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夺回控制权

    “怎么办?老被这样追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钱珊珊气喘吁吁地问道。

    “我们先去找船长。”荆满玉丢下了手中打空了子弹的冲锋枪,胸口也有些起伏,她和甄欣两人不仅要逃,还要负责清除追兵和把守在前路上的敌人,所以体能的消耗更大。

    荆满玉的提议得到了其余两个人的同意。

    毕竟船长无疑是对这条船更加的熟悉,而且船上肯定也有属于自己的保安力量,只有船长才能够组织的起来。

    这是在公海,指望救援肯定是没啥希望的,等到救援来了,暗夜的人早就已经掌控这条船了。

    所以三人一路小跑着往船长室走去。

    所幸荆满玉无论到哪里,都有先熟悉环境的习惯。

    所以三人有惊无险地抵达了船长室。

    推门而入,就看到了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船长,还有他胸前的伤口,虽然不再流血,但是打红的衣裳和地板,都在证明着他的出血量有多大。

    钱珊珊见到这一幕,都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他不会是死了吧。”钱珊珊抚摸着自己的心口说道。

    甄欣上前去探了一下船长的鼻息,发现不仅没有死,反而呼吸还很平稳,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随后她就锁紧了眉头,这么大的出血量,竟然还没有死?

    “叫醒他吧,叫醒他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荆满玉抱着双手说道,她显然也感知到了钟行并没有死亡。

    而按道理来说,这么大的出血量,早就死了。

    而且他胸前的伤口也是诡异地不流血了。

    甄欣闻言,晃了晃钟行,将钟行从睡梦之中摇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死了还能感觉到疼吗?”钟行一清醒,就感觉到了胸口的伤口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哼了一声。

    随后就看到了甄欣三人。

    “船长,船上已经被暗夜佣兵团的人占据了,我需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甄欣看着钟行说道。

    钟行忍住了疼痛,他认出了甄欣三人,都是他船上的乘客。

    “是特纳,特纳背叛了我,我身上的伤口也是他造成的。”钟行对着甄欣说道,同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脸上露出了一股狐疑之色。

    常年在海上航行,钟行也稍微掌握了一点点医术。

    他知道,像自己这么大的伤口,应该早就死了才对?怎么可能还醒的过来?而且那伤口没有做任何的包扎竟然就止血了。

    于是钟行看着甄欣:“你们三个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我们一进来你就已经这样了。”甄欣摇了摇头说道。

    钟行仔细观察着甄欣和钱珊珊三人的反应,发现她们没有在说谎。心中也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好了,说不定你是被其他人给救了呢。”荆满玉脸上却流露出了一抹异色,说道。

    她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影,正是她看不透的萧辰。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甄欣看着荆满玉的表情,问。

    荆满玉白了一眼,“我可是一直和你们呆在一起,我能知道什么?”

    甄欣闻言想着也是,荆满玉今天晚上可是和她们一直在赌场里面,根本不可能到船长室来。

    “好了,船长,船上还有什么人?能够和那些雇佣兵战斗的人。”荆满玉对着船长说道。

    钟行想了想,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所有的船员身份和安排,特纳全部都知道,那些人说不定也早已经遭遇的特纳的毒手。”

    倘若那些人完好的话,钟行可不相信,外面一点枪声都没有。

    毫无疑问,特纳同样对那些人下手了。

    “这下可就糟了。”甄欣凝重地说道。

    “无妨,我已经启动了紧急报警装置。”钟行说道。“会有人来救援我们的。”

    “可是现在已经快要驶入一个国家的海域了。”荆满玉来到一个电子地图的面前,用手指了指目前的船只的航向,说道。

    看来乔纳森在接手这条船之后,就已经改变了航向,迅速靠向这附近的最小的一个国家。

    进入了其他国家的海域之后,钟行的救援队,就不可能闯进来了。

    必然要先经过外交的干涉,才能够派遣救援队。不过等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而那个小国家,连连内战,根本自顾不暇,也不会派人管钟行的安定号。

    看来乔纳森等人的安排非常的周到,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了。

    “不行,我们一定要阻止他们。”钟行咬着牙说道,他抬头看了一眼电子地图,凭借这对安定号的熟悉和多年的航行经验,“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抵达那个小国家的海域,我们必须要夺回控制权,然后将船的航行方向改变。”

    “那有那么容易,”钱珊珊摇了摇头,“控制室肯定被那个叫做乔纳森的变态派人好好保护起来了,想要接近根本就不可能。”

    “不,或许有办法。”荆满玉闭目沉思道。

    “什么办法?”

    ……

    钟行将自己的伤口用绷带缠好,防止在行动的过程中伤口破裂开来。

    虽然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必死无疑的自己,会活过来。这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把他从鬼门关面前拉回来了一样。

    而他们四人,兜兜转转,来到了荆满玉的房间。

    “走,进去。”荆满玉刷了一下卡片,几人推门而入。

    荆满玉也不墨迹,进入房间之后就把自己的行李箱拿出来了,拿起了平面的几件衣服,露出了一箱子的武器。

    “我去,你来旅行还带着一个军火库,不怕把这条船给炸了。”钱珊珊看着一箱子琳琅满目的武器,瞠目结舌地说道。

    而一旁的钟行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当初的安检员是干什么吃的,有人带这么一箱子武器上来他都查不出来。

    “快,挑选武器,全副武装,我们强攻。”荆满玉说道,然后拿起两把手枪,别在了大腿上,几颗手雷,然后再拿起一杆自动步枪,两个弹夹。

    其他人也是拿起了武器。

    钱珊珊虽然枪打不准,但是牌丢的准,所以手雷应该也丢的准,所以她带着一小口袋的手雷。

    “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在哪里?”荆满玉出门之时喃喃说道,她说的那个家伙,自然是萧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