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下套

    “胡二少可以带人进去吗?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电梯依然还在下降,要是等电梯,估计还要很长一段时间,萧辰转身去走楼梯。

    “稍等……”电话那边传来悉悉率率的说话声。

    没一会,胡应之的声音传来:“在中区的Pornographic酒吧。”

    萧辰说了一声好便挂断电话,快步走到大厅,发现此刻已经是下午了。

    人流稀少,出租车自然也不如上午那样多。

    萧辰皱着眉头,周身真气鼓胀,快速的形成了一层薄膜。

    他便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真气凝于脚下,整个人就这样腾空而起,赶往距离商业中心有一段距离的中区。

    数分钟之后,萧辰在Pornographic酒吧对面——在一条阴暗的小巷里撤掉真气。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西装革履又俊美无疆的男人踏入这混乱的地界,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

    妆扮清纯甜美的女人,扭着自己白皙的水蛇腰走到萧辰身边。

    “先生,有兴趣和我走一趟吗?一晚上八千,包您满意~”

    在这种场所之下,萧辰依然笑的温和有礼,像极了一个初次来这风月场的贵少爷。

    女人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眼底的冷漠怔住。

    这女人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萧辰不可能和她滚,她也就干脆利落的放弃了。

    萧辰笑了笑,闪烁着温和的眼睛弯了起来,“小姐,我向你打听个消息,两万怎么样?”

    一听到只是说个消息就可以有那么多钱,周边的男男女女都开始有些意动。

    “胡家二爷,胡慎之他在哪?三少爷让我带他回去。”

    人群安静了一瞬,女人也是一愣,最后看着周边犹豫不决的人,一咬牙,直视萧辰。

    “把钱先给我!”

    萧辰好脾气的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女人手里,“这里面是八万。”

    女人一愣,眼里是无法言喻的欣喜若狂。

    “我刚出来的时候,胡二少在里面二楼的舞池里!但是好像和陈老大出了点矛盾!”

    “我劝你就不要去了,免得陈老大被打死!他可是H市黑帮的一把手,死人了也碍不着他!”

    萧辰眉头不着痕迹的一皱,笑道:“他可是胡家的人,陈老大……他敢么?”

    女人像看二愣子一样看了萧辰一眼。

    “二少再怎么花天酒地,那也是继承人之一。”

    萧辰了然的笑了笑,对女人摆了摆手,转身走进酒吧。

    酒吧的一楼是震天响的金属音乐,人群像是有暴露癖和皮肤饥渴症一样。

    和群魔乱舞的一楼一比,二楼就像是被古怪的力量按住了一个暂停键。

    一个身材魁梧如熊的男人坐在被搬过来的沙发上,他的身后站了一群人。

    男人坐在沙发上,眼神轻蔑的看着对面那个被开了瓢的男人。

    模样还算俊朗,却被人狼狈的摁在地上,半张脸被从脑袋上的洞里、流出来的血染红。

    “你他妈的,以为占着是胡家的人就来搞老子的女人!”

    陈老大吸了口雪茄,被灯光照着的下颚露出了一道刀疤,整个人更显凶恶。

    “tui。”胡慎之毫不在意的吐了一口血水。

    即使现在再怎么狼狈不堪,也丝毫没有丢掉自己桀骜不驯、洒脱不羁的人设。

    “那女人——”胡慎之开口,看到缩在陈老大背后的、面露惊恐的女人。

    “那女人她自己自荐的,我哪知道她是你的新欢?”

    “要不是看她身材和床上功夫不错,我也不会和她玩一整个晚上啊。”

    胡慎之挑眉笑着,“再说了,你真应该去调一下新河酒店的监控,看看是不是她自己投怀送抱的。”

    他悠哉悠哉的说着,丝毫不顾及自己还在对方手里。

    “所以说啊,这顶绿帽子,不是我给你的,而是那女人。”

    他理所当然的看着陈老大:“我只不过消费了我的米青子而已。”

    萧辰嘴角一抽。

    他一上来就听到这番言论,这个胡二少也不知道是不怕死,还是没脑子。

    一个小弟发现了萧辰,立马拿着木仓对准萧辰。

    “诶!你是谁?不知道这里被我们老大包场了吗?快滚!赶紧的赶紧都!”

    萧辰笑了笑,“很抱歉,我是来带胡二少走的,我想要他帮我个忙。”

    而旁边被挟持的胡慎之,还丝毫不见得一丝慌得。

    他甚至还开口直接劝打:“你帮我把他们都杀了,我就带你进去,怎么样萧辰?”

    也不在意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真气犹如大山,二话不说的压在了这群犯罪团伙身上。

    “倒卖木仓支弹药、贩卖海洛因、摇头丸……还有传播淫秽色情,我已经喊警署的人来了。”

    萧辰走到胡慎之身边,摸出一颗药丸给他喂了下去。

    胡慎之身上的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

    萧辰脸上的笑意依然没有改变,“时间紧,二少请兑现你的承诺,我们走吧……”

    话音未落,子弹直接集中萧辰的左胸。

    然而不见一丝血花。

    因为,真气直接把子弹压成了齑粉。

    而开木仓的陈老大也直接被无形的力量给击飞。

    停下来之后,胸膛诡异的下塌,人也是只出气不进气的模样。

    萧辰站在门口,笑着问胡慎之:“胡二少,请?”

    被笑的背后发凉的胡慎之,有点慌。

    萧辰带着胡慎之从中区赶到胡家四合院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距离胡应之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胡慎之带着萧辰直接去四合院后面的别墅群,还没走几步,一道冷漠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老二,这是谁?”

    胡辉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看见萧辰开口:“海陵的萧辰?”

    萧辰点了点头,“因为胡大少之前不在,所以我找二少了。”

    胡辉之点头,他也被老三胡应之打电话通知了,当即就请萧辰去胡太爷胡义所在的一栋别墅去。

    而胡慎之则被以“换套干净体面的衣服”为由,给赶走了。

    离四合院的东边也不远。

    然而,这里的腥臭和阴寒,却是比四合院那,还要更甚几分。

    而且这里的真气更是只进不出。

    萧辰看了带路的胡辉之,嘲讽的勾起唇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