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救人

    但是,杀手不顾一切杀意和那灵敏的闪避动作告诉萧辰——串串烧是不可能的。

    萧辰眯着眼眸,不轻不重的“啧”了一声。

    空气中的真气开始暴动,像是巨大的玻璃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打破,破碎的碎片突兀的出现在车厢里。

    整个车厢像是一场炼狱,尸体七零八碎的挂在四壁之上。

    红到发黑的鲜血,滴滴答答的、及富有节奏的掉落在座椅和地面上。

    萧辰抬步,缓缓向车厢的尽头走去。

    那扇门后面不是普通舱,而是乘务员休息的地方。

    绷!

    被拉满的弦猛地被松开,萧辰脚步一顿,一支弩箭擦着他的下眼睑,直接贯穿了右边的车壁。

    萧辰垂下眼睑,没有过多理会,继续迈开步子往前走。

    而那个放箭的人,已经不知何时被一根银白色的地刺,从下而上的刺穿了整个人。

    萧辰以身试险给,或多或少的受到攻击擦破了一点皮。

    走到尽头的门前,萧辰没有打开,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一片屠杀现场。

    空气里的真气缓缓消散,没了那些突刺、地刺支撑的尸体,并没有倒在地上。

    他们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一击致命的那部分人,就像是一尊尊活生生的蜡像。

    一副让人心脏骤停的画卷。

    萧辰又抬步走了回去,然而这次所过之处却是带起了一股热浪。

    血液飞快地蒸发,连带着僵硬如坚冰的尸体也开始迅速萎缩、变成干尸。

    随后,轰然破碎化为细小无比的尘土,被空气净化器带走。

    嗒、嗒、嗒。

    不紧不慢的脚步逐渐逼近普通舱的门。

    “韩苏!你个婊子!你再不说,这个孕妇可就因为你而死了!一尸两命!你他妈的到底说不说!”

    男人平凡至极的脸开始狰狞可怖,人群都被吼的退后了几步。

    韩苏也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

    “妈妈……那个叔叔是坏人吗?他为什么要拿刀凶那个阿姨?”

    不远处的座位里传来小孩的声音,“那个阿姨是好人,她刚刚给了我糖吃……”

    话说到一半,声音就停了下来。

    紧接着女人惊恐又愤怒的尖叫声,刺激了每个人的耳膜。

    女人站了起来,右半边的身体都沾满了鲜血。

    她像一只愤怒的母狮子,抱着被一枪杀死的孩子嚎啕大哭。

    “呵呵呵呵……”勒着孕妇脖子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像是挤过窗户缝隙灌进来的风,嘶哑恐怖。

    “忘记说了,我还有好多个同伴在这个车厢里……韩苏,看在我们打了那么久的交道上,你说不说?”

    “不说……一分钟,我就杀死一个好了。”

    旁边的乘客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喂!求求你就说出来吧!你不能看着我们这么多人死掉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在恐惧之下,所有的乘客开始纷纷应和。

    “这里没有你的亲人吗?是不是死的不是你的亲人你就觉得没什么问题?”

    “你凭什么不说!你又凭什么让我们为你这个秘密死!”

    “不就是一个商业秘密吗!钱难道比命还重要吗?”

    “救救我,我才刚上大学,我还不想死!”

    “小姐姐,小姐姐求求你了!你说出来没有事的!”

    “你身上都是名牌,不缺钱为什么还要死守这一两个商业秘密!”

    韩苏脸色一白,怒不可遏的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

    “怎么,还不说吗?你要放弃这么多人命?”

    男人说完,感觉到怀里孕妇的挣扎,手在用力一勒,孕妇一声娇媚的闷哼响起。

    身下不知何时已经被浸湿,不是羊水,而是……

    男人油腻的眼神划过女人胸前被奶水弄湿的两点,淫笑到:“你下面是不是还藏着什么……”

    男人伸手往下摸了一把,“啧啧啧,果然是富贵人家,玩的花样就是多。”

    “韩苏,你还没考虑好吗?不然,我就当面来一发吧……我还没草过孕妇呢……”

    嗤——

    男人话音刚落,带着寒气的冰锥直接刺破男人的头。

    强劲的惯性,更是把男人带离了孕妇身边,直接钉在地上。

    孕妇愣了一瞬间,随后脸色立刻像刷了一层白色涂料。

    捂住像个皮球的肚子,向韩苏伸出手,渴望着可以得到一点点帮助。

    韩苏跑了过去,把自己的外套铺在地上,又让人平躺在地上。

    她紧握着孕妇的手,“没事的,我朋友是医生!最好的医生!”

    “京都的人都向他求医,你放心!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孕妇哭的呜呜咽咽,只是不断的点头应和韩苏说的话。

    萧辰看了一眼人群,不知为什么,人群里突然发出尖叫,四五人突然大叫起来,紧接着拿着枪,含住枪口。

    无声无息的枪声响起,红到作呕的血花溅起。

    周围的乘客呆滞过后,就是惊恐和尖叫。

    俊朗的贵公子脸上没了平常的笑意,他也不在向前走去,来到了韩苏的身边。

    韩苏和蹲下来的萧辰对视一眼,发现对方还在慢条斯理的掏医用的丁腈手套。

    原本还恐慌紧张的韩苏一愣,立马抓狂鸡叫起来:“萧老板啊啊啊!救命要紧!”

    萧辰瞥了韩苏一眼,“让乘务员做一下格挡,多准备消毒毛巾和温水,还有不要吵。”

    威慑住这个过分活泼的女人之后,萧辰才开始擦拭不知何处拿出来的手术刀。

    萧辰垂眼看着这个艳若桃李的孕妇,即使此刻她已经很狼狈,但是也依然掩盖不了那一丝风情万种

    萧辰忽然温和的笑了起来,像是世纪末的贵族,问道:“夫人,我该怎么称呼你?”

    声音让人听起来如沐春风,孕妇的眼神有些涣散,红唇颤抖的吐出两个字:“林、倩……”

    萧辰敛眸,手术刀悄无声息的划破孕妇装。

    “好的,林小姐。”萧辰接过话,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只上好的一指长短的羊脂玉瓶。

    玉瓶里面,是一堆黄灿灿的“糖豆”,萧辰倒出两颗喂给孕妇。

    孕妇眨着眼睛,慢慢的就地昏了过去。

    韩苏被干了出来,不止她,就连搭好隔板的、想要留下来帮忙的乘务员也被赶了出来。

    韩苏记得在外面转圈圈,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突然传来。

    紧接着一声啼哭乍然响起,紧接着一股莫名的压力和热度开始四散。

    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

    萧辰抱着干干净净的、还裹着白毛巾不断啼哭的婴儿走了出来,交给一个乘务员小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