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虚张声势

    几近中午,太阳开始让人汗流浃背。

    因为界碑的缘故,界碑外的天气照常,界碑内的天气却春和日丽,不冷不热。

    没有像普通人那样大汗淋漓的萧辰,站在太阳底下,一如既往的、温和的笑着。

    他似不经意之间,松开了自己最上面的扣子。

    “胡家给我的资料里面,倒是没有一点是提这到件事的。”

    指你胡家换了一个家主,竟然没有一点风声,导致现在原本可以很快解决完的事情要花好久。

    胡应之顿时尴尬的站在原地。

    他虽然是家里的幺儿,但是他也很清楚的知道长辈们到底还可以活很久,继承胡家那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也正以为这个身份,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对自己要么就是敬而远之,要么就是谄媚奉承。

    根本不可能会说带回家玩什么的。

    像萧辰这么合心意的朋友,是难的碰到的。

    胡应之心里念头千回百转,最后还是歉意的走出界碑的范围。

    “实在很抱歉,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青年安慰性的抱了萧辰一下,“我没有预料到我大哥二哥都不在家里,让你辛苦了。”

    萧辰摆了摆手,拍了拍胡应之的肩膀。

    “没事,我本来也预计不会一天就全部解决。”萧辰不着痕迹的留下一丝真气在胡应之身上。

    毕竟,那里面阴气森森时间短还好,时间一长人就会受很多罪了。

    “说句不道德的话,你们家手段这般多,我就突然觉得好像不需要太担心了。”

    胡应之感觉到对方没有生气,也是松了口气。

    胡应之说道:“那这就这样吧,我送你下去。”

    “还是先送林小姐回去吧,不过孩子应该还没有送回来,你现在应该想想孩子怎么办。”

    这回幸灾乐祸变成了萧辰,胡应之倒是一愣,直接把大实话说了出来。

    “可,如果那小孩有我们家的血脉,是不需要家主他的同意的……”

    萧辰:“……”哦,那感情就是针对他了,对吧?

    “行了行了,啧,我上辈子肯定和这阵法有仇。”萧辰哝了一句,在他旁边的胡应之自然是丝毫不差的听了进去。

    男人抬眼看着青年,笑了笑:“你就在此留步吧,喏司机还在那呢。”

    萧辰招了招手,

    司机把车子缓缓开近。

    “有问题了就给我打电话,这么个阵法,我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了更方便的探查情况,萧辰再一次拍了拍对方的肩。

    看着逐渐消失的车子彻底不在之后,胡应之转身走回去。

    “走吧,父亲这个时候应该还没起来,你真幸运。”

    不然就要遭一顿惩罚了呢。

    两人又徒步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才到达家门口。

    穿过铁门入眼的是生机盎然、争奇斗艳的花圃,这证明着这里的女主人乐观向上。

    然而这些都是胡应之的母亲一手打理的,从嫁进来到生下他,也不过是短短三年光景。

    也就仅仅是第三年,就因为失足滚下楼梯,没了性命。

    胡家出了一栋年代久远的四合院,其他在四合院后面的、这山上的别墅群也都是他们的。

    胡应之还没有开始从事工作,所以他还是住在四合院里。

    等他像老大胡辉之,或者是老二胡慎之那样找到工作了,他就会搬出代表胡家权利象征都四合院。

    非胡家家主不能住的四合院。

    魁梧的保镖走了过来,提过胡应之手里的“三少爷。”

    “我爸呢?”

    胡应之点头回应,较常人还要敏感的五感让他轻轻松松的知道——胡义没有在四合院里。

    保镖身体微僵,随后开口:“在四号别墅里休养,最近情况不太好。”

    青年一愣,难以置信的说道:“多久的事情了?你们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大少放话,不允许为了您的学业着想,不然能让您知道。”

    胡应之此刻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大哥胡辉之对他是真的好,大有一种把他当儿子养的状态。

    可是,这不是胡辉之擅自替他决定,瞒下父亲重病不愈的原因。

    把人往前一推,冷下脸说道:“带着个女人回她那栋别墅里,我去看看父亲。”

    林倩扭动着身体,试图要挣脱这些不紧却麻烦至极的绳索。

    “帮我松开!我和你一起去!他是我丈夫,我也要去看望!”

    青年的脸彻底冷了下来,回过身一个响亮的巴掌直接拍在林倩的脸上。

    “你闭嘴!你个浪.荡的女表子!”

    “何夫人、张夫人、我妈都有资格说这句,唯独你!你没有资格这么说!”

    “谁知道你这几年站着胡家的势力,和多少人滚过!”

    “一个刚刚遇见的男人、我的好友你都想要勾引!你就这么饥渴吗?”

    “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在我面前说这句话!”

    青年双目通红,以往的礼仪和绅士都在此刻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就像一只对人张起锋利獠牙的花豹,让人没了以前的欣赏,只剩恐惧。

    林倩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胡应之。

    她这个名义上的小叔子,是整个胡家最温和不过的。

    要说胡家的人,是一只只盘踞地盘的老虎,那么胡应之就是一还没有正式捕猎的幼崽。

    只会虚张声势,没有一点攻击力。

    可老虎终究是老虎,该有的一点也不少。

    胡应之厌恶的看了瘫软在地林倩一眼,毫不怜惜的让人拖了下去,并吩咐不能松开。

    H市,商业中心。

    “老板,本周业绩还算平稳上升,预计可比上周多出百分之一点九。”

    年轻而平静的经理平稳的报数,丝毫不在乎眼前这人的真实身份。

    萧辰看着报表,脸上平淡如水,看不出喜恶。

    萧辰对着年轻经理招了招手,对着他指了两个地方:“这,还有这。”

    “这里稍微……”

    “嗡……嗡……”

    萧辰说话的声音顿住,眉头微皱,低声说了声抱歉,便起身拿着手机到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接电话。

    电话一接通,胡应之沙哑急促的声音传来:“萧辰!我爸,我爸他不好了!他身体的各类机能都开始下降!”

    萧辰眉头皱的更紧,看了眼手表。

    男人沉声道:“别慌,检查一下他的心跳,可以用直接上AED,武道宗师的身体还是很强的。”

    放心使用。

    萧辰打开门,对经理微微点头,拿起自己的外套,快步走出房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