笑意。

    但是钱珊珊却感觉到了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只要这乔纳森不傻的话,肯定能够猜到她动了手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