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惊变

    雨依然下个不停。

    血迹溶在海水里,却在夜色的遮掩下让人无法分辨。

    凶猛矫健的鲨鱼群和虎鲸群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留下来的除了断肢就是挂着腐肉的鲨鱼虎鲸骨架。

    艾伦博士看一眼被雨水打的凌乱不堪的海面,带着鳞甲的触角像是一只只怕水的机械手臂,小心缓慢的深入海里。

    哗啦。

    艾伦不轻不重的呵了一声。

    被撕咬的面目全非的一个武道宗师,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被拎了起来。

    这人被咬掉了大半张脸,身上也是伤痕交加,武道宗师的体质却让他在这些攻击力活了下来。

    他的动脉被咬掉一节,喉管也受到损坏,只能发出吭吭哧哧的抽气声。

    而现在这样还被艾伦捞出来,即便是收到艾伦意味不明的嘲讽,他也只能不敢言而敢怒。

    “你们自己跑出来那么些人吗?实在是太废物了。”

    另一只触手也开始伸出,触手的尖端,还挂着一滴不是特别明显的红灰色液体。

    被捞出来的男人没有注意到那么多,他现在已经胜负重伤,又在艾伦的威压之下连集中注意力都异常困难。

    “还,还有一部分杀手……在西南风想,西南方向——可以通过,可以通过信号弹把他们找来。”

    带着液体的触角已经缠绕至这人身上。

    艾伦满意地点头,触手随之刺入他的身体里。

    惊变仅仅发生在一眨眼的功夫。

    突兀的骨刺从背部脊柱生出,各个明显的关节也开始长出冒着寒光的骨刺,和艾伦身上如出一辙的鳞甲。

    四只猩红的复眼睁开,那里面除了服从再无其他的神采。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偏偏要我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和力气。”艾伦语气平淡的说着。

    就好像是安慰自己调皮不听话的孩子一样。

    也确实没错,他拥有着最纯正的利维坦血脉,而这些被他转化的确实是属于他的分支。

    就像来至吸血鬼的初拥。

    艾伦“不经意”之中,把自己的血甩到海里。

    被雨水溅的坑坑洼洼的海面之下,海水也开始变得波涛汹涌。

    所有的死亡了的尸鲨开始和这些武道宗师如何。

    紧接着海水也猛地翻涌起来。

    一个个复制版的“利维坦·艾伦”就这样骑着尸鲨冒了出来。

    艾伦也不理会这些人的外貌是怎么样的,只是想再怎么样多抓些人来,让他便变成自己的“同族”。

    乌云依旧没有散去,每天反而不知在何时消失了踪迹,只留下雨水一个人孤独的奔赴大海。

    艾伦看着自己足以媲美最坚硬的钢铁的利爪,孤独感突然涌上心头。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只利维坦。

    他是孤独的。

    再看看那十个保留了一丝负面情绪的武道宗师。

    艾伦觉得,要不是那个萧辰爱多管闲事,他的种族肯定要比现在发展的还好!

    艾伦愤怒的情绪效果很明显的起到了牵动的作用。

    其他的不是完全体的利维坦也开始被情绪牵动,此起彼伏的、愤怒的低吼声像是海上暴风雨的哭嚎。

    “走吧!走吧!孩子们!我们去找萧辰!我们要报仇!”

    “要不是他,我的实验又怎么会停止,我们的种族又怎么可能就这么的弱小!”

    吼叫声依旧在响起,这一次却多出了几分兴奋,也更加像是各种生物发出的哀嚎。

    雨水可以阻隔声音的传播,海也可以传播声音。

    萧辰上了游艇,介绍了自己的来自海陵萧家,和同在海陵的海洋科考院荀院长认识。

    一直觉得这个神通广大的青年,有可能是自己学院里隐藏的人才的陈淼然:……

    原来自己只是在学院里看过他啊……

    陈淼然只觉得一阵可惜。

    这么好的技术,他这么久不是自己人呢?

    萧辰自然也看出对方想的是什么,鼻子发痒,没忍住又是一个喷嚏蹦了出来。

    “这个防护罩其实我也只是请别人做的,花了好几年。”

    萧辰笑嘻嘻的讲着:“这东西又不可回收,但是这种时候我自己倒是皮糙肉厚用不着。”

    “可陈老师你和学生们,可跟我不一样啊。”

    陈淼然抿着唇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眼防护罩。

    不是自己弄出来的?而是让别人花了好几年做出来的?

    ……那肯定也花费不少钱吧?

    海洋科考院虽然不穷,但是有没有人会愿意浪费钱啊。

    陈淼然揉了揉额角,看着一脸崇拜模样的两个学生。

    “回去洗个热水澡,别呆在这上面了。”

    转过头,又对萧辰说:“让张尧带你去我的那一间,你也去洗洗,都是群孩子怎么就这么爱凑热闹。”

    萧辰笑了笑,乖乖的跟着男学生张尧走了。

    还没有脱离陈淼然的视线,张尧就开始喊起来:“萧先生!你上回的演讲实在是太棒了!”

    陈淼然这才想起,他之前有段时间出去考场格陵兰。

    结果一回来学校大变样,一问才知道是一个叫萧辰的企业家捐赠的。

    没想到啊,这人居然这么年轻又这么深藏不露。

    萧辰摆了摆手,也没惊讶他们会认出自己,“你们学院也很厉害,可以把一艘轮船改成小型游艇。”

    最先下来的女学生安茉在推开一条门缝,“这都是陈老师的功劳!他可贼牛了!”

    “嘿,安茉,你又抢我的话!”

    “我怎么就抢话了?明明是你自己嘴慢!还不快点带客人去房间!”

    怼不过女生的张尧,只好气愤的带着萧辰离开。

    萧辰也没那么多讲究,进了房间就脱下湿衣服。

    一股子的咸味扑面而来,毕竟在海水里泡了那么久。

    要是有太阳在晒一晒,估计他整个人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咸人”了。

    张尧复杂又羡慕的目光瞥过萧辰。

    他满脸复杂的说着:“老师的柜子里有新衣服,你这体型……算了,我还是去问船长要一套他的吧。”

    萧辰笑着道了声谢,看着自己手腕突出骨节处那个古怪的黑点。

    船舱内显得一片安详的,甲板上则是欺负凝重。

    轰隆隆!

    原本消停了片刻的雷电再度折腾起来,似乎刚刚那一会只不过是它悄咪咪的打了个盹。

    惊奇而壮丽的银弧,极有目的性的劈了过来。

    “陈先生!我们,我们还不走吗?”在驾驶室的船长大声的喊着。

    虽然刚刚的百米海浪以奇迹的姿态消失,但是幸运之神并不是总会眷顾他们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