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委托

    萧辰温和的笑着,“你们是H师大的学生?”

    “对哒对哒,我们之前结婚度蜜月去了,今天返校。”后座女生欢快的回答。

    萧辰这时才看见对方无名指上的戒指。

    “新婚快乐,百年好合。”萧辰笑着说了句后,便拿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双方就这样停下了交流。

    xiao:[我来H市了,今天刚好有时间,出来玩玩?]

    答应:[看来工作效率不错,做什么么来的?]

    答应:[看看可不可以在我们大学城附近下车,我带你去玩玩。]

    xiao:[那大学城南路见,白色风衣,带着一个黑色行李箱的就是我了。]

    答应:[好。]

    萧辰放下手机,闭上眼睛靠着座椅养神。

    旁边是小女生对自己颜值的惊呼。

    而萧辰脑海里却想的是,自己看过的那些各种各样的药方。

    究竟是什么样的术法,才会把魂魄注入死胎里……

    比自己预期的要早一天下车,安排好人手把林倩送到胡家。

    两人保持距离,出了地铁站,萧辰面带柔色的看着人上了车。

    到目前为止,林倩依然觉得要不是韩苏那个女人,萧辰还是很愿意来一次的。

    想到对方强大,而又极富有生命力的米青子,林倩觉得懊悔不已。

    人走了之后,没顺车的萧辰首先去的不是郊区的胡家。

    而是和胡家方向截然相反的H师大。

    临时买了个行李箱和一套价格还好的白色服装,萧辰看着手表静静的等人。

    另一边。

    “好,我知道了,孩子那边不用理会,注意老二的动向就好,必要时我不见意胡家少那么一个人。”

    周边的高楼耸立,却也挡不住阳光落在这个办公室里。

    可是这样,可依然消融不了这一片阴气森森的感觉。

    落地窗外,是川流不息的车辆。

    冷漠机械化的中年男人,按照自己的习惯,依然一丝不苟的办公。

    只要事成,H市、乃至这个国家,就都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男人抬起自己的头,睥睨着落地窗外的世界,他的脖子上有长在两颗在动脉上、极为对称的红痣。

    就等那个见识短薄的女人回来,就可以开启阵法了……

    手里的智能手机,轻而易举的就被捏的稀碎。

    话说两头。

    萧辰这边完完整整的等了一个小时,既没看到人,又没得到回复的消息。

    让他想去店铺里休息都不方便。

    旁边的一个青年走了过来。

    他拿着停在聊天界面的手机,走过来询问:“诶,是x、i、a、o吗?”

    萧辰看了他一眼,看到和胡辉之有四五分相似的脸,淡淡的笑了下。

    “是答应小朋友?”

    话一出,胡应之懊恼的揉了把脑袋,棕色头发微乱,少年气更足。

    胡应之:“我是答应,别喊小朋友了,都告诉过你我有二十一岁了,不小了。”

    “嗯嗯。”萧辰拖着行李箱走向不远处的咖啡厅,一副敷衍了事的应着。

    两个人就那么几位默契的、一前一后走着。

    萧辰坐下之后,露出了几分真实的笑:“是不小了呢。”

    胡应之:“……”

    青年无语的看着带着满脸娇红离开的女服务员。

    胡应之重新看着萧辰:“我重新介绍一下,我叫胡应之,H师大医学系的大四生。”

    萧辰点了点头,也开口自我介绍:“我是海陵人,我叫萧辰,不过我毕业很久了。”

    胡应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接过服务生拿来的咖啡。

    “话说回来,我一来H市,就有人和我提到这里的第一家族胡家……你又姓胡,该不会那么巧吧?”

    萧辰语调轻松,让人不做他想。

    原本以为青年会遮掩一二什么的,胡应之的反应却是人萧辰意料不及。

    “啊,这倒还真没错,我确实是胡家的老幺。”

    青年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萧辰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对面的青年。

    两人相视一笑,也不在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开始聊起医学方面的事情。

    两人从平常的小感冒聊到了细胞学,最后更是聊到了关于生孩子的妇科和产科。

    还有治疗儿童各种疾病的小儿科。

    说到这,萧辰手下一顿。

    萧辰道:“实不相瞒,我其实是接受你父亲的委托,过来帮他治病的。”

    他抿了一口自己的咖啡,苦涩的口感让人清醒。

    “我和他半拉半扯的,也算是同属一脉,令尊这个时候还可以娶的娇妻我也不惊讶。”

    萧辰看着胡应之,“她的孩子也是我昨天在高铁上接生的,一切无恙,你放心。”

    “但是,她本人大概是因为令尊忙于事业和修炼,对于她的需求有可能没有满足到……”

    两人都是明白人,萧辰不点破,胡应之也知道对方口中的那个“她”是谁。

    胡应之嘲讽的笑了笑,“那女人,就是个荡.妇,只要是行的,估计连家畜都不会放过。”

    对面的萧辰一愣,他和胡应之聊了有一会了。

    能让谦虚有礼的胡应之都这么说……看来林倩真的是……

    胡应之招来服务生,帮自己换了一瓶啤酒,闷了半瓶之后,接着开口:“你能这么说,估计也是遭毒手了。”

    说着,语气里居然还有些幸灾乐祸。

    萧辰白了他一眼,但是也没有隐瞒,“是有一点糟糕的事情。”

    青年咧嘴,又把剩下的喝完:“怎么说呢……你之前说是去年才娶的嘛……”

    胡应之对萧辰笑:“实际上,她进门已经有三四年了。”

    “我也不知道我爸给你的资料上面有没有写我大哥……他叫胡辉之,比我大二十多岁。”

    服务生又送来几小碟饼干,胡应之礼貌的到了声谢之后拿着吃。

    “这家饼干还好——至于为什么去年结婚,好像是因为怀了孩子。”

    胡应之把自己的和胡辉之的聊天记录调了出来,“毕竟我爸那能力,越高子嗣越难有,他还高兴了好久呢。”

    “嗡——”

    胡应之看了一眼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你消息。”

    已经看到消息的萧辰倒是一挑眉。

    他问到青年:“看戏么?”

    “林倩跑了?”

    胡应之的反应也不差,知道萧辰是让人送林倩走的,就预料到了这个

    毕竟林倩那女人诡异的很,只要她想,估计是真的不论哪个男人都会和她滚在一起。

    两人来到东郊区,看到的是被皮鞭绑的死死的、凶狠毒怨的林倩,和一脸无所谓的韩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