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意外的物品

    一个快递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一片别墅区谈不上人烟稀少,更何况今天是工作日。

    结果他问了好几个人,他们都不知道这家主人到底是不是叫萧辰。

    虽然一进入别墅的花园就很凉快,但是这路太远太难走了!

    他现在特别怕他回去的时候,他的小三轮就刚好没电……

    那么长的路!走回去!简直就是人间灾难!

    快递小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暴躁的小脾气,再次按响门铃。

    “请问有人吗?先生,有您的快递!”

    “收件人是萧辰吗?”从花园的小道上走来两个年轻男人。

    问话的男人看着另一个人,那人无奈的笑了笑。

    快递小哥一个没注意,手一抖险些没拿稳手里的包裹。

    两人再离快递小哥还有三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快递小哥这才看清两人,这两人的外貌都是得天独厚的。

    一个不怒自威,上位者的气势如虹。

    一个眉眼带笑,端的是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戚衡,看着有些呆滞的快递员。

    旁边的萧辰带着笑,温和的看着快递小哥:“我是萧辰,给我吧。”

    他微微挑眉,又问道:“这快递的收件人,确定是萧辰的吗?”

    “是,是的!国际快递,货到付款!”

    这句话一出,三人纷纷一愣。

    快递小哥简直恨不得穿越回去,拍死刚刚说话的自己!

    这讲的都是什么屁话!快递单上不是写着的吗!他干嘛要说!而且别人会稀罕那么点钱吗!

    快递小哥欲哭无泪的,看着旁边那位看上去好说话的男人。

    萧辰握拳抵住唇角,另一只手拍了拍戚衡的肩膀。

    萧辰无奈的笑了笑,拿出自己的驾驶证,对着快递小哥说道:“我确实是萧辰,给我签吧。”

    签好后,快递小哥一脸呆滞的走出花园。

    “谁还会给你这种老古板送快递?”男人问道。

    话说完,也不管停留在原地看快递的萧辰,直径走上前去开门。

    他的气势强大而冷冽,按理来说这种人应该是戒备心很强。

    但他此时却是毫无防备的,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别人。

    足以见得他同萧辰之间的情谊有多深。

    “是以前公寓对门一户人家的小孩,最近在Europe玩,前几天和他聊了聊。”萧辰轻松的拆开快递盒子。

    里面是一叠照片和几封信。

    萧辰挑了挑眉,这些信明显不是那小孩的风格。

    萧辰并没有着急拆开来看,收回盒子里之后,跟着戚衡走进别墅。

    “你过几天就回海陵了,对吗?”戚衡上楼时在楼梯口问着。

    萧辰看快递里的信,头微微低着看不清神情,戚衡只听到一声“嗯”,变没了下文。

    萧辰很快速的浏览了第一封,说大概是Europe各种好玩的。

    有可能是小孩子一时兴起,跟着大人一起写的。

    “衡哥。”萧辰突然喊了一声。

    戚衡把自己的西服外套拿在手里,不紧不慢的抬眼看着萧辰。

    站在客厅里,这个光彩夺目的男人笑了笑。

    他晃了晃手里被拆开的信封,带着歉意的说着:“看来要说抱歉了,我今天晚上不能陪你和陈斯吃烧烤了。”

    戚衡靠在楼梯的扶手上,从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

    烟斜雾横之间,戚衡眉眼透露着嘲讽:“什么样的委托,值得你辜负陈斯准备了那么久的烧烤?”

    萧辰也不在乎这语气,但是他依然收起了笑容。

    “家里长辈的委托……”萧辰顿了顿,叹了口气把其中一封信给递了过去。

    戚衡一目十行的扫完,玩味的看着萧辰:“X市的胡家?他们家……呵。”

    看着戚衡脸上毫不掩饰的讥讽,萧辰接过飘下来的信封。

    “X市离这里相隔甚远,如果今天晚上不出发,那么那老人的死期我也估摸不准了。”

    萧辰温和的笑了笑,眼里的讥讽却不比戚衡的少。

    他转身,坐在沙发上边说边发信息。

    男人手里真气一震,那封信立刻化为齑粉。

    萧辰道:“怎么说呢……好像是胡家老爷子托人找人去,但是并不知道去的是我这人。”

    既然信封是夹在这些照片里,就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

    那么,是不想让谁知道?

    萧辰又仔细的看着小孩子寄过来照片,想要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小孩很阳光,是一个中欧混血的男孩子,看着镜头的、漂亮的焦糖色大眼睛,每每都是充满快乐和天真。

    萧辰笑着翻看照片,却在某一张停住。

    这张照片里有一个游客,在看着镜头。

    这突然就有一点毛骨悚然的味道了。

    “这一张……”萧辰顿了顿,把那一张单独拿了出来。

    他并不着急,继续翻看着下一张。

    最后,零零散散的找到七八张照片,每一张都有这个带着墨镜、身穿黑衣的男人。

    戚衡看着手机下楼,他换了一身家居服,整个人都气势收敛了许多。

    他从桌上倒了两杯温水,看着萧辰眉头紧皱,开口问:“找到问题了?”

    “嗯,这个黑衣男人有问题。”萧辰把顺身携带的笔拿了出来,在每张照片上把人给圈了出来。

    戚衡随手拿过一张看,看到的第一眼就是眉头一皱,“那你看出问题了没有。”

    “没有,但是这个男人的存在他们一家肯定是不知情的。”

    萧辰翻找存在手机里的号码,看到那个意思意思存下来的号码拨了过去。

    “嘟……”

    良久,那边才接起电话,男人声音粗哑,像是哭了很久:“喂,您好,我是张宣,找我有事吗?”

    萧辰眉头一跳,压了压自己的太阳穴,开口问:“张哥,是我,我是萧辰。”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带着哽咽。

    紧接着绝望而尖锐的女声传来:“小,小辰啊!”

    女人带着哭音:“沐沐,沐沐他不见了!你,你帮陈姐找一找,我求求你了,找一找,呜呜呜……”

    萧辰一愣,随即快速的安抚着女人。

    “陈姐,你把手机给张哥吧,我问问情况,沐沐会没事的。”

    萧辰轻声劝慰:“你也别太伤心了,你的身体也要好好照顾,到时候沐沐回来了你才能好好照顾他。”

    电话那边依然有着低声的抽泣,萧辰无奈的叹息。

    片刻之后,男人拿过手机,和萧辰讲起了当时的情况。

    半个小时后,萧辰把电话挂断,抬头和同样面色凝重的戚衡对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