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圈套

    胡辉之在别墅钱停下,语气毫无波澜:“这里便是家父所休息的地方。”

    萧辰颔首,跟在胡辉之后面走了进去。

    果然。

    萧辰心里暗道:别墅里的诡异比外面的更加重。

    为了方便,胡老太爷就安置在一楼的房间里。

    萧辰诊完脉之后,目光平静的看着胡辉之:“有人给他下了慢性毒,我可以消除毒素。”

    胡辉之像一口老井,古井无波平静至极。

    萧辰笑了笑,“只不过老太爷就不会再是武道宗师了,需要我现在去毒吗?”

    儒雅的精英男看了一眼气息奄奄的老人,点头时叹了一口气。

    萧辰摆开自己带来的银针,数十根银针在真气的操纵之下,精准的插入胡老太爷的各个穴位上。

    而犹如死水的胡辉之,却神色狰狞起来。

    如果女黑客韩苏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发现此刻的胡辉之,像极了林倩在高铁上生下的那个孩子。

    “我翻过一本古书,那上面说把恶鬼强行塞入未成形的婴儿胚胎之中,会形成一种极阴的大补之物。”

    “但是这些‘大补之物’是要和食用者有血缘关系,并且生食才起作用。”

    热度莫名上升,周遭的空间开始被灼人的热量扭曲。

    “我猜你肯定不知道,那些婴儿已经有了四五岁小孩的智商了。”

    萧辰背对着胡辉之,但是这不妨碍胡辉之想象对方嘲讽的神情。

    压下心里莫名的恐惧,胡辉之依然面无表情:“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饲养这些的?”

    “那个阵法。”萧辰笑了笑。

    火焰猛地升起,一个个精致繁琐丝毫不比界碑那个阵法差的阵法快速成型。

    “算了,没必要让你知道那么多,你这样连轮回也进不了,只能被无数鬼撕烂的人……不配。”

    火焰和阵法吞噬这胡辉之的身影,艳红的火焰烧的胡辉之面目扭曲,去无法发出一丝声音。

    而远在数里之外的林倩,身上也开始燃气这一朵朵的火焰。

    不论怎么也扑不灭,只能等着他们被烧完烧尽。

    胡家四合院。

    胡应之面色沉默的听着萧辰说完。

    而被赶走的胡慎之,则是惊讶萧辰在这么短短一瞬,就可以解决老大。

    “胡老太爷仔细照顾着,半个月左右就差不多可以醒过来了。”

    萧辰警告的看了一眼胡慎之,笑道:“行了,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就先走了。”

    最后,萧辰顺路把还在发蒙胡应之给送回H师大,自己也回了海陵市好好休整。

    维加斯。

    扬基赌场。

    一张赌桌上,穿着性感礼服的钱珊珊,手上还戴着一双黑纱手套,旁边已经堆起了一大摞的筹码。

    围观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钱珊珊手中的牌。

    对家的牌是三条J,而钱珊珊的牌面是两条Q,如果钱珊珊手中的底牌是Q的话,那么她身旁的筹码将再次翻倍,如果不是的话,那么钱珊珊将会输掉所有的筹码。

    “我不信你的牌这么好。”钱珊珊的对家是一个矮小壮实,人中哪里还留着一小撮黑色的胡子,经典的上个世纪日本人的形象,他的名字叫做织田俊也。

    是这个赌场的半个主人。

    “是吗?那可能就要让你失望了。”钱珊珊的嘴角口气一抹笑容,然后右手在自己的底牌上拂过,然后一把抓住底牌,狠狠地翻开。

    “是Q,真的是Q。”围观的人们见到钱珊珊的底牌之后纷纷惊呼了起来。

    “多谢你给我送钱。”钱珊珊站起来将牌桌上的筹码都揽到了自己面前,笑盈盈地看着脸色有些发青的织田俊也说道。

    这一下,她面前的筹码,总共能够兑换到六千万美刀。

    钱珊珊没有再继续赌下去,而是带着筹码,就来到了出口,将筹码全部兑换成了钱,汇入了自己的银行账户,然后匆匆离开了洋基赌场。

    一出来,就看到了在一辆车里等候了许久的甄欣,连忙钻上了车。

    “怎么样?”驾驶位上的甄欣穿着一身黑色的战斗服,身旁还放着一把两把银白色的手枪,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

    “效果不错,赢了六千万。”钱珊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然后有些担心地扭头往身后看去。

    看到好几辆黑色的轿车几乎是同时和他们发动了汽车,于是语气急促地对着甄欣说道:

    “快,我们被人跟上了。”

    甄欣也不墨迹,当即一脚油门,身下的GTR汇入了滚滚的车流之中。

    十分钟后。

    “那些人人太多,而且咬的很死,我们甩不开。”甄欣从后视镜上看到了身后一直吊着的两辆黑色的轿车。

    “那怎么办?”钱珊珊有些惊恐地问道,她只擅长赌钱,打架战斗这方面,十个她加起来也比不过甄欣。

    甄欣一咬牙,方向盘一转,车辆拐进了一旁的一个小巷子中,速度瞬间提到了一百二十码。

    这种窄窄的小巷子中提到这么高的速度,无异于是在自杀。

    钱珊珊惊恐地看着车窗两边飞快倒退的墙壁,一边惊叫着,一边紧紧地抓着车顶上的把守。

    “甄欣,你是疯了吗?跑这么快,我们俩都会没命的。”

    “放心,我已经提前观察过了。”甄欣对着钱珊珊说道,然后一个漂移,车胎在地面上磨出了长长的黑黑的印记,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弯,再次驶入了另外一条小巷。

    “要死了,要死了。”钱珊珊闭紧了双眼,惊声尖叫着。

    不过甄欣这么冒险也取得了成果,她身后一直跟着的两辆车现在已经暂时给甩掉了。

    在一栋房子面前停了下来,旁边停着一辆普通的家庭轿车。

    “走,下车。”甄欣打算和钱珊珊换一辆车,从而彻底甩到跟踪他们的人。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两辆黑色的轿车一前一后出现在了这条街道上,将钱珊珊和甄欣赌在了中间。

    “该死,他们肯定掌握了这附近的监控。”

    甄欣稍微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然没有理由,追兵这么快就跟上来了。

    从这两辆车上下来了六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手中都拿着一把手枪。

    “我们不想杀人,你只要把织田先生的钱还回来,我们立马就走。”一名保镖手中紧紧握着一把左轮,一边对着甄欣所在的车吼道。

    “甄欣,怎么办?要不我们把钱还给他们吧。”钱珊珊看着冲上来的六个凶神恶煞的人,当即就有点怂了。

    “呵,你真的相信他们的话?”甄欣伸手握住身旁的两把银白色的手枪,“看到他们手里拿的枪没有,柯尔特左轮枪,原来是用来猎杀野牛的,一枪下去,野牛的头颅会整个爆炸开来。用这种凶器的匪徒你指望他们会放过我们,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甄欣的话一说,钱珊珊这才有空打量起了这六人手中的枪械,黑洞洞的硕大的枪口,让钱珊珊相信了甄欣的话。

    “那我们怎么办?”

    “他们应该是想要钱,在没有拿到钱之前,他们应该不会开枪。这就是我的机会。”甄欣对着钱珊珊说道。

    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踢开了车门。

    砰砰砰。

    三连发。

    那些凶徒原本就不打算开枪,根本反应不过来,前面的三人就已经率先被干掉了。

    而车后的三人这才反应过来。

    连忙对着甄欣开枪。

    可是这时候甄欣已经一个战术翻滚,躲到了一面墙后。

    凶徒们神情紧张地盯着甄欣躲避的墙壁,他们现在明白了,他们围猎的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小绵羊,而是一只凶猛的狮子。

    甄欣呢?

    她现在已经从掩体离开,沿着那些人的视线死角爬上了一个阳台,正好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三人。

    幸好她之前来这里仔细调查过,不然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

    又是左右开弓的三连发,另外三名凶徒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阳台上的情况,很轻松地就被甄欣给干掉了。

    “woc,甄欣,你真厉害。”钱珊珊一脸崇拜地对着甄欣说道。

    而甄欣没有多说话,反手几枪,将这附近的监控全部都给打爆了。

    “这些人身后的背景很强,我们这次踢到铁板了。”甄欣凝重地对着钱珊珊说道。

    “哪有什么办法,有几千万赌资的人,身后的背景能不强吗?”钱珊珊一脸无奈地说道,她们之前下手的最多也就是百万元的赌局,从来没有遇到过如今的这种情况。

    甄欣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丢给了钱珊珊。

    “什么意思?”钱珊珊问。

    “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先在这里躲着,明天开车走。我现在开车去引开他们。”甄欣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