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完结

    又因为修行的问题,他确实保持着身体最好的状态,他的外表看着年轻,他本身也没有过三十岁。

    别人曾给他“最年轻的企业家”都称呼,他自己却不认同,他只是在赌。

    萧辰靠着自己天生要比别人好的头脑和后天形成的实力,来和那些野心勃勃的资本家来赌。

    从他们手里抢到一块肉之后,下一步就是在考虑该用什么样手段,在下一次来抢一块更大的肉。

    但是,萧辰所经历的,有可能是普通人穷极一生都不会、也不敢经历的。

    所以萧辰知道人命的宝贵。

    yangshi网上层发表一张图片,是细数近二十年内,各大企业每年捐赠的公益金。

    总共二十年,萧辰除了最初六年没有参之外,他现在所排最高的公司是第二名。

    而他名下其他大大小小的公司也均是榜上有名。

    有人说萧辰图名,这些钱在他眼里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记者毫无意义有处处是坑的问题,让萧辰听着厌烦至极,所以几乎每一次捐款,若非必要萧辰是不会爆出来的。

    因为,他还不想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捐款,就又被那些媒体拿着长枪短炮来破坏掉。

    目光看着那只像是和蜥蜴融合了基因一样的章鱼艾伦,萧辰挑着眉。

    最好不是这只章鱼艾伦造成的,不然,他肯定会很后悔现在就解决了它。

    自然灾害远胜于人为灾害。

    “桀桀桀桀……伟大的利维坦要拥有海里,海洋……陆地……我都要拥有!”

    “你无法阻止我!!”

    艾伦笑的尖锐,萧辰拧着眉头看着它。

    还算是在意料之中。

    轰!

    火焰猛地炸开了。

    火海开始分散,化为成人巴掌大小的、朱砂红的莲花,随着激荡的海水四散开来。

    巨大的爆破激起海水,让它变得犹如岩浆,几乎只是碰到海蛇或者是尸鲨就可以把它们瞬间融化。

    爆破声继续四起,冰墙开始坍塌,不完全体利维坦也开始嚣张的爬上冰墙。

    锐利而模样恶心的触手也开始飞快伸展,意图把萧辰给拉下来。

    红莲业火也不甘示弱的寻找猎物。

    晃晃悠悠的飘起,黏在那些变成利维坦武道宗师身上。

    肃啸声伴随着爆破声四起,像是一首来自地狱的亡灵乐章。

    他们的神魂在受到灼烧,这种灼烧即使是武道宗师也难以忍受。

    红莲业火,要是至善至美之人,则是受到更好的净化。

    要是大奸大恶之人,则是要被灼烧干净神魂上的罪孽,才可以入轮回。

    但是,它们是变成了利维坦,但是这也无法改变他们还是武道宗师都身份。

    因果再加一层,估计会被业火直接烧的魂飞魄散。

    萧辰淡然的看了一眼,双手像天使的翅膀一样轻轻展开,纵身一跃。

    他对着一朵业火轻轻招手,红的妖冶的莲花慢慢悠悠的落在男人的手心里。

    萧辰笑着对艾伦说:“这是印度佛教中的红莲业火。”

    “他们最多是大奸大恶,而你——盗卖人体器官,掳掠青少年来完成你恶心的实验!”

    “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有害的多少人妻离子散!此罪非穷奸极恶而不可!”

    艾伦咧开嘴,除了哧哧的出气声,剩余的只有无声的嘲讽。

    他觉得萧辰现在已经是无计可施、走投无路了,只要那群废物挣脱开了那些火,他就可以直接杀死萧辰!

    萧辰收起刚才那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平淡至极的说了句:“你的实验室真的很大。”

    频率远超出人类听力范围的虫鸣猛地发出,萧辰面不改色的继续说:“记忆卡我找了很久很久。”

    艾伦嗤笑一声,“你不是实验室的人,你是不可能找到的。”

    业火从他的手里跑开,萧辰悠然自得的踩在沉沉浮浮的碎冰上,眼眸微敛,低声笑了下。

    “是吗?那工作台下面的硬盘呢?那个难道不是吗?”

    萧辰看着身体逐渐僵硬的艾伦,他笑了笑,“还有被你留在实验室里的欧文呢?他难道也不知道吗?”

    “欧文!哦!该死的!那个混蛋!他居然敢背叛我!混蛋!”

    带着尖刺的触手猛地拍向水面,水花四溅中夹杂着属于艾伦的愤怒。

    触手直接刺向萧辰,猩红的复眼也直视萧辰。

    艾伦开始进攻,像一只窥伺已久终于找到捕猎机会的鬣狗,庞大、直逼四米的身形直接扑向萧辰。

    让人震耳发聩的超音波,对于萧辰来说自然没什么用。

    他之所以在这里和艾伦耗那么久,完全是因为体内灵力不够。

    而现在,业火会帮他销毁掉那些不值一提的小喽啰,灵力的充盈也让他浑身舒坦。

    萧辰冷笑一声,手里无形的灵力和业火凝成一柄长矛,萧辰好不的把它掷了出去。

    嗤——!

    完全扛不住的艾伦直接被长矛击中,身体倒飞数百米出去。

    海水也形成两片海浪,向左右流去。

    “看看,就算你变成了利维坦又怎么样?”

    萧辰的声音很轻,几乎一发出来,就会被掩盖。

    “最后还不是废物一个,脸我一枪都接不住。”

    但是艾伦听清楚了。

    灵气凝聚的长矛在脱离控制之后就开始逐渐消失,业火的灼烧和萧辰的嘲讽让他怒火中烧。

    海水的拍打声、大雨的白噪声、雷电的轰隆声……

    这一切的一切构成一副光怪陆离的画,让艾伦不顾一切的冲向视线里的那个人类。

    利维坦血液里的传承记忆里,人类是一种弱小如蚁的生物。

    他们会摩拜自己,会把自己刚刚出生的婴孩祭拜自己,会祈求自己给他们强大的力量……

    不像这个男人。

    艾伦到底没有成功近萧辰的身,哪怕是五十米都没有。

    无形的力量撕扯着利维坦强大而坚不可摧的四肢。

    像是古代施行的五马分尸,只不过在这里,天地间所有的灵力都在萧辰的指挥下禁锢着艾伦。

    刺啦。

    和躯干相接的四肢的鳞片开始崩开,红黑色的血开始滴滴答答的掉落在海面的冰上。

    复眼里的红光在渐渐的消失,到最后他只感觉到了自己的四肢,被那股无形的力量一点点的从躯干上撕下来。

    灵魂正收到灼烧,身体正被摧毁。

    到最后,艾伦也不明白,萧辰为什么可以杀死他。

    为什么他可以从容不迫的迎接成功,而自己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失败。

    “咳!”

    萧辰捂住自己嘴,强迫自己咽下嘴里的鲜血。

    寒冰和红莲互相融合,开始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包围,一点一点的烧毁。

    一个星期之后。

    海陵萧家。

    阳光慢慢悠悠的撒进这个房间里,房间布置还算温馨,只不过从摆设方面来看,会知道主人很少再这休息。

    还不到六点,手机就开始嘀嘀嘀嘀的响个不停。

    “啊啊啊!萧辰!萧辰!”陈淼然的高兴的声音传来。

    “可以了!这次航海护罩的作用非常好!我会推荐荀院长给每只船都配备一个的!”

    闷在枕头里的萧辰嗯嗯呜呜的应着,还没醒的神又被陈淼然的下一句话惊醒了。

    “对了,你爸让荀院长催你婚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