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界碑

    韩苏看着姗姗来迟的萧辰,一脸无话可说。

    但她最后还是说了:“你还真放心啊……”

    “是我失算了,不过对你还是放心的。”萧辰彬彬有礼的笑着回答。

    “以你的谨慎,不可能会那么轻松放过林小姐的。”

    韩苏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跟在萧辰身边的小年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不过合作公司那边又打电话来催人了,她也只好匆匆离开。

    萧辰走进倒在地上、低声哭泣的林倩身边,脸上温和的笑容不变。

    他把林倩扶起,强而有力的手臂又让林倩无法倒在他身上。

    胡应之看不下去,大步走去,揪着人的衣领一把把人给提了起来。

    “嗤,你看看你这样子,我都要怀疑你那胎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父亲的了。”

    胡应之颇为嫌弃的拍了拍手。

    旁边的萧辰像是为了避险一样,离林倩又远了几步。

    林倩抿着红唇,面对胡应之有些畏畏缩缩。

    然而,这样的行为,足以激起男人的同情心和施虐欲。

    胡应之看了看表,转身看向萧辰:“现在已经十九点了,就先别回我家算了。”

    随后又看了林倩一眼,“虽然我不知道父亲和大哥对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是真的不喜欢你。”

    胡应之高傲的抬起下巴:“你在我这里不要搞名堂,否则你就等着自己回东郊区!”

    这话一讲下来,林倩好像懵了一样愣愣的抬着头看着胡应之。

    保养的姣好的脸蛋绯红艳丽,林倩怒声:“三少这样,老爷和大少是不会同意的,你又何必挨一顿骂?”

    “更何况,只要我一回到胡家,受苦的还是你和三少,你有为什么要执着把我送回去?”

    天知道她怀孕这段时间没有足够男人,消耗了多少的生命力!

    “呵呵。”胡应之也没提松开林倩身上的绳索,就那么让人歪歪扭扭的走着。

    萧辰也没说什么,只是把自己身上的风衣搭在林倩身上,温柔、仔细的系好几个钮扣。

    而萧辰给的理由就是:“脱了下来,会给我们造成麻烦,还是请林小姐多多担待。”

    没一会,一辆商务车开了过来。

    萧辰打开车门,看着愣住的胡应之,温和的笑了笑:“走吧,这车坐的也舒服些。”

    三人最后还是进了一间公寓。

    依萧辰的话来说,再好的酒店安全系数也不高。

    就是说自己旗下开的酒店也未必安全,所以还不如买一套房子住,以后来这边也好有个落脚点。

    实际上,萧辰哪会缺这么个落脚点?

    就是是以后来了,也未必会在这儿。

    到这种地步,胡应之才真的相信了萧辰真的是大款!

    而美名其曰“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实则被关在房间里的林倩,她眼里的阴狠狰狞都快要流出来了。

    “没想到这个萧辰还有点本事……”说完,伸出去锤玻璃的手变成一只锋利而已可怖的、黑色的骨爪。

    呲呲呲……

    仅仅是挨到短短一瞬,骨头烧焦的恶臭便传来。

    林倩又怕打草惊蛇,硬生生的忍下哀嚎。

    呜咽不断的抱着自己的手在地上打滚,眼里的算计和狠毒让人不寒而栗。

    商务车开了一整天之后,三人到达东郊区。

    在看到那块高高耸立在这片规划的极为整齐的树林边缘的石碑后,胡应之告诉萧辰,他们这算是到达了胡家的地界了。

    萧辰挑眉,看来胡家太爷这近武道宗师的实力是真的很好用啊。

    可以吧那么大块地给圈起来。

    这事,可不只是有关系有财力就可以做到的。

    胡应之拉住要下车的萧辰,“宅子在那边的山头上,这车还得开进去,不然又要走两三小时。”

    “那好吧,我虽然觉得走走没什么……但是林小姐确实不方便。”

    萧辰也没强行挽留自己的脸,而来一波打肿脸充胖子的戏码。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块界碑,也没在讨厌什么。

    车子重新启动。

    林子里静谧极了,不闻鸟啼也不听虫鸣。

    胡应之左边是萧辰右边是林倩,萧辰从上了车后,就开始捻动自己的拇指和食指他自然也看见了。

    但是作为主人家,虽然搭的还是客人的车,但是胡应之也很尽职尽责的问:“做的太久不舒服了?”

    萧辰有些咤异的看了胡应之一眼,似乎读懂了对方现在在想什么。

    青年再一次用眼神询问着萧辰怎么了,萧辰笑着摇了摇头,“不舒服倒是没有,就是在想事情。”

    胡应之一副了然的点了点头。

    单纯的考步行,就要花掉两三个小时,现在即使是车辆行驶,也要半个多小时才到达山脚下。

    “先别回去,我估计晚一些就会下来。”

    吩咐好司机停车,胡应之也带着林倩下了车。

    听着萧辰的这道吩咐,不太赞同的皱眉:“怎么还要回去?是觉得我家没房间给你睡?”

    萧辰笑着摇摇头,“原因不是这个,是我公司还有一点事要处理,不然你觉得我会那么麻烦?”

    胡应之边和萧辰说,边带着他往前走。

    然而,还没走多远,萧辰就停下了脚步。

    有东西在阻拦他,不让他靠近前面那一块地界。

    看作用倒像是法宝或者是大阵形成的……

    不过一般的阵法对他造成不了危害,而这个……阴气森森,因果罪孽颇深。

    看样子是无数个无辜人血祭才变成这样,这种模样,也有二十年以上了。

    萧辰的目光,扫过地上那块还没有脚踝高的界碑。

    白白浪费了一件好物。

    萧辰停留在原地,无奈的笑着:“应之,你家……”

    胡应之一愣,看到萧辰停留在小界碑旁边,顿时反应过来。

    “应该是这块界碑的问题,早年我爸招惹了一些人,然后花了大价钱求到了这个,这个界碑实际是一个防御结界。”

    胡应之眉头皱的死紧。

    “不过,麻烦的是除非是掌权人同意或给了信物,不然不论是谁都不能进来这个阵法里面的。”

    “我大哥今天好像没有在家……不然都这个时候了,不会没有司机接我和林倩。”

    萧辰站在原地,火热的太阳打在身上。

    然而,他依然工工整整的穿着衬衣马甲,鬓角也没出一点汗。

    萧辰笑了笑,松开最上面的扣子,“我的资料里面,倒是没有提这件事。”

    这件事,当然是指你胡家换了一个家主,竟然没有一点风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