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僵持不下

    语气配合,甚至是带着些许放松:“麻烦你了,何姐。”

    “找一套孩子可以穿的衣服,穿下吧。”

    乘务员小姐回过神,带着尊敬的接过小孩。

    萧辰脱下丁腈手套,笑意浅浅的看着她:“何姐,在帮喊个人,拿一套衣服,帮林小姐收拾一下吧。”

    何小姐喊了另外两个人进去帮忙,自己则带着婴儿去找衣服穿。

    韩苏也回过神来,也立马进去帮忙。

    所有人看着在那平静无波的萧辰,也都知道萧辰刚才做了什么。

    可他们就是像喉咙里卡住一根鱼骨一样,没一个人赞美萧辰刚刚的作为。

    他们刚刚正试图用舆论,来压迫一个可怜无助的女人,让她泄露商业机密……

    萧辰环视一眼,把乘客们的神情收入眼底,身后的阻挡物就被移开了。

    孕妇还是虚弱的在地上,但是脸上气色已经好多了。

    萧辰对着他淡淡一笑,看着韩苏说道:“扶她起来吧,我觉得我的药还是管用一点。”

    目光向下移动,林倩的腹部没有一丝血迹,就好像方才生孩子的仿佛不是剖腹产出来的。

    “萧医生,孩子已经穿好衣服了。”何小姐也在此时走了回来,然而她眉头微微紧皱。

    萧辰动作不算太生疏的抱过婴儿。

    入眼所见的,除了皱皱巴巴像只“瘦皮猴”,还有那大半张已经爬满黑红两色纹路的脸。

    萧辰皱眉,微微侧头问道何小姐:“有热牛奶这一类的吗?他这个样子不太适合喝母乳。”

    看到过婴儿的,都心知肚明这个“他”指的是谁。

    但是没人敢接话,离那几个开枪“自杀”的杀手很近的乘客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们并没有错过孩子的长相,震惊之余,还剩下的只有恐惧。

    就像是在无比黑暗的地方,突然听见声响。

    韩苏扶着林倩走了出来,林倩着急的伸出手抱住婴儿。

    看清楚婴儿的模样之后,不是大悲,而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多谢,辛苦了。”萧辰收回视线,接过何小姐递来的温牛奶。

    何小姐摇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抱着孩子满脸心疼的女人。

    对上萧辰的视线,她开口:“没什么,这是我的职责,也是让我感谢萧医生多年前的赠药之恩。”

    萧辰摆了摆手,不在意这事。

    “林小姐。”男人转过身笑着开口,他的神情温和至极。

    “因为这孩子是我接生的,有可能会造成先天不足,所以我需要跟进。”

    冷白色的灯从四米多高的车顶上落下。

    饱满光洁的额头,高挺的鼻子,以及形状优美的唇。

    可林倩唯独没看清楚萧辰的眼睛。

    孩子这个样子了,作为接生者的萧辰肯定看的一清二楚。

    让原本早产四个月的孩子,像满月生的。

    让一个气息奄奄的孕妇,生机勃勃神采奕奕。

    她不知道萧辰用了什么办法让她好的那么快,但是这不能否认萧辰对孩子意图不轨。

    嘭!

    枪声突起。

    像是重物从很高的地方掉落下来,又像是人脆弱而有弹性的肉体倒在地上感的声音。

    何小姐被杀手——击杀了。

    萧辰瞳孔一缩,无形的能量立刻形成防护罩。

    然而这次迟了一步。

    男人一把扼住林倩的脖子,目光死寂的看着萧辰。

    极具欧洲特征的五官、及肩的金色长头发,男人给人的感觉像极了一位欧洲中世纪的大贵族的男人。

    而不是一个沾满鲜血夺命杀手。

    萧辰手上的动作一顿,收起了长针。

    “我不会轻举妄动,但是请你放了她,她刚刚生产完。”

    萧辰面无惧色的看着那男人。

    欧洲男人毫不犹豫的手上用力:“那我又拿什么来救我自己?”

    “你能保证我放了她,你就不杀了我吗?”

    闻言,萧辰一愣,脸上是温和的笑着,眼里却是冰冷杀意:“自然是……不可能了!”

    声还未断,两人顿时暴起。

    猛地相接的兵刃擦出火花,两人交手的过程让人难以辨识。

    韩苏乘机用自己的长鞭把人给带了出来,轻声安抚几句之后便全程注意两人的打斗。

    啪!

    皮鞭摩擦空气,发出爆响。

    欧洲男人身形一顿,一边不断在提防随时都有可能偷袭的韩苏,一边又狼狈的接下萧辰的杀招。

    呲——

    颜色暗淡的长刀削掉了对方的右臂,萧辰没有一丝停下来的念头,依然保持着进攻的状态。

    男人不在如之前那般利落的接下,韩苏也乘着这个机会,一举那皮鞭缠住男人的双足。

    噗嗤。

    暗色的长刀毫不犹豫的插在心脏之上。

    萧辰松开手里染着血、却开始消散的长刀。

    随着长刀的消散,欧洲男人的整个身体也开始变成灰烬,被净化器排走。

    萧辰拿出口袋里的手巾,一边擦着左手虎口上的伤口,一边笑着和韩苏道谢:“刚才多谢了。”

    女黑客抿着嘴,摇了摇头。

    她不是做这些事的人,再怎么样她也还是无法接受就这么直接把人杀了。

    这样的话,法律的存在意义又有什么用?

    “他们不死,那么死的就会是整个高铁里的人。”萧辰看出韩苏不说话的原因。

    他也没在理会自己手上的那点小伤,笑着和韩苏说:“而且,遇到这些杀手,好好说话还真不怎么管用。”

    韩苏一顿,也没在接话。

    “感谢先生救我一命,我是……H市胡家的人,我非常感谢你就了我!”

    萧辰温和的笑着,不着痕迹的看了这个刚生产完了都女人。

    林倩倒在身边的椅子上,这里明显离打斗的地方还有一小段距离。

    也不知道是路人好心帮忙带到这里,还是她自己爬过来的。

    “H市胡家吗……”萧辰俯下身,眼里带着打量,细细的看着林倩。

    反倒是韩苏一愣,下意思的反问:“胡家太爷去年结婚那个?”

    林倩身体一僵,拉车出一个僵硬尴尬的笑。

    “对的……老爷很好……我也很喜欢”林倩低下头,不让人看清楚脸上的表情。

    萧辰对此到没太怎么在意,只是在林倩面前蹲下。

    男人俊美的面容突然出现在视线里,林倩只听到对方轻声询问的声音。

    “普通舱这边不太方便,要不带着你的孩子去我们那?”

    林倩抿了抿唇,看到韩苏把婴儿抱了过来。

    女人“唰”的站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立马接过这个模样奇怪而可怕的孩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