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人为异像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每每人们出海谋生时,人们总会忍不住的祈求幸运之神会在危险来临之际,眷顾他们。

    与其这样,到还不如自救。

    陈淼然的家族是近百年的书香世家,顺应时代,不会死教书。

    但是和这个世界的顶尖实力有过一两面交集,却不会特别熟。

    所以他虽然并不知道萧辰这一类人的存在,都是却是知道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着一些神神鬼鬼的。

    他也知道,保护这只船的护罩是由一层薄薄的能量构成的。

    然而,看这有越聚越多架势的雷电,陈淼然心里还是有点发怵。

    按照折算,这道雷要是打下来,一棵六七个成年男人合抱的大树都会被劈断、倒塌。

    这一层薄到透明的护罩……真的没问题?

    萧辰走到甲板上,看到的就是抬着头看着天,满面愁容的陈淼然。

    男人一愣,下意识也跟着抬头看,除了那道看着威势浩大的雷电之外,就是不断闪出电弧的乌云。

    片刻,萧辰才反应过来,开口:“陈老师是在担心护照会被劈坏吗?”

    “你来了啊,洗好了?喝了那边的姜汤吗?”陈淼然收回目光,看着梳洗一番又是朝气蓬勃的萧辰。

    陈淼然揉了把脸,有些疲惫的问着萧辰:“这护罩可以支撑到我们回港口吗?”

    “可以的,只要我固定时间给它输送灵力就可以了,只不过最后做不到回收而已。”

    萧辰温文有礼的模样让陈淼然好感大增,摆了摆手:“在哪做的?告诉我一声,等回去了我也去捯饬一个。”

    萧辰微微一愣,报了个地名。

    “陈老师不怕我意图不轨吗?”

    自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这大海中央,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落难的人。

    结果这个陈淼然把自己带上船,问了句来历就放过了。

    陈淼然像看傻孩子一样,看了萧辰一眼,“都是自家的晚辈,那有什么好与不好的。”

    “我这都五十多了,我家也就教书的多,上边的、队里的,我家也就认识认识。”

    “要钱,钱也没有你的多,要人脉,人脉要不就是对不上,要么不就还是没你多。”

    “你看,我这身上还有什么是你好图的?”陈淼然瞪了萧辰一眼。

    “淋不湿也给我撑把伞,给我老老实实的看着。”

    说完,自己把甲板踩的咚咚作响的离开了。

    萧辰笑着摇头,抬眼看着远方说了句:“老小孩。”

    “可不是吗,陈老师他人啊死倔死倔了。”张尧撑着伞走了过来。

    张尧把一把不大的防晒伞递给他,“他刚刚是不是训你没带伞?这不,叫我帮你送伞来了,刀子嘴豆腐心。”

    也不拒绝别人的好意,萧辰撑起伞,撤掉身上的灵力,嘴边挂着一抹从容的笑:“陈老师人确实很好。”

    “那可不。”张尧哼哼唧唧的说着,声音里是没有掩饰的自豪。

    走路的咚咚声又,安茉走的很急,原本没干的头发更乱了。

    女生也顾不得拿伞,双手撑着膝盖,在原地喘着粗气,“哎,你们在这啊!”

    张尧之前的自豪消失了,抿着嘴在安茉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把自己的伞挪了过去。

    “我们两个一米八的大活人就站在甲板上,你自己没看到怪谁?”

    “那还不是为了好看嘛!不然你又要一直说我丑!还嫌我叨叨叨!”

    “啊,这不就对了,是你自己为了漂亮只带美瞳,让你戴带上眼镜,你还不,现在美瞳掉了怪谁?”

    看着两人有继续吵下去的架势,萧辰连忙拉住张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在吵下去我就要分神无法输送灵力了。”

    两人安静下来之后,小姑娘安茉心有余悸的看着一只针对护罩的雷电。

    “这这这,这一直在劈吗?”

    “它是不是认识我们啊?”

    “它这样子,也太针对我们了趴!”

    “该不会我们回去的时候它也还在趴?”

    小姑娘和一只吐泡泡的鱼儿一样,嘴里的话就像吐出来的泡泡,总是这一串还没破,那一串就又出来了。

    张尧和萧辰对视一眼,萧辰看到了张尧眼里既无奈又宠溺的神情。

    萧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里安茉又远了一点,“这大概是……‘人为的’。”

    “人为?天呐……这,这也太厉害了趴!”小姑娘兴奋的眼睛都要变成两颗红心了。

    萧辰本来还想温和的笑一笑,可惜还没来得及拉开嘴角,脸色就突然一变,立马把安茉拉入张尧的怀里。

    “躲起来!!”

    碰!

    巨大的水柱从船底猛地升起,整艘船被顶到几十米高的地方。

    然而,却没有艾伦预料之中的自由落体。

    像是违反了牛顿定律一样,整艘船晃晃悠悠的飘在空中,像极了梦里王子和公主见面的场景。

    当然了,首先这个王子不是那么狰狞恐怖的一群利维坦,公主也不是一个笑里藏刀、战斗力爆表的萧辰。

    萧辰漂浮在轮船的旁边,雨越下越大,透明的护罩也开始被雨淋出轮廓。

    轰隆!

    银弧在萧辰的背后划破天际,像是一首正在为他谱写的战歌。

    这一次雷电没有落在护照上,与海面接触直接形成一簇簇妖冶的火焰。

    “萧、辰!”

    怪异而尖锐的语调让人头皮发麻,刚刚走到甲板的陈淼然最快回过神。

    不顾危险的扒在船边向下看去。

    呲——

    一条带着鳞甲的“蛇尾”险险擦过陈淼然头边的护罩。

    另一条锋利的触角直接出现在萧辰的面前,妄图刺破萧辰那颗毫无保护的大脑。

    嗡!

    无形的长刀划破空气,高歌猛进的触手也失去了最为有利尖端。

    黑红的血滴滴答答的打在海面上,下一秒,又被火焰化为蒸汽。

    天空上的男人犹如降临末日的天神,一只手轻轻拖住船只,看着海里的利维坦,就像是一群肮脏的臭虫。

    艾伦张开半张脸大的嘴,蔓延到喉管利齿让人头皮发麻。

    像是海豚又像是猴叫的怪异吼声在海上蔓延。

    其他的半成品利维坦也开始学着艾伦叫了起来。

    高低错落的海浪瞬间升起,大大小小的鱼也开始向深海游去。

    来不及离开的鱼,自能化成血水,融入海水里。

    这是神境强者和武道宗师合力发出的声波,要不是萧辰的护罩,估计连船只都已经变成碎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